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以集藝術工藝大成的Art & Excellence系列歌頌花中之后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otw_shortcode_dropcap label=”自” background_color_class=”otw-pink-background” size=”large” border=”border” border_color_class=”otw-no-border-color” shadow=”shadow”][/otw_shortcode_dropcap]1874年開始,伯爵以位於La Côte-aux-Fées的製錶工作坊為基地,一直致力遵循著將製錶技藝推向極致的卓越傳統。最稀罕、最珍貴、以至最纖薄的機芯,迄今仍自伯爵製錶大師的雙手中誕生。2015年,伯爵以品牌最引以為傲的標誌象徵 – 玫瑰,將登峰造極的鐘錶工藝與超群的藝術匠師結合,創作出一系列與伯爵無窮創意並駕齊驅的獨特腕錶。

 

玫瑰是伯爵的象徵之一。「群花中最舉世聞名的花卉」, Yves Piaget表示,

 

「玫瑰令我遙想起童年,以及我首次與稱為香葉薔薇(rosehips)的野玫瑰一見鍾情的那一刻,它是一種恣意生長於海拔1,000米的野生玫瑰。直到我自La Côte-aux-Fées遷居至Neuchâtel,我才發現了人工培殖的玫瑰。」

 

Yves Piaget對「花中之后」的珍愛,很快便在1982年日內瓦國際新品種玫瑰競賽(Geneva International New Rose Competition)中獲得嘉許,及後該品種更以Yves Piaget的名字命名。憑著其80片帶花邊的玫瑰粉紅色花瓣與濃郁醉人的香氣,沒多久便讓它成為花中經典。身為在創意巧思、金工匠藝、烘托珍貴寶石天然之美等領域裡實至名歸的藝術大師,伯爵以鐘錶及珠寶創作的千種精妙形態,歌頌此花無盡的永恆之美。系列被命名為「Piaget Rose」,正是獻給Yves Piaget玫瑰的。

 

自1874年開始,伯爵以位於La Côte-aux-Fées的製錶工作坊為基地,一直致力遵循著將製錶技藝推向極致的卓越傳統。
自1874年開始,伯爵以位於La Côte-aux-Fées的製錶工作坊為基地,一直致力遵循著將製錶技藝推向極致的卓越傳統。

 

身為玫瑰及各玫瑰園的守護者,伯爵一直積極地投入保育這溫婉、迷人的花卉,從贊助瑪勒梅松城堡(Château de Malmaison)內的約瑟芬玫瑰花園 (Joséphine Rose Garden) 及於1984年建成、用以向蘭尼埃三世親王(Prince Rainier III)之妻致意的摩納哥葛麗絲王妃玫瑰花園  (Princess Grace of Monaco Rose Garden) 的兩項復修計劃,足見伯爵對玫瑰的全然奉獻。於第25屆的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 (Salon International de la Haute Horlogerie) 上,伯爵與數名卓越藝術大師攜手合作,呈獻一系列裝飾以珍貴錶盤的腕錶,譜出一曲曲讚揚玫瑰之美的頌歌。

 

刺繡家Sylvie Deschamps有「魔法之手」的美譽,她只使用最頂級的金質或銀質繡線、永遠抱持著一如既往的創作喜悅,孜孜不倦地將針、線反覆穿過絲綢,以創作出最精緻嬌嫩的Yves Piaget玫瑰。
刺繡家Sylvie Deschamps有「魔法之手」的美譽,她只使用最頂級的金質或銀質繡線、永遠抱持著一如既往的創作喜悅,孜孜不倦地將針、線反覆穿過絲綢,以創作出最精緻嬌嫩的Yves Piaget玫瑰。

 

微點畫傑作與Filet銀質繡線

「魔法之手」的美譽,少有如此被明確印證,Sylvie Deschamps所嫻熟的工藝,將時間與代價置之度外。對她而言,她所考量的是最終的成果,而非為了成就作品所需耗費的數十小時。身為一名刺繡家,她只使用最頂級的金質或銀質繡線、永遠抱持著一如既往的創作喜悅,孜孜不倦地將針、線反覆穿過絲綢,以創作出最精緻嬌嫩的Yves Piaget玫瑰。

