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格175週年大作!全新1815 “Homage to F. A. Lange”限量腕錶

身為格拉蘇蒂製錶業的開創者,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對今日德國鐘錶產業的貢獻,絕對比我們想像得還深。為了紀念他在1845年創辦的A. Lange & Söhne的故事,朗格今年特別推出了三款1815 “Homage to F. A. Lange”,向175年前的F. A. Lange致敬!

 

1815 Thin Honeygold “Homage to F. A. Lange”腕錶,採用雙層琺瑯錶盤搭配朗格獨有的蜂蜜金材質。

 

再也沒有什麼比1815這個以F. A. Lange出生年份為名的系列,更適合紀念朗格創辦人了。當然,你可能會好奇,1815系列裡的錶款那麼多,為什麼選這三款功能打造獨特的”Homage to F. A. Lange”?

我也很好奇。

幸好就在朗格正式發表這三款新品之前,我得到了一個與總裁Wilhelm Schmid及產品研發總監Anthony de Haas視訊的機會,聽聽他們如何回應全球媒體針對這三款1815 ”Homage to F. A. Lange”提出的問題。

 

1815 Thin Honeygold “Homage to F. A. Lange”
18K蜂蜜金錶殼,錶徑38毫米,琺瑯錶盤,時、分,L093.1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限量175只,參考售價 歐元33,000。

 

「我們試圖從中尋找一些跟品牌有強烈連結的功能,並在價位上做區隔。」Anthony表示,畢竟Walter Lange也曾經跟他說過:「做一些『普通』的錶。」儘管依一般人的標準,沒有一只朗格是所謂「普通」的錶。不過他們還是照做了,甚至將以往1815系列沒用過的L093.1基礎機芯(搭載於Saxonia Thin,朗格至今最纖薄的腕錶),做出僅有兩針的「1815 Thin Honeygold “Homage to F. A. Lange”」。特別的是,這款1815 Thin採用了雙層的白色琺瑯錶盤,雖然增加了燒製上的難度,卻能在溫潤的色澤中表現層次;加上朗格獨有的「Honeygold」(蜂蜜金),十分漂亮。

記得,這只是「普通」的朗格。

 

1815 Rattrapante Honeygold “Homage to F. A. Lange”腕錶,搭載新款L101.2機芯,呈現純粹的追針計時功能。

 

採用黑面的「1815 Rattrapante Honeygold “Homage to F. A. Lange”」就一點都不普通了。我在第一眼看見它的時候就納悶著:朗格的計時盤什麼時候呈直線了(以往都是在3點半與8點半位置)?沒錯,它搭載的L101.2是一枚新機芯,也是朗格第一枚純粹的雙秒追針計時機芯,比起過於連同萬年曆、陀飛輪、芝麻鍊傳動系統通通整合在一起的超複雜功能單純許多,也讓人更能專注在追針計時上。而按壓過朗格計時按把的人應該都知道,他們創造出來的手感有多麼療癒。另一方面,純粹的追針計時在厚度(連同錶殼12.6毫米)和佩戴舒適度上,也比較符合日常使用的需求。如果真的要戴著出門的話。

 

1815 Rattrapante Honeygold “Homage to F. A. Lange”
18K蜂蜜金錶殼,錶徑41.2毫米,時、分、小秒針、追針計時,L101.2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8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限量100只,參考售價 歐元130,000。

 

當然,頂級的玩家收藏也可以選擇同時擁有陀飛輪、萬年曆、追針計時及芝麻鍊傳動系統的「Tourbograph Perpetual Honeygold “Homage to F. A. Lange”」。不過它最特別的地方其實不在功能(畢竟之前就出過了),是錶盤。Anthony表示,他們特別用與錶殼相同的蜂蜜金製作整面錶盤,並在主錶盤、主錶盤外圈、日期月相盤、月份閏年盤、星期及計分盤上,做出高低起伏的層次;且每一個時標、刻度、字樣都以0.15毫米的高度突出錶面,經過黑色鍍銠處理後,更加搶眼。

 

Tourbograph Perpetual Honeygold “Homage to F. A. Lange”腕錶,結合陀飛輪、萬年曆與追針計時等複雜功能。

 

「蜂蜜金是朗格獨有的材質,顏色非常漂亮,硬度是一般貴金屬的兩倍。」Anthony表示,這也是朗格採用蜂蜜金打造這三款”Homage to F. A. Lange”的原因。除此之外,三款新錶在機芯的夾板、橋板上也用了與以往的波紋完全不同的顆粒紋修飾。根據Anthony說法,這是他們從朗格古董懷錶中得到的靈感,讓現代的朗格與過去連結;至於手工雕刻擺輪橋板上的黑色鍍銠,則是用現代技術彰顯傳統工藝的做法。

 

採用浮雕的蜂蜜金錶盤,並透過黑色鍍銠處理凸顯金質的時標、刻度和品牌字樣。

 

現代人買單嗎?如此大費周章製作的一只昂貴腕錶?

「沒有人『需要』機械錶。」總裁Wilhelm Schmid說道。對他以及他世代的人而言,朗格的工藝價值或許很容易被理解。當然他也知道,年輕世代擁有不同思維。只是他並不覺得朗格在製造一款腕錶的時候是為了某一特定年齡層;或許有一些錶款確實看起來比較像是給年輕人,有一些比較像是給「老人」,但他們的目的其實很單純──給大家更多的選擇。

 

Tourbograph Perpetual Honeygold “Homage to F. A. Lange”
18K蜂蜜金錶殼,錶徑43毫米,蜂蜜金鍍銠浮雕錶盤,時、分、陀飛輪、萬年曆、月相、追針計時、芝麻鍊傳動系統,L133.1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36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限量50只,參考售價 歐元500,000。

 

為何選擇朗格?

「人類不是只有想著今天要吃什麼的動物,我們總是會追求更多。」Schmid說:「我相信我們在做的事對於那些追求漂亮的人是有吸引力的。我們為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感到驕傲。」

 

朗格全新1815 “Homage to F. A. Lange”腕錶,慶祝品牌誕生175週年。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