繽紛時刻:Baselworld 2018觀察報告

「巴塞爾錶展就像是高級版的世貿展。」記得在我還是一個沒去過錶展的小菜鳥時,有人這樣跟我說。實際去過之後發現,這個說法其實挺貼切的。當然Baselworld集結了上千個品牌和廠商,規模比任何一個在台北世貿中心辦的展覽都大得許多;它不只是發表新品的地方,也讓品牌與廠商之間擁有更多合作的可能性。只不過這個全球最大的鐘錶珠寶展正面臨著嚴重的問題。

 

今年百年靈展館撤掉了巨型水族箱,或許明年撤的就是整個展館。

 

從數字上來看,今年參展品牌和廠商比去年的1,300家減少了一半,包含才剛搬去SIHH的愛馬仕、選擇在巴黎自己辦展的Dior(百年靈新任總裁Georges Kern似乎還在考慮是否退出Baselworld)。開展前幾天,原本應該是要從閘門擠到戶外的人潮也明顯減少許多;尤其主展館二樓,變成了一個可以在繁忙中享受寧靜的絕佳場所。

 

百達翡麗Aquanaut 5968A-001,首次採用橘色指針、刻度及橡膠錶帶(另附一條黑色橡膠錶帶),給人更加年輕、活潑的感覺。

 

與冷清對比的是繽紛色彩。不得不提百達翡麗的Aquanaut Ref. 5968A-001,本期的封面錶款。應該還沒有人看過採用橘色的指針、橘色的刻度搭配橘色錶帶的海底探險家,因為百達翡麗從來沒出過!雖然近幾年並不是沒有高級品牌推出多彩的錶款(AP 2016年的ROO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是向來傳統、保守的PP在如此受歡迎的系列用上如此搶眼的顏色,好比整個錶壇轉化的最後一塊拼圖,讓還在被觀察的趨勢,確立。所以藍面風潮之外,也可以看到各品牌竭盡所能用上了各種顏色(仔細數數,今年綠面錶款就有增加的現象),追求所謂的「獨特風格」。

 

近年流行可自行更換錶帶的設計,讓人有「換條錶帶換只錶」的感覺。

 

風格實在太重要了。某方面來說,人們花大錢買一只腕錶不就是為了展現個人品味與風格嗎?而鮮豔的色彩可以被視為一種風格的轉變。同樣的設計用不同的顏色呈現,可能就從一只老錶變成年輕人的腕間玩物。不過這樣的轉變也不全然是「年輕化」,解釋成「迎合現代人審美觀的趨勢」更為恰當。隨之而來的就是錶款的多樣性,例如:錶帶;不只要有好幾種顏色供顧客選擇,還要有能夠快速拆換的設計;這點從Tissot、Oris到Hublot等價位的品牌都在做,讓人用換錶帶的方式創造「換一只新錶的感覺」。

 

康斯登陀飛輪萬年曆腕錶,搭載自製FC-775自動上鍊機芯,不鏽鋼款只要NTD 698,000(玫瑰金款為NTD 998,000)。

 

還有尺寸。在連續好幾年的大錶風潮後,人們似乎突然發現到其實錶應該戴適合自己手腕的尺寸才對,開始接受小於40毫米的男錶;又或者為了滿足更多顧客,有的品牌乾脆同一款造型多做幾種尺寸,盡量通吃。至於錶友一定會關心的價格,也變得很有彈性。最讓人吃驚的非康斯登莫屬,2016年推出新台幣三十萬不到的萬年曆還不夠,今年又發表了一款搭載自製機芯的陀飛輪萬年曆腕錶,定價NTD 698,000!即便不壓低價格,許多品牌也利用提升做工、性能的方式「變相降價」,像是Seiko新台幣五萬左右的Presage 七寶琺瑯限量腕錶。

其實這就是產業整體環境不佳對真正想買錶的人的最大好處,讓錶款的選擇多些,品質優些,價格低些。畢竟顧客買得開心,灰暗的前景才可能染上鮮豔的色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