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一錶】MB&F Horological Machine No. 9:一只準備起飛的錶

你可以說它長得像一架飛機,也可以說是一輛50年代的汽車,但不管怎樣,它都不像一只戴在手上的錶。很少有品牌會這麼做錶吧?的確。其實根本不用看錶盤上的標誌就可以猜得到是誰會設計出這樣的作品,當然,看到實錶之後,心中還是會不由自主地冒出許多驚嘆號。

 

Horological Machine No. 9就像是一架準備起飛的古董飛機,藉由每秒轉動5次的雙擺輪表現出螺旋槳般的動態。

 

大家都知道MB&F的創辦人Maximilian Büsser(簡稱Max)是一個狂熱於汽車的人,從MB&F許多長得像車的手錶上也可以看見Max是如何實踐他對車子的熱情。尤其是Horological Machine系列,那些讓製錶師最頭痛、最瘋狂的點子都在裏頭。Max做錶的方式很有趣,總是構想要把手錶做甚麼樣子,然後交給製錶師去找出完成的方法。就好像當人們在設計一輛汽車的時候根本沒有把空氣動力學考慮進去一樣,對Max來說,腕錶「應該」怎麼設計不重要,重要的他想要怎麼設計一款自己認為很美、很酷的腕錶。

 

弧形擺輪橋板是整枚機芯最難修飾的零件,打磨時只要上下左右任何一處稍有偏差、使形狀走樣,就得作廢。

 

製作Horological Machine No. 9就跟製作其他HM系列的作品一樣,過程中製錶師會提出許多「不可能」的理由,接著被Max駁回,再次嘗試,直到做出他要的東西。他們面臨到的第一個不可能,就是到底要怎麼把機芯裝進如此奇怪的錶殼之中?
當然是重新設計一枚符合錶殼形狀的機芯。
為了打造Max對於Mercedes-Benz W196、1948 Buick Streamliner等經典車款,以及P-38 Lightning這種不合邏輯卻美得要命的戰鬥機設計的熱愛,MB&F團隊花了四年的時間,將極致的流線型套用在HM9分為上、下、前(錶盤處)三個部件的錶殼上。做成如此形狀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若還要讓它能夠防水(哪怕只是防潑水就好),更是難上加難。所以MB&F研發了專利的3D防水圈,沿著錶殼墊在縫隙之間。而整枚機芯又得在非常貼近錶殼的情況下,安裝進去。

 

錶背具有放大效果的鏡面可清楚透視手動上鍊時的齒輪動態。

 

這枚全新機芯──或者用MB&F的說法,「引擎」──最困難的部分在於如何整合雙擒縱系統提供的頻率,也就是說,當兩個不同步的訊息同時回傳給輪系、要指針表現出規律的時間時,到底該聽誰的?答案是兩者,不過必須透過一種叫作「行星差動齒輪」(planetary differential)的設計來整合雙擒縱的頻率,再用一種可改變傳動方向的錐形齒輪(conical gears)帶動面盤上的指針。差動齒輪的原理曾經出現在MB&F的Legacy Machine N°2上,而在LM2之前,製錶大師Philippe Dufour也曾經用過。好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過去的成果讓MB&F省下不少時間(所以「只」需要四年);然而針對零件的修飾,還是得耗費一番功夫;尤其是那兩座圓弧形擺輪橋板,打磨時只要上下左右任何一處稍有偏差,形狀就會走樣(然後被仍掉)。

 

Horological Machine No. 9
鈦金屬錶殼,錶徑57 x 47 x 23毫米,時、分,手動上鍊機芯,搭載雙擒縱系統及行星差動齒輪,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30米(具專利3D防水墊圈),小牛皮錶帶,另有賽車錶盤及玫瑰金色機芯款,限量各33只,參考售價NTD 5,650,000。

 

當我戴上HM9,我好像更能體會為什麼非得做出奇特的殼形、雙擺輪以及垂直於機芯的面盤;感覺它就像是一架飛機停在我的手腕上,朝著天空,準備起飛;又彷彿一輛古董跑車,隨著儀表板(錶盤)上的指針衝刺、減速。當然因為鈦金屬的特性,HM9並沒有汽車和飛機般沉重(儘管看起來如此);它很輕盈,又因為錶耳的設計,可以完全服貼。我想這也算是一種,在把夢想化為現實的時候必要的考量吧。
那可不只是「酷」而已啊!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