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戴經驗談】石英機芯哪裡差了?Grand Seiko 57GS復刻腕錶

「如果這些細節都做到了,這應該就是一只完美的錶了吧。」寫錶寫了十幾年的專業鐘錶評論家Kyo說。Grand Seiko在創造一只腕錶時,大概就是這麼想的;哪怕,是一只普遍玩錶之人都認為沒甚麼厲害的石英錶。

 

專業鐘錶評論家Kyo不僅能說、讀日文,更用更擅用這項優勢深入了解他所熱愛的日本品牌。攝影:John Chen

 

Kyo這個人有一股氣質,容易讓人把他誤認成日本人的氣質。至少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是這樣。後來才知道他不僅能說、讀日語,更擅用這項優勢深入了解他所熱愛的日本品牌。他手上常常戴著一只Grand Seiko,2014年推出的57GS復刻款。當我詢問他是否願意受訪,他馬上答應,不過隨即又補了一句:「我這只是石英的喔!」

石英機芯又怎樣?好歹當初Seiko可是用石英錶掀起鐘錶革命,況且Kyo手上那枚9F還是全世界最厲害的石英機芯!不,我一開始的反應不是這樣,我總覺得要是今天Kyo戴的GS是搭載機械機芯,能說的故事應該會更精彩。但是我錯了,就算這只57GS復刻款是石英錶,依然是一只厲害到不行的高級腕錶。拿精準度來說,Grand Seiko公布的數字是年差正負十秒;在我採訪Kyo的三個月前,正好是他從日本回台、重新調校時間的那一天,根據錶盤上的資訊,誤差不到一秒。

 

GS的指針很尖,分針與秒針的長度剛好落在時標外緣,讓Kyo看了非常爽快。攝影:John Chen

 

「它秒針走得很漂亮。」Kyo說,石英錶一秒一跳的機制其實是為了省電,9F機芯在電力即將耗盡的時候又會變成兩秒一跳。一般來說,秒針在跳到下一格的時候很可能產生微微顫抖的現象,這種現象在兩秒一跳的幅度下會特別明顯。但是他的GS不會;除了刻度印得夠準、針裝得夠精確,還刻意把秒針做得非常尖,尖到每一個動作都剛剛好停止在對應的刻度上,「看了就很爽。」最厲害的是石英震盪器。雖然,各家的石英機芯都是把石英晶體切成薄片、做成通電後可以震動產生固定頻率的石英振盪器,但是,誰會像精工一樣,挑選「合格」的石英晶體,觀察、記錄它們在各種環境下個別產生的特性,然後把這些資料寫進專屬的IC晶片,告訴這些晶片機芯遇到什麼狀況應該如何反應?那等於是在「養」一枚機芯啊!

「一顆機芯做到這個地步哪裡不如機械了?」Kyo說道。

 

57GS的錶耳比其他GS都來得寬,大面積的平面展現成形與拋光的技術。攝影:John Chen

 

9F倒是有一個跟機械機芯共通的機制──換日;而且是瞬間換日。Kyo在剛拿到這只錶的時候曾經拍了一個禮拜的影片,記錄它的換日過程。既然倚靠機械結構,就表示它不可能每天同分同秒;它發生在每天12點至12點05分之間,換之前日期視窗中的數字沒有一絲動靜(否則就成了俗稱的「翻白眼」),直到那一瞬間,「喀!」的一聲,以1/2000秒的速度切換。Kyo非常滿意,他用了「perfect」這個字表達他的感受。坦白說沒有人會每天晚上盯著日期視窗,或許也不會察覺秒針是否顫抖,但Grand Seiko就是這樣,把一切人們可能挑惕的問題都拿出來一個個解決,包含「為方便微調時間,把錶冠轉動分針的幅度從每圈60分鐘改為每圈20分鐘」這種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的地方。

 

時、分針邊框的切面增加了反光的機會,有時如黑影,有時讓光面包住整根針,非常清晰。攝影:John Chen

 

外裝也一樣追求完美。指針、時標切面無須多說,某種角度下就好像用光把邊框包起來一樣,即便沒有夜光塗料,也可以在電影院這般昏暗的場所讀時(對了,Kyo是那種會記下電影劇情重大轉折是發生在第幾分鐘的人)。錶耳更是57GS的特色,「像這種大面積的平面,就很考驗成形跟打磨的技術。」Kyo指的是正面,如果鍛造時壓的次數不夠多、噸數不夠重、鋼材不夠好,那平整的表面是有可能凹陷的。敢把錶耳做成這樣的錶款不多,如此看似平凡又有點不一樣的殼型,實在值得再三咀嚼。這也是Kyo喜歡57GS的原因,甚至,戴著戴著就超越了原本最愛的44GS。

「如果這些細節都做到了,這應該就是一只完美的錶了吧。」Kyo這麼跟我說,他從Grand Seiko身上體會到的製錶精神。

 

57GS復刻版-SBGV009
不鏽鋼錶殼,錶徑37.2毫米,時、分、秒、瞬跳日期,9F82石英機芯,年差正負10秒,箱型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雄獅標誌底蓋,防水100米,鱷魚皮錶帶(錶主自行更換),限量1,200只。攝影:John Chen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1 則迴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