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光,把時間打亮!Grand Seiko實戴經驗

我承認,第一次聽到「平凡中的偉大」時我根本不知道那是甚麼意思。兩個矛盾的詞彙怎能拼湊在一起?又有甚麼樣的錶能夠用這樣的詞彙形容?然後我去了Baselworld,看了許多原本我不認識的手錶,逐漸變成一個不只喜歡、還稍微知道一點點關於高級腕錶是甚麼的人,才體悟到Grand Seiko所說的「平凡中的偉大」。

 

 

身為一個寫錶的人,肯定會戴手錶。無時無刻,上天下地,除了洗澡睡覺,都要戴錶;而且能戴多好的錶,就戴多好的錶。好吧,這是一種虛榮心,但不是怕別人看不起,是怕自己的品味被誤解。當然,如果一只普通的錶充滿故事,戴著它也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其實我這只Grand Seiko也有一個小故事,不過今天不談,先來說說戴它去Baselworld採訪的感想。

 

 

不管對錶有沒有熱忱,去錶展一定要戴錶。因為要看時間啊!Baselworld這麼多品牌(別說今年已經從1,300減到700,就算只剩100個品牌也看不完的),一天的行程從早上9點到晚上6點每小時排一個,全部排滿也很正常;所以說,中間甚麼時候該放下欣賞到一半的新錶、前往下一個品牌,時間要拿捏得好。寫錶的人,不要遲到,尤其是跟品牌大老闆們的約(而且專訪可以藉由筆記的時候偷看時間,比看手機方便)。

 

 

先不管漂不漂亮,我覺得Grand Seiko的一大好處就是清楚。瞄一眼就知道幾點幾分,在趕時間的狀態下特別有用。有人說戴機械錶準度不是重點,自動上鍊效率好不好也沒關係;畢竟就算一天快60秒一個禮拜也才快7分鐘而已,調回來就好;自動盤上鍊上不滿,明明有72小時的動力放個兩天就停了,就手上鍊嘛!機械錶,怎麼可能沒誤差?怎麼可能會完美?何必計較呢?
但,就是因為能夠每天穩定快3秒,動力隨時充足,像公雞一樣規律,像忠犬一樣盡責,這只Grand Seiko才讓我佩服。

 

 

接下來要說它的美。
每次看它都覺得好漂亮、看到美女似的想要多看幾眼。我真的會多看幾眼,看那藍鋼秒針以每小時28,800下的步伐跨過11個經超鏡面拋光的時標;就是GS稱之為「Zaratsu」的超鏡面拋光,讓秒針的身影都會顯現在切得跟金磚一樣的時標之上,哪怕只有短短不到1秒,也叫人看得痛快。對,一個時標九個切面就是為了反射,讓從各種角度照進來光把時間打亮。時、分針也是同樣的道理,不然何苦費工多切那四條邊呢?
我尤其喜歡在光源直射錶面的時候看它,因為在那時候,指針、時標邊緣反黑的效果最顯眼,看起來最爽。

 

 

每一次遇到不認識Grand Seiko的人我都會解釋它的特色,說說為什麼我喜歡GS把錶殼切得這麼複雜,最好亮霧面交錯更有層次;亮的地方會反射周遭環境的一切,讓錶圈跟錶殼側面的弧線好像上了一層黑色鍍膜一樣。遇到認識GS的人呢?還是會聊這些!
這次在Baselworld就碰到一個國外的同行,之前在SIHH認識的,好巧,大家又相見了。我們趁著早上9點以前還沒開放入場的時間到媒體中心喝咖啡,想所當然,話題都是手錶。他問我戴甚麼──這時候戴甚麼真的好重要──我露出藏在西裝裡的Grand Seiko。他也喜歡GS,理由跟我差不多,不過他那時候還沒去看今年GS的新錶。剛好,我電腦裡面有一份 Grand Seiko 9S機芯20週年限量腕錶的新聞稿,可以打開來跟他分享一下我對它們的看法。

 

(左)Grand Seiko-SBGR307
不鏽鋼錶殼,錶徑42毫米,時、分、秒、日期,9S68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靜置日差+5至-3秒,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100米,不鏽鋼鍊帶,參考售價NTD 150,000。
(右)Grand Seiko 9S機芯20週年限量款Hi-Beat 36000-SBGH267
不鏽鋼錶殼,錶徑39.5毫米,「G」、「S」及閃電「S」標記交織紋路錶盤,時、分、秒、日期,9S85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5小時,靜置日差+5至-3秒,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100米,不鏽鋼鍊帶,限量1,500只,參考售價NTD 205,000。

 

我最喜歡的是不鏽鋼款,雖然它在精準度調校方面沒有黃金、鉑金款來得出色,但它是藍面,錶盤上的紋路比白面更清楚,更符合我個人喜好。不過最讓我欣賞的地方是錶耳,從正面看會發現拉絲紋的部分特別尖,呈三角形;由1998 年第一款9S 腕錶的設計師小杉修弘設計,據說費了師傅好大一番精力才終於切出這樣的角度,我以前從來沒看過。這麼做挺好的,讓人感受到Grand Seiko精進的細節。
不就是一只三針加日期的錶嗎?做得這麼細緻幹嘛呢?

難怪說「平凡中的偉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