闡揚《闊時代藝術力》:SEIKO聯手台灣水墨畫家何信旺勾勒大和風韻,墨彩唱和Grand Seiko腕錶雋永之美

日本鐘錶巨擘SEIKO對藝術與公益的熱忱在即日登場的《闊時代藝術力》展覽中表露無遺,與台灣當代水墨藝術家何信旺揚起跨界思潮,以時間為經,歷史為緯,交織雋雅墨彩,於10月30日(五)至11月2日(一)在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世貿一館)展出,11月3日(二)至11月15日(日)移師台北101購物中心四樓都會廣場展出。

 

SEIKO攜手台灣水墨藝術家何信旺 激起藝術創作火花

何信旺為了此次與SEIKO合作,特地走訪京都、奈良與東京的SEIKO博物館,集結所見所聞與所思,以隨興插畫手法記錄於長幅卷軸與冊頁等兩種不同版型, 他表示:

 

「這趟旅行對我而言是很特別的經驗,很少在創作之前這樣深入觀察主題,SEIKO的創立精神和製錶歷史令人印象深刻。」

 

創作〈五日記〉水墨冊頁、〈五日記〉水墨卷軸等兩件作品,使用難以一次盡觀全貌的冊頁和卷軸呈現,希望透過多樣的觀看幅度,能為觀者產生不同空間與時間的變化趣味,何信旺說:「我刻意不過於完整的詮釋某一個情境,而是擷取各種片段凝聚而成。」因此,古都的嫻雅、或棲或行的梅花鹿與早期計時器的古趣、彎腰鞠躬有禮貌的人們,都成為繪卷裡的隨筆景致。

 

何信旺走訪了京都、奈良以及東京的SEIKO博物館,以隨興的插畫手法記錄下旅程中的所見所聞。圖中為「彎腰鞠躬有禮貌的人們」
何信旺走訪了京都、奈良以及東京的SEIKO博物館,以隨興的插畫手法記錄下旅程中的所見所聞。圖中為「彎腰鞠躬有禮貌的人們」

 

出身台灣苗栗的何信旺原本主修油畫,以古典中帶有當代趣味的筆觸,描繪他眼中所見的大和風韻,以及SEIKO在典雅中富有挑戰野心的製錶精神,運用水墨典雅呼應Grand Seiko腕表的工藝與線條。

 

Grand Seiko榮耀回歸 精準度成為傳頌經典

期許作為世界頂級腕錶的原點,第一只Grand Seiko腕錶於1960年推出,挑戰當時普遍認同的瑞士天文台腕錶規格,精準度超越一干瑞士高級錶,隨後因石英錶革命沈寂數年,至1998年發表搭載新型9S系列機械機芯的Grand Seiko腕錶,醞釀一場機械錶文藝復興,標準日差+5~-3秒的精準極致,創下超越瑞士天文台標準的「新G.S規格」,一舉成為精準時計的代名詞。

 

水墨藝術家何信旺手繪 SEIKO 早期計時器
水墨藝術家何信旺手繪 SEIKO 早期計時器

 

Grand Seiko進入自我挑戰年代,陸續搭載SEIKO自行研發的自動上鍊 SPRING DRIVE機芯、36000轉機械機芯,前者以石英震盪器來控制精準度,至於業界少見的高振頻機芯,更加考驗製錶功力,展現對高精準度的追求,亦是實踐「永遠領先一步」的品牌箴言。除了精準度之外,Grand Seiko外型細節也可細細嚼味,錶殼經至少50道以上純手工砂輪切割拋光工序,小至一個齒輪都要仔細打磨,五面切割指針與柱狀多邊形時標皆為精湛工藝特色,此外,並將日本傳統技藝融入製錶,呈現日本特有的職人精神,作為日本腕錶的領導品牌,SEIKO持續超越自我。

 

何信望手繪的鴨川景象
何信望手繪的鴨川景象

 

此次SEIKO聯手台灣水墨畫家何信旺先生所合作的卷軸現場競標激烈,最後以知名珠寶商─龔遵慈小姐以台幣20萬元高標獲得,獻愛偏鄉。其所得義助台灣台東縣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
此次SEIKO聯手台灣水墨畫家何信旺先生所合作的卷軸現場競標激烈,最後以知名珠寶商─龔遵慈小姐以台幣20萬元高標獲得,獻愛偏鄉。其所得義助台灣台東縣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

 

《闊時代藝術力》展覽,結合原住民當代藝術、現代水墨與插畫作品,以多樣化的藝術形式勾勒時間之美。此次SEIKO聯手台灣水墨畫家何信旺先生所合作的卷軸在現場競標激烈,最後以知名珠寶商─龔遵慈小姐以台幣20萬元高標獲得,獻愛偏鄉。其所得義助台灣台東縣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