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之美:江詩丹頓閣樓工匠「Mécaniques Sauvages」主題腕錶(上)

超過260年未間斷生產的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除了擁有深厚的製錶底蘊,幾世紀以來所累積的鐘錶工藝也是錶迷們所津津樂道的話題。這幾年推出Les Cabinotiers 閣樓工匠系列,更結合多種古老技藝打造出一款款匠心獨俱的時計。2019年,江詩丹頓以「Mécaniques Sauvages」作為主題,用超過百年的浮凸雕刻(ramolaye) 與細木鑲嵌(marquetry) 工藝,將各式動物樣貌栩栩如生地呈現。

 

細木鑲嵌工藝。

 

如同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瑞士的中立國身分,時間推回到16世紀中葉,當時西歐正值宗教改革,位於瑞士的日內瓦對於新教採取自由與寬容的態度,因此許多來自法國、德國與義大利受迫害的新教徒紛紛移入這座當時只有一萬多人的小鎮,讓它在此時有了「新教的羅馬」美名。

由於許多移進的人口中不乏是製錶相關人才,加上當時新教改革領袖喀爾文(Jean Calvin)基於教義的關係,禁止教徒佩戴像是珠寶首飾以及宗教物品,並強烈抨擊日內瓦當地許多販售這些物品的珠寶商,因此讓許多工匠改進入被允許的鐘錶業,使日內瓦得以累積深厚的製錶工藝能量。

 

江詩丹頓細木鑲嵌從木材選擇,再到木頭切割,每個步驟都相當費工耗時。

 

到了17世紀末,法國統治者路易十四廢除了世界近代史上第一個宗教寬容的南特敕令(Édit de Nantes),許多信奉新教的金匠、雕刻師與琺瑯彩繪師傅移入日內瓦,在隆河(Rhône)一帶的閣樓中進行鐘錶的製作與工藝,形成所謂的「閣樓工匠(cabinotier)」。也因此讓錶廠位於日內瓦,且超過260年未間斷生產的江詩丹頓大量吸收了這些人才。

 

(左1和2/右1)閣樓工匠Majestic Tiger腕錶/閣樓工匠Wild Panda腕錶,限量各一只。

 

時序推移到21世紀,江詩丹頓推出了根據顧客需求,打造獨一無二的Atelier Cabinotiers系列。這幾年則是由江詩丹頓的閣樓工匠部門,推出閣樓工匠(Les Cabinotiers)系列,將精湛工藝與複雜功能作出完美演繹。

2019年,江詩丹頓在SIHH推出閣樓工匠系列新款,延續2018年以野生動物作為靈感的「Mécaniques Sauvages」主題,推出「Imperial Tiger」、「Majestic Tiger」以及「Wild Panda」三款腕錶。

 

閣樓工匠14天陀飛輪腕錶–Lion
18K 5N粉紅金錶殼,錶環和錶圈飾有手工雕刻裝飾,18K金錶盤,以透明大明火琺瑯和灰階琺瑯工藝描繪的「獅子」,逆跳時、分、陀飛輪,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336小時,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限量1只。

 

2018年底「Mécaniques Sauvages」主題首次亮相時搭配諸多複雜功能,像是以大明火琺瑯繪製而成的獅子結合擁有14天動力的陀飛輪,或是將蛇型圖案雕刻在帶有相當稀有的渾天儀式陀飛輪腕錶上。2019年「Mécaniques Sauvages」主題錶款則是把焦點放在浮凸雕刻(ramolaye)與細木鑲嵌(marquetry)兩項工藝上。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