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藝術與工藝之旅:Piaget伯爵Metiers d’Art琺瑯彩繪系列

自1874年由喬治‧伯爵(George-Edouard Piaget)創立以來,傳統製錶品牌伯爵一直致力創作巧奪天工的腕錶。每枚腕錶都根據瑞士的嚴謹製錶傳統,由最優秀的伯爵工匠以熟練的技巧設計、裝嵌和裝飾。憑藉豐富的經驗,伯爵亦積極保存和研發多種精湛的製錶技術,其腕錶運用了琺瑯、金雕、手工機械雕花、寶石鑲嵌及寶石微雕等手工技藝,因此多年來一直發揮無窮的獨特創意。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的2013年國際高級鐘錶展,伯爵展出多款Altiplano系列腕錶,透過由不同工匠演繹的伊夫‧伯爵玫瑰,再度將其完美工藝表露無遺。

 

伊夫‧伯爵玫瑰於1982年首次面世,自此以其深邃的紅色和動人的花瓣,為伯爵的設計師帶來源源不絕的靈感,以不同的方式歌頌它的艷麗:珠寶腕錶、「神秘」腕錶,以及需要運用精湛製錶工藝的型號。今年,伯爵再次創新時尚,以不同的手工技藝重新演繹這朵充滿傳奇色彩的玫瑰:微縮琺瑯、以飾片進行的內填琺瑯和微砌馬賽克。最後的製成品展現了傑出工匠的無瑕技術,把歷久不衰的技法發揚光大。

 

9

琺瑯藝術

 

琺瑯是水晶的遠親,其起源可追溯至地中海沿岸。自古以來,琺瑯常用於珠寶及其他首飾。之後,這種技法在歐洲逐漸普及。琺瑯是玻璃的混合物,加入微量氧化金屬便可染出多彩多姿的顏色,表現無盡色彩和色調。琺瑯釉料的原料呈片狀或粗糙粉狀;工匠首先將原料放在研缽搗成幼細粉末,再洗去其中的雜質。洗淨後的琺瑯釉料將浸於蒸餾水中備用。

 

2

 

之後,工匠會把琺瑯塗於以銅、銀或金(琺瑯只能附在這些物質的表面)製成的胎體,成為創作這件琺瑯藝術品的底座。為堅守追求卓越的傳統,精益求精的伯爵在創作琺瑯腕錶時只會使用純金胎體。視乎金屬胎體的厚度,必須首先進行琺瑯固形過程,以防止胎體在反覆燒製的過程中融化變形。在燒製時,琺瑯會展現鮮明奪目的色澤,而琺瑯工匠亦可在此盡情發揮其巧妙的工藝。燒製是製作胎體的關鍵步驟,有助把琺瑯與胎體黏合。工匠會把胎體置於攝氏800度以上的窯內,燒製約40至60秒。經過這個名為大明火(grand feu)琺瑯技法的處理後,製成品便會達致最純正的狀態,歷久彌新。

 

1

 

由於在燒製時,琺瑯的體積會收縮,因此工匠必須反覆燒製,才可取得光麗亮澤的色彩,亦可確保所有雕紋空間已被填滿。由於在這個階段,琺瑯或會出現微細的裂紋,因此是整個製作程序的重要步驟。一旦形成裂紋,工匠的心思便會付諸流水,必須重新開始。完成首次燒製後,琺瑯會高出胎體,因此必須使用磨石與清水把整個表面磨平。雖然這個程序能夠磨平琺瑯,但同時亦會把表面霧化,因此琺瑯必須再次經過窯燒,令表面回復光澤,而這個程序稱為「燒結亮面」(glaze firing)。

 

琺瑯技法最早用於製作金飾和珠寶,並自15世紀起運用於鐘錶作品之上。此後,工匠不斷精益推陳出新,研究多種技術。內填琺瑯(champlevé)、掐絲琺瑯(cloisonné)、透明琺瑯(flinqué) 和微縮琺瑯(miniature)均以巧妙的方法處理這種永恆不變的材料。

 

微縮琺瑯(miniature)

 

在眾多技法中,以微縮琺瑯(又稱微縮琺瑯畫法,miniature enamel painting)最考驗琺瑯技師的耐性和藝術天分。首先,琺瑯技師把琺瑯覆蓋整個黃金胎體,經燒製後,胎體表面的琺瑯層將成為琺瑯繪製的「畫布」。其後,琺瑯技師再以人手將圖案逐層繪上,並在每次燒製後修補顏料。由於燒製的次數越多,圖案的顏色便越深,琺瑯大師必須事前完全掌握琺瑯的特點,並熟識其化學和物理性質。他們亦必須預計每次燒製對各種顏色產生的影響,計算燒製的次數,才能按照原本設計呈現色彩。在琺瑯繪製完成之後,根據日內瓦琺瑯技法,仍須加上一層透明瓷漆,這個工序可令琺瑯看來層次更豐富,而且更具光澤。微縮琺瑯不僅是超凡的人手工藝,對琺瑯大師的藝術、熟練技巧和藝術敏感度亦要求甚高,令琺瑯大師成為真正的畫家。微縮琺瑯藝術建基於嚴謹的處理、耐心的嘗試和對細節的無比專注,不斷啟發伯爵設計師的創作靈感,使他們能隨意發揮天賦和想像力。

