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只獨一無二腕錶呈現凡爾納瑰麗世界:MB&F LM Split Escapement Eddy Jaquet限量版腕錶

創立15年來,MB&F 陸續攜手當代多位製錶奇才共同創作,包含Kari Voutilainen、Eric Coudray、Stephen McDonnell、Jean-Marc Wiederrecht與Stepan Sarpaneva等不勝枚舉。品牌亦網羅知名設計師和藝術家,例如長年合作夥伴Eric Giroud和不按牌理出牌的Alain Silberstein,以及雕塑家夏航和當代畫家Sage Vaughn。現在,MB&F首次以鐫刻這項傳統工藝為主角,推出與 Eddy Jaquet合作的Legacy Machine Split Escapement系列限量腕錶,這位鐫刻大師發揮超凡絕倫的想像力與技巧,在8只獨一無二的作品中細膩刻畫儒勒·凡爾納(Jules Verne)筆下的瑰麗世界。

 

鐫刻奇才Eddy Jaquet可說是他的世代中,最天賦異稟的藝術家,並透過錶盤鐫刻講述最精彩動人的故事。Eddy Jaquet在1965年出生於瑞士納沙泰爾郊區的一個小村莊。他此生志向就是成為鐫刻師,所以自拉绍德封應用藝術學院(École d’Arts Appliqués)畢業之後便踏上鐫刻這條路,從 1987 年至今未曾停歇。自1994 年開始,他成為獨立鐫刻師,全然的自由也激盪出有史以來最精緻華麗的錶盤鐫刻作品。
他的作品通常基於現有的故事和文化敘事,但也富含各式各樣的虛構元素,Legacy Machine Split Escapement Eddy Jaquet限量腕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此系列8只獨一無二的手工鐫刻腕錶是以儒勒·凡爾納的小說為基礎,Jaquet再以充滿想像力的詮釋手法注入全新生命。Eddy Jaquet與MB&F的合作始於2011年,巧手為首款Legacy Machine腕錶在機芯橋板上鐫刻Kari Voutilainen和Jean-François Mojon之名,自此亦成為MB&F的好友。

 

只要Eddy Jaquet巧手一揮,腕錶即幻化為敘事交織的繁華織錦,在小眾的獨立製錶圈中獲得藏家一致讚賞。長期關注MB&F的錶迷對他的作品想必不陌生,Legacy Machine機芯的雕刻文字就是出自Eddy Jaquet之手,但對這位藝術天才而言,只稱得上牛刀小試。就像MB&F創辦人Maximilian Büsser所言:「我們和Eddy已經合作好多年了,但要Eddy Jaquet在機芯上刻名字,就像是拿偉大的史特拉第瓦里(Stradivariu)小提琴演奏《給愛麗絲》一樣,對於一個擁有驚人天賦的人來說,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大材小用了。」

 

LM Split Escapement Eddy Jaquet限量版腕錶《氣球上的五星期》(Five Weeks In A Balloon)
5N+玫瑰金錶殼,錶徑44.5毫米,Eddy Jaquet手工鐫刻錶盤,時、分、日期與動力儲存顯示,由Stephen McDonnell專為MB&F研發之LM SE機芯,分離式擒縱系統,包含懸浮於錶盤的平衡擺輪,以及位於機芯下方的錨形擒縱叉與擒縱輪,動力儲存7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5N+玫瑰金摺疊錶扣,建議售價NTD 5,460,000。

 

《氣球上的五星期》(Five Weeks In A Balloon)錶盤細節

 

居住於瑞士納沙泰爾的Eddy Jaquet,這次充分拓展作品的深度與廣度,不僅風格經典雋永,人物角色亦盡顯颯爽英姿,堪稱他的代表作。某方面來說,LM Split Escapement Eddy Jaquet限量版腕錶可說是一種必然交集。「我們坐在桌前集思廣益時,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儒勒·凡爾納的書,因為我是科幻小說迷,而且如果MB&F在150年前就創立,Eddy與我們合作的Legacy Machine系列就是當時我會端出的作品,」Büsser說。

 

Legacy Machine Split Escapement Eddy Jaquet限量腕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此系列8只獨一無二的手工鐫刻腕錶是以儒勒·凡爾納的小說為基礎,Jaquet再以充滿想像力的詮釋手法注入全新生命。圖示為《沙皇的信使》(Michel Strogoff)腕錶面盤。

 

《沙皇的信使》(Michel Strogoff)腕錶錶盤細節

 

Legacy Machine Split Escapement (LM SE) 系列腕錶提供相當寬廣的鐫刻面積,所以此次史無前例的合作會選中這款腕錶,也並不令人意外。在前期準備階段,Eddy Jaquet仔細鑽研儒勒·凡爾納這位19世紀法國大文豪的著作,至少閱讀了60本小說和短文集。最終選出8篇故事為此次限量版腕錶的主題,包含最廣為人知的《海底兩萬哩》(Twenty Thousand Leagues Under The Sea),以及較少提及的《哈特拉斯船長歷險記》(The Adventures Of Captain Hatteras) 等。