 

使用刺針沿著精準設計的Yves Piaget玫瑰花形輪廓循序刺穿
使用刺針沿著精準設計的Yves Piaget玫瑰花形輪廓循序刺穿
以銀質Filet線沿著花瓣的輪廓刺繡,接著為花瓣的刺繡作最後潤飾。
以銀質Filet線沿著花瓣的輪廓刺繡

 

這種刺繡無疑是源自拜占庭的古老技藝,在這段時期,君王及宗教領袖所穿著的服飾衣料、聖職及官紋徽章均飾以黃金及銀質繡線,以突顯它們的神聖本質。在法國路易十四的統治期間,刺繡裝飾的使用被推向極致。凡爾賽宮內的許多家具均覆蓋上繡刺了金線及銀線的繡品。甚至不少偉大的女性都對此風潮推波助瀾,當中包括「太陽王」路易十四最鍾愛的蒙特斯龐夫人(Madame de Montespan),都為了她的情人將整個起居室的家具細膩地裝飾上金質繡品。

 

為花瓣的刺繡作最後潤飾
為花瓣的刺繡作最後潤飾

 

Sylvie Deschamps是世上少數嫻熟掌握此項刺繡藝術的藝術家之一,她更獲法國文化部頒予「Maître d’Art藝術大師」殊榮,由此足見其珍貴刺繡工藝的超卓成就。在過去三年間,這位由伯爵欽點的完美主義者,運用珍貴繡線為品牌創作出多款精美絕倫的錶盤。每一個製作步驟,均包含著繁瑣的細節。首先,設計樣式需先描繪於白色絲綢上,步驟是將描圖紙放置於布料上,刺繡大師再使用刺針沿著精準設計的玫瑰花形輪廓循序刺穿,紙層內的粉末沿著刺洞灑於絲綢上以轉印出圖案。接著,再以鉛筆描出花朵輪廓,並進入正式的刺繡階段。

 

刺繡大師以彩色絲質線,運用微點畫技法刺繡,並不時施以多重的打結針法,創造出栩栩如生的Yves Piaget玫瑰。
刺繡大師以彩色絲質線,運用微點畫技法刺繡,並不時施以多重的打結針法,創造出栩栩如生的Yves Piaget玫瑰。

 

每一片花辦的輪廓,均以銀質Filet繡線來強化設計賞心悅目的層次感。繡線本身便相當罕有珍貴,也由於製作難度極高,因而售賣的單位以「厘米」計算。使用時,只有繡線的兩端穿越絲綢,其餘的部份則以肉眼幾不可見的絲線,應用布羅針法(Boulogne stitch) 加以固定。接著刺繡大師繼續在花瓣的中央進行刺繡,她習慣自外緣往中央刺繡。五款絲質繡線從紫紅色漸層至淡粉紅色,並不時施以多重的打結針法 (knotted stitches) 以營造出理想的色彩層次。成果即是織品上積累的繡點圖紋,名為「微點畫」(micro-pointillism) 技法,是精準的大師級傑作。這枚腕錶的錶盤裝飾共耗40小時極細心周密的刺繡工序才得以完成,如此鐘錶及刺繡傑作將成為伯爵自1874年出產的一系列超卓腕錶的新成員。

 

Piaget Altiplano 38mm 玫瑰刺繡腕錶,錶徑38mm,18K白金錶殼,鑲嵌78顆圓形美鑽(約重0.7克拉),白色絲綢錶盤飾以彩色絲質繡線與銀質Filet繡線運用微點畫技法繡出的Yves Piaget玫瑰,搭載伯爵430P超薄手動上鍊機芯,全球共限量18支,編號G0A40247,台幣參考價格NTD1,250,000元。
Piaget Altiplano 38mm 玫瑰刺繡腕錶,錶徑38mm,18K白金錶殼,鑲嵌78顆圓形美鑽(約重0.7克拉),白色絲綢錶盤飾以彩色絲質繡線與銀質Filet繡線運用微點畫技法繡出的Yves Piaget玫瑰,搭載伯爵430P超薄手動上鍊機芯,全球共限量18支,編號G0A40247,台幣參考價格NTD1,250,000元。