 

PIAGET ALTIPLANO MINIATURE ENAMEL DIAL,18K白金錶殼,直徑 38 毫米,鑲嵌78顆圓形美鑽(約重0.7克拉),錶盤飾以大明火(Grand feu)燒製及微縮琺瑯彩繪(miniature)而成的Yves Piaget玫瑰圖紋,伯爵自製430P超薄手動上鍊機芯,絹質錶帶,搭配18K白金針釦式錶釦,獨一無二款式,全球限量一只。
PIAGET ALTIPLANO MINIATURE ENAMEL DIAL,18K白金錶殼,直徑 38 毫米,鑲嵌78顆圓形美鑽(約重0.7克拉),錶盤飾以大明火(Grand feu)燒製及微縮琺瑯彩繪(miniature)而成的Yves Piaget玫瑰圖紋,伯爵自製430P超薄手動上鍊機芯,絹質錶帶,搭配18K白金針釦式錶釦,獨一無二款式,全球限量一只。

 

今年,伯爵的設計師從伊夫‧伯爵玫瑰取得靈感。在設計非凡的超薄白金Altiplano腕錶 錶面,才華洋溢的琺瑯大師Anita Porchet精心繪製這朵玫魂,把珍貴而細緻的微縮琺瑯展現眼前。這件微縮琺瑯作品的背景為細膩柔和的粉紅色,作為主角的玫瑰擁有層次鮮明強烈的花瓣,綻放異彩。這朵玫瑰由各種深淺不同的白色和灰色精雕細琢而成,讓畫面的深度和精緻的細節活靈活現。它令每位觀眾眼前一亮,心花盛放。這件獨一無二的華麗作品必定能取悅追求精湛製錶工藝和藝術珍藏品的人士。

 

內填琺瑯(Champlevé enamelling)

 

內填琺瑯是歷史悠久的技法,需要在胎體表面鐫刻圖案,並於凹陷的小格填入琺瑯。首先,金雕師以銅板畫把設計圖案幹刻於錶盤,「留下」或避開圖案的輪廓(陽紋),挖空輪廓內部形成凹槽(陰紋,法文為champs),因此,本技法的法文字面意思為「升高的凹槽」。這樣,金雕師便完成一幅浮雕雕刻,法文名為tailled’épargne ,意思是「騰出空間的雕刻」,亦可稱為黑色琺瑯窗飾。它的邊緣應該盡可能清晰,金雕師必須按照希望表現的效果,憑經驗決定這些陰紋的深度和寬度。其後,琺瑯師在凹槽填入琺瑯釉料,以超過攝氏800度加熱,使琺瑯融化。這個工序需要重覆多次,在反覆研磨的過程中把琺瑯圖案磨平。最後進行燒結亮面的工序,令表面回復光滑亮麗。

PIAGET ALTIPLANO CHAMPLEVÉ ENAMEL WITH PAILLONS,18K白金錶殼,直徑 38 毫米鑲嵌78顆美鑽(約重0.7克拉),錶盤以手工內填琺瑯(champlevé)及大明火(grand feu)燒製黑色琺瑯背景,並飾以金屬閃片(paillons);錶盤鐫刻18K白金鑲鑽Yves Piaget玫瑰圖紋,伯爵自製430P超薄手動上鍊機芯,絹質錶帶,搭配針式錶釦,全球限量發售八枚。
PIAGET ALTIPLANO CHAMPLEVÉ ENAMEL WITH PAILLONS,18K白金錶殼,直徑 38 毫米鑲嵌78顆美鑽(約重0.7克拉),錶盤以手工內填琺瑯(champlevé)及大明火(grand feu)燒製黑色琺瑯背景,並飾以金屬閃片(paillons);錶盤鐫刻18K白金鑲鑽Yves Piaget玫瑰圖紋,伯爵自製430P超薄手動上鍊機芯,絹質錶帶,搭配針式錶釦,全球限量發售八枚。

 

這技法需要結合金雕師和琺瑯師的超凡技藝。伯爵便選擇在全新的38mm白金Altiplano腕錶採用這種修飾技法。深沉的黑色琺瑯背景上,鑲滿由超薄的白金邊框襯托的閃耀美鑽,讓伊芙‧伯爵玫瑰的花瓣輪廓活靈活現,綻放閃耀光芒。為進一步增添優雅韻味,琺瑯師在兩層琺瑯之間加入金屬閃片,為琺瑯表層添上額外的光彩和微妙的淡光,琺瑯圖案因而更閃耀奪目。這次限量發售僅八枚的珍藏腕錶,揉合了傳統技法與現代設計,配合製錶工匠的精湛技藝,令錶盤圖案產生出令人嘆為觀止的效果。無論是講究製錶工藝的收藏家,抑或資深的藝術鑒賞家都必定愛不釋手。

