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細緻的精準時計:Grand Seiko自動上鍊36000轉白鈦腕錶

人們總是喜歡美的事物,然後藉由鏡頭的視角記錄,傳上雲端散布到世界各地。所以即便是拿來吃的食物,也成了最理想的模特兒;經廚師的巧手擺好姿勢後,一動也不動地讓人盡情拍攝。錶當然也是,除了精準計時,視覺上的設計有時候更加重要;費工的外觀修飾無非是要讓腕錶、機芯呈現「美」的感覺,甚至自成一種美學風格。坦白說,這一點我覺得Grand Seiko的確相當厲害。

來場旅行吧!江詩丹頓台北101 Overseas之旅攝影展

旅行一直是我人生一大嗜好。每到世界各地享受大自然留給人類的震撼,抑或經歲月累積的文明與智慧,總覺得渺小的自己再度充滿了力量,足以朝遠大的目標邁進。當然,一年365天,能夠出去走走的機會沒多少;但透過其他旅人的視野感受、幻想,也是一種精神上的旅行。像是當代攝影大師Steve McCurry的作品,便能將我從未到過之處變成我夢想旅行的地方。而他為江詩丹頓Overseas系列所拍攝的12個景點,如今也於……

優雅時計詮釋經典建築:Mido Belluna II雋永系列男女仕腕錶

現代主義建築大師Ludwig Mies van der Rohe曾說:「建築是將一個時代的意念、時光的更迭,轉換為空間。」而富有文化的建築,也是每年數以萬計的觀光客崇尚的「必訪」景點;與記錄時間的錶一樣,歷經歲月的考驗,成就經典。這也是以世界著名建築為靈感的Mido令人欣賞之處。

啟動腕間的飛航模式:Oris飛行時計

飛行錶來自於飛行員對於讀取時間的需求,為了在一定的時間內完成任務,計時工具的角色非常重要。早期的懷錶時代,對於在駕駛艙內必須一邊控制飛行儀器一邊從懷裡掏出計時器的動作,確實有些困難,同時也造成飛行員的麻煩;腕錶的出現解決了飛行員讀時不便的困擾,也讓飛行錶成為一項現代計時作品的經典類型。而飛行時計最顯眼的特徵不外乎其碩大錶冠,也正是Oris自1938年推出第一只Big Crown腕錶以來持續不變的亮……

懷念舊時光:klokers創新腕錶

前陣子在手機上找到了一款十多年前的遊戲,是我以前用DOS作業系統在玩的,畫面和劇情與原版完全相同。雖然以現在標準來看,這款遊戲既沒華麗特效又沒有高畫質呈現,不過生動的故事卻令人難忘。為什麼老舊的東西就是這麼吸引人?這又讓我想起了新創腕錶品牌klokers,雖然很新,但是卻忠實呈現了舊時代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