 

LM Split Escapement Eddy Jaquet限量版腕錶《地心歷險記》(Journey To The Centre Of The Earth)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插畫全部都是Jaquet在閱讀原作與參考所有相關改編影片和藝術作品之後,自行發想而來。書中戲劇化的場景和關鍵情節,透過Jaquet的想像力與精心設計,生動具象地轉化為鐫刻形體,並在LM SE機芯舞出最美麗的身段。Jaquet不只要將創意與鐫刻技巧發揮的淋漓盡致,還必須克服LM SE機芯的種種挑戰與侷限。鐫刻位置是在錶盤機板,雖然LM SE系列的錶盤機板正面大致平坦,但背面為了容納機芯各零件,是厚薄不一。所以鐫刻時不可能以一致的方式處理,在較薄處尤須格外謹慎,才不會在深雕刻時不小心刺穿這幅金屬畫布。

 

《征服者羅比爾》(Robur The Conqueror)錶盤細節

 

在製作過程中,也對原始錶款做了一些調整,以盡可能放大鐫刻範圍,讓Jaquet可以盡情施展絕妙工藝。全新設計包含鏤空日期顯示與動力儲存小錶盤,以及更寬的錶盤機板。為了配合加寬的錶盤機板,錶圈變得纖薄、錶殼尺寸也重新設計。隨著錶圈與錶殼尺寸改變,水晶鏡面也必須同步調整:在直徑增加的情況下,圓頂弧度跟著變小。

 

LM Split Escapement Eddy Jaquet《沙皇的信使》(Michel Strogoff)腕錶

 

為了使描繪的場景更鮮明突出,Jaquet配合各場景的需要,在圖案細節處以手工加上深色銠合金,使陰影變化更深刻入微。像是繪製《沙皇的信使》(Michel Strogoff)腕錶錶盤上因大火竄出的煙霧時,下筆力道就要輕,而《地心歷險記》(Journey To The Centre Of The Earth)錶盤上的海底世界則採用漸層陰影的技法。每款LM SE Eddy Jaquet限量腕錶從零件設計到實際鐫刻錶盤,都得額外投入300 多個小時的心力。

 

《從地球到月球》(From The Earth To The Moon)腕錶的錶盤細節

 

此系列演繹以下8本儒勒·凡爾納的著作,8款限量作品皆搭配18K玫瑰金錶殼:

《海底兩萬哩》(Twenty Thousand Leagues Under The Sea)

《從地球到月球》(From The Earth To The Moon)

《環遊世界八十天》(Around The World In Eighty Days)

《氣球上的五星期》(Five Weeks In A Balloon)

《哈特拉斯船長歷險記》(The Adventures Of Captain Hatteras)

《地心歷險記》(Journey To The Centre Of The Earth)

《沙皇的信使》(Michel Strogoff)

《征服者羅比爾》(Robur The Conqueror)

 

關於鐫刻

LM SE系列Eddy Jaquet限量腕錶的鐫刻錶盤機板以儒勒·凡爾納的故事為靈感,這位19世紀法國作家是公認的科幻小說重要先驅。每只獨一無二的腕錶均出自鐫刻大師Eddy Jaquet之手,為此,他大量閱讀(或重讀)凡爾納的作品,並博覽重要的延伸創作,像是書中的原版插畫(逼真程度想必經過凡爾納本人認可)或電影。接著,Jaquet在錶盤機板的模板畫上原創草圖,描繪每一則故事的關鍵場景,有時也在同一個錶盤機板上揉合多個戲劇畫面,交織出充滿故事性的華麗圖案。

 

舉例來說,描繪《海底兩萬哩》一書的錶盤機板可以看見名為「鸚鵡螺號」(Nautilus)的潛艇在深海某處探索著;從動力儲存錶盤上方的兩支殘柱即可看出是在描述尼莫船長和船員發現失落之城亞特蘭提斯的情節。相較之下,《地心歷險記》腕錶的錶盤機板則集結幾位主角深入地心的場景、地底下蘊含史前生物的大海,以及遠方一座噴發的火山。(有雷!)小說裡的主角們最後就是因為這樣回到地表。

 

要將豐富場景完整搬移至面積有限的錶盤機板確實有難度,Jaquet在事前雖已針對一些可能的狀況擬定對策,但有些時候只能遇到再想辦法解決。他第一個處理的是《氣球上的五星期》腕錶,在鐫刻前他詳細列出製作筆記,像是錶盤機板各處厚度不一等狀況。雖然機板正面是平坦的,但背面為了容納LM Split Escapement機芯的各零件而有多處挖空,變得有厚有薄。

 

錶盤機板有些地方厚度達1.15mm,所以Jaquet有充裕空間可以鐫刻,就算深雕刻也沒問題。但有三處特別脆弱,厚度僅0.35mm,所以鐫刻只能輕點而止,同時又不能影響到整體的細膩度與精緻感。

 