 

微馬賽克藝術 (Mosaic)

 

馬賽克是一門有數百年歷史的手工藝術,遠在青銅時代已有人使用。一些古希臘遺跡亦證實有利用小石塊來點綴戶外路面。這些地面裝飾通常都有整齊的排列,形成和諧的視覺風格,成為了馬賽克的雛形,當中利用白色、黑色和紅色的石頭來形成路面的藝術。公元前七世紀,馬賽克技術經歷了地域上的擴展,傳遍地中海東部地區、敘利亞北部以至亞細亞。同時技術也不斷演進,不再只用以鋪設戶外路面,同時亦用以裝飾室內牆壁。馬賽克技術的重大改革出現於公元前約三世紀的希臘化時期,由鑲嵌片的出現所帶動。這些細小的有色或透明玻璃方塊具有多種不同的顏色和色調變化。羅馬人成為了這種工藝的專家,而這種技術就被廣泛用於鋪設馬賽克牆壁以點綴房屋、浴池 (公眾沐浴設施),甚至是噴水池。

13

 

直至四世紀,馬賽克開始出現在東方及西方的基督教建築中。意大利拉韋納的馬賽克為這種藝術的歷史設下分水嶺。梵蒂岡玻璃工匠研發出彩色的裱糊,徹底改革了整個馬賽克技術。玻璃的彩色特性與彩瓷等其他較輕巧的物料帶來了教堂圓拱頂的馬賽克裝飾。從九世紀起,馬賽克藝術就成為了拜占庭宗教文化的一部份。威尼斯的聖馬可教堂、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和聖教世主教堂都繼續成為了利用馬賽克作為裝飾技術以至當時的工藝師的超凡手藝的不朽見證。

 

但馬賽克的工藝並非就只停留在時間中,在二十世紀初期,Gustav Klimt、Marc Chagall、Fernand Léger、Joan Miro及Antonio Gaudi 等工藝師都再次對馬賽克技術產生興趣,從巴塞隆那奎爾公園中的馬賽克裝飾就可以見到各藝術家對此技術的熱愛。1727年,在教宗本篤十二世的推動下,梵蒂岡馬賽克工作坊正式誕生。工作坊的主要目的是為教堂製作馬賽克,但同時亦會生產私人訂造的裝飾。

 

直至十八世紀後期,當時兩位最備受尊崇和舉世聞名的藝術家Cesare Aguatti 和Giacomo Raffaeli就創立了微馬賽克,他們發明了一種新的技術,讓他們可以製作小於1毫米直徑的微型鑲嵌片。這些鑲嵌片利用彩瓷製成,以超過攝氏800度的高溫混合加熱。然後這些玻璃漿會被冷卻,再切割成微小的正方形磚塊。除了減少了磚塊的體積外,這種由兩位藝術家發明的技術同時帶來了更豐富的顏色選擇,包括超過1萬種不同的色調,因此可以製作最仔細的光線效果和多種漸變的深淺色調。當時最精緻的微馬賽克有時甚至每平方厘米就由高達560塊鑲嵌片組成!其後微馬賽克藝術經歷大量發展,成為了盒子、鼻煙盒、珠寶甚至是油畫及家具上的裝飾技術。主要的主題包括古羅馬紀念碑、宗教場景、風景、動物和花卉。這種技術特別受歐洲上流社會的年青一族所歡迎,尤其是剛完成學業正進行著名「壯遊」的英國與德國貴族子弟。

 

PIAGET ALTIPLANO MICRO-MOSAIC DIAL,18K白金錶殼,鑲嵌78顆圓形美鑽 (約重0.7克拉),直徑 38 毫米,錶盤飾以一朵以手工製作的微馬賽克Yves Piaget 玫瑰圖紋,伯爵自製430P超薄手動上鍊機芯,絹質錶帶,搭配針釦式錶釦,全球限量8只。
PIAGET ALTIPLANO MICRO-MOSAIC DIAL,18K白金錶殼,鑲嵌78顆圓形美鑽 (約重0.7克拉),直徑 38 毫米,錶盤飾以一朵以手工製作的微馬賽克Yves Piaget 玫瑰圖紋,伯爵自製430P超薄手動上鍊機芯,絹質錶帶,搭配針釦式錶釦,全球限量8只。

 

伯爵憑藉一位羅馬藝術家的超凡工藝,再次展現其創作傳統。這位藝術家為十八世紀工藝大師的後人,他在Altiplano 腕錶上創作了一朵微馬賽克Yves Piaget 玫瑰。這款微型藝術傑作附於伯爵標誌性的超薄手錶錶面上,帶有多重細緻的粉紅色調。

迴響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