 

大明火琺瑯結合以鐫刻工藝的藝術之作

Yves Piaget玫瑰不斷地以它如牡丹般的色彩、諧美的花瓣和柔和感性的花香,迷醉著伯爵的設計團隊。而他們亦經常以各式結合了獨特工藝的腕錶創作來彰顯Yves Piaget玫瑰的無與倫比。今年,伯爵再度結合不同的獨特工藝,以琺瑯彩繪藝術揉合織錦畫風  (tapestry) 及雕刻技藝。

 

琺瑯是水晶的遠親,其起源可追溯至地中海沿岸。在古代,它最早被使用來美化珠寶及項鍊,隨後遠播至整個歐洲。琺瑯由玻璃製作,加入金屬氧化物為其添色,可調配出無盡色彩,然而它最為人稱道的是它繪圖的生動性及細膩性,與不為時間催老的經久性。

 

Piaget Altiplano 38mm 腕錶,錶徑38mm,18K白金錶殼,鑲嵌78顆圓形美鑽(約重0.7克拉),銀色錶盤搭配雕刻Yves Piaget玫瑰,以大明火琺瑯彩繪展現玫瑰閒適及氣宇非凡的姿采,搭載伯爵430P超薄手動上鍊機芯,全球共限量18支,編號G0A40248,台幣參考價格NTD2,140,000元。
Piaget Altiplano 38mm 腕錶,錶徑38mm,18K白金錶殼,鑲嵌78顆圓形美鑽(約重0.7克拉),銀色錶盤搭配雕刻Yves Piaget玫瑰,以大明火琺瑯彩繪展現玫瑰閒適及氣宇非凡的姿采,搭載伯爵430P超薄手動上鍊機芯,全球共限量18支,編號G0A40248,台幣參考價格NTD2,140,000元。

 

琺瑯的原始狀態呈塊狀或粉末狀,使用前以杵及缽研磨成為更精細的粉末,再經徹底清洗。洗淨後備用的琺瑯,可連續多層塗佈於用以裝飾的物件表面上。製作錶盤的一個關鍵步驟是,上釉以確保琺瑯能牢固附著於胎體。其後後者將被置入溫度達攝氏800度高溫的火窯內,視情況燒製約40至60秒間不等。這就是昔日鍊金術師稱之為的「偉大的工作」,是一種不可思議、並涉及物料變化的工藝程序。所有的變化在數秒間發生,多一秒就可以造成琺瑯表面的裂縫,令琺瑯彩繪師被迫前功盡棄。

 

琺瑯的原始狀態呈塊狀或粉末狀,使用前以杵及缽研磨成為更精細的粉末,再經徹底清洗。洗淨後備用的琺瑯,可連續多層塗佈於用以裝飾的物件表面上。
琺瑯的原始狀態呈塊狀或粉末狀,使用前以杵及缽研磨成為更精細的粉末,再經徹底清洗。洗淨後備用的琺瑯,可連續多層塗佈於用以裝飾的物件表面上。

 

錶盤底部預先鐫刻了與Yves Piaget玫瑰圖紋相對應的飾紋,隨後添上太陽放射狀機刻飾紋以烘托花朵輪廓,再在表面塗上層層琺瑯彩及釉料。不同高度的鐫刻紋路使填鑲的琺瑯彩呈現出多變的厚度,營造出較濃或較淡的淡粉紅色色調。待最後的一層釉料完成,則可以開始進行另一項同樣精細的程序:最終的打磨拋光工序。永不凋零的大明火琺瑯彩繪玫瑰盡現它的姿采,在生動的瑰麗光暈、及明媚且無懼時光流逝的色彩間熠熠生輝,靜謐地以為人頌讚的姿態,為Piaget Altiplano系列腕錶增添艷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