在同一個錶盤機板的製作筆記中,Jaquet也提到位在日期小錶盤的三隻斑馬,牠們正在非洲大草原一處水坑靜靜喝水納涼。原本的草圖其實並沒有這三隻動物,是鐫刻時為了讓整體視覺更平衡才加入。不過,Jaquet為此必須調整附近兩隻河馬的位置,也突顯出要創作完成度如此高的作品,靈活應變的能力必不可少。

 

Jaquet經常利用加深技法來突顯錶盤特定元素並強化場景的戲劇張力。常見作法是先全部塗上一致的深色塗層,再除去特定區域的顏色,創造出對比效果,但Jaquet這次選擇工序複雜好幾倍的作法(不過最終的藝術效果也更震撼強烈)。他以珠寶師用的電鍍筆在每一個錶盤機板上一點一滴鍍上深色銠合金離子塗層。他以秘密配方將原本銀白色的銠金屬與其他金屬混合為合金,調製出光澤感十足的深灰色塗層。

 

在Jaquet手中,電鍍筆彷彿畫筆一般,他層層疊加塗覆,並順應鍍銠工藝本身的特性,讓塗層自由覆蓋錶盤的凹槽與平面,變化出一系列深淺各異的灰色,用以展現不同質地與亮度。《沙皇的信使》腕錶錶盤上冒著濃煙的大火,即運用如此精湛的明暗對比手法:將教堂尖塔吞噬的濃煙,某些部分深黑如墨,某些薄可透光,如實呈現原著中的場景。《氣球上的五星期》腕錶錶盤上,河馬皮膚的黝黑光澤利用更像繪畫的微妙手法來顯現;《從地球到月球》和《地心歷險記》錶盤上,太空與海洋的漸層陰影則需要更嚴謹精巧的工藝與高度專注,搭配繁複疊加銠合金塗層,才能讓某些部分具有莫列波紋的效果。

 

關於LEGACY MACHINE SPLIT ESCAPEMENT 系列腕錶機芯

除了錶盤機板有寬廣的鐫刻空間之外,Legacy Machine Split Escapement也是令人嘆為觀止的獨特作品,搭配當代製錶界數一數二的奇才Eddy Jaquet,可以說再合適不過。腕錶搭載的專利擒縱系統是由製錶大師Stephen McDonnell為MB&F量身打造,首見於Legacy Machine Perpetual腕錶。而儒勒·凡爾納的小說讀來讓人完全抽離現實,因此,以如此奇幻想像為原型的鐫刻藝術,唯有LM Split Escapement腕錶才能充分駕馭。而且,Legacy Machine系列的誕生,也是源自MB&F創辦人Maximilian Büsser一個天馬行空的念頭:如果他不是生在1967年,而是1867年,會做出什麼樣的腕錶?與儒勒·凡爾納的小說相結合,可說是最圓滿的安排。

 

MB&F每一個作品都有雙重意涵:一是譬喻的層面,代表故事與靈感,一是字面的意思,就是機械振盪器。在Legacy Machine Split Escapement腕錶中,這兩層面和諧重唱,彰顯作品的核心理念。首款Legacy Machine腕錶可謂完美捕捉19世紀末與20世紀初世界博覽會驚奇與充滿希望的氛圍。而LM Split Escapement腕錶搭載的同名機制(分離式擒縱系統)大膽跳脫既定的製錶傳統,恰好與這種驚喜交集的滿溢情緒先後輝映。LM Split Escapement腕錶將游盤寶石、錨形擒縱叉和擒縱輪移至機芯另一側,讓本就神秘的平衡擺輪更令人著迷,就像魔術師巧妙隱藏蛛絲馬跡,讓觀眾在拍手叫好的同時,也無法猜透技法背後究竟藏著什麼玄機。

 

由於平衡擺輪相當敏感,又是走時精準的主宰,所以製錶師通常不願冒險採用太標新立異的擒縱系統。從純機械理論來看,衝擊點必須離振盪器越近越好,這也是為什麼擺輪構造從古至今沒有太大變化,都是將高度有限的零件緊密排列在一起,並將游盤寶石放置於平衡擺輪和游絲的正下方。

 

然而,LM Split Escapement腕錶的平衡擺輪和游盤寶石之間距離整整11.78毫米,也就是穿越機芯和錶盤以支撐振盪器的輪軸最終之長度。輪軸較長會增加振盪器受到干擾的可能,在往復扭擺之下也有可能變形。要取得這之間微妙的平衡,平衡擺輪的慣性和輪軸的剛性十分關鍵,而LM SE機芯是以高超工程技術製成,確保計時精準,萬無一失。

 

雖然分離式擒縱系統的技術難度極高,但LM SE的機芯仍保有設計美學與古典風格,呈現精美對稱,錶橋則輕掩其下各零件,並沿著黃金套筒和經沉孔處理的寶石軸承圓滑彎曲。就像任何完美的成就一樣,只展現優雅與精巧的一面,繁複工序則隱身幕後。除了Legacy Machine Split Escapement以外,沒有其他作品能與儒勒·凡爾納的驚人想像力、連貫創意和大膽相匹配,這也是MB&F和Eddy Jaquet最終選擇這款腕錶的原因。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