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江詩丹頓「製錶技術成就展」自8月23日至9月20日在台北101專賣店舉辦

自從1755年成立以來,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憑藉著對先進知識以及科技的掌握延續了製錶專業。錶廠長年持續不斷地擴充、探索此一嚴苛的knowhow,並且透過各式各樣的鐘錶複雜功能闡釋這套方法論。從追針計時碼錶到萬年曆、三問到大複雜功能組合,江詩丹頓「製錶技術成就展」展匯集了八款20世紀的傑作錶款,於8月23日至9月20日在台北Taipei 101江詩丹頓專賣店舉辦。

 

「悉力以赴,精益求精」François Constantin在1819年寫下的這句話總和了江詩丹頓的工匠富於遠見的精神以及對於卓越的追求。自從1755年製作出第一只錶款以來,品牌一貫體現在創作中的大膽與創新累積形成了錶廠的傳承。這一趟穿越品牌歷史檔案的旅程真實地呈現出品牌熱情而充滿好奇心的製錶大師代代相傳的技巧,除此之外同時也展示了科學與製錶才能的發展歷程。

 





江詩丹頓「製錶技術成就展」展出錶款之一—逆跳錶的代表作「Joueurs de volants(羽毛球玩家)」圓形懷錶。

 

透過精選的八只歷史錶款,本展向江詩丹頓工坊在20世紀取得的鐘錶機械成就致上敬意。「製錶技術成就」展集結了逆跳顯示、追針計時碼錶、萬年曆、三問錶以及具備多種複雜功能的錶款,從懷錶到將時間配戴在手腕上的美學,這些錶款反映了江詩丹頓深厚技術的全貌以及數百年來持續培養累積的專業素養。除此之外本展也再次強調了長久以來江詩丹頓對於「寓技術於風格」的努力。多虧了機芯的小型化以及技術的不斷進步,江詩丹頓得以在美學上展現出巨大的創造力,運用這份創意為江詩丹頓的風格融入了更加優雅與創新的品味。

 

展出錶款之一—計時腕錶 Ref. Inv. 12049 (1967年)

 

逆跳顯示

逆跳機芯的設計和調校需要精湛的手藝。首先研發這類機構意味著要能夠掌控指針在短短的數分之一秒內瞬間回彈將近180°時所產生的的巨大力道,而這點也正是逆跳的關鍵所在。除此之外它還展現了足以應付指針突發性移動的完美動力管理。除了時間顯示的原創性,凡此高超的技術還訴求要能夠同時兼顧高級鐘錶對於精準度的根本要求。

「Joueurs de volants(羽毛球玩家)」圓形懷錶 Ref. Inv. 10667 (1960年)
江詩丹頓在1920-30年代間透過「憑空揮舞的手臂」此一逆跳顯示懷錶毫不保留地展現出品牌的大膽創意。這款18K黃金的”Joueurs de volants”錶款正是這波潮流下的產物,面盤上以黃金、白金以及粉紅金雕刻而成的青年用他的右手指出小時,一旁他的夥伴則是在指示分鐘。

 

製錶史顯示逆跳在17世紀晚期已然出現在懷錶當中,在這些錶款裡時針會花上半天的時間劃過一個弧形後返回到起點重新開始。江詩丹頓從18世紀末開始將逆跳顯示融入到作品裡,此一複雜功能的原創性讓江詩丹頓得以自由發揮品牌在技術上的創意。裝載在帶有Verger Frères簽名的懷錶錶殼內,錶廠於1930年推出的「bras en l’air(憑空揮舞的手臂)」機芯乃是其中最著名的錶款之一。

 

「麥卡托」美洲地圖腕錶 Ref. Inv. 12055 (1996年)
這款18K黃金腕錶是在製圖學之父傑拉杜斯·麥卡托逝世400週年的時候打造的,除了在它精緻的手雕面盤上重現了麥卡托的美洲地圖之外,創新的逆跳顯示同樣是錶款為人所熟知的特色,圓規造型的指針分別用以指示位於面盤下半部的扇形逆跳小時和分鐘。

 

之後江詩丹頓又運用這顆機芯製作了其他款式,它們的主題有可能是苦行僧或是中國的術士,但重點同樣是利用角色的雙臂來充當逆跳的時分針。這些「憑空揮舞的手臂」錶款在往後數十年啟發了許多逆跳顯示的變化型,比方說1990年代的麥卡托雙逆跳腕錶以及Saltarello跳時-逆跳分鐘錶款。這些作品都是江詩丹頓在技術和美學嘗試上最令人驚艷的例子,而透過不斷地為現行產品線增添高階複雜款式——像是2020年推出的「Patrimony月相和逆跳日曆 – 限量鉑金珍藏系列」,時至今日江詩丹頓仍然持續在豐富此一傳承,甚至連2021年發表的「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渾天儀式陀飛輪萬年曆Planetaria腕錶」也同樣利用了日期、月份與星期的三重逆跳來為這款獨一無二的巨作賦予嶄新的詮釋。

 

“Saltarello”腕錶 Ref. Inv. 10740 (2000年)
隨著時代遞嬗,江詩丹頓已然發展出多種不同風格變化的逆跳顯示功能。在Saltarello錶款枕形18K粉紅金錶殼的中心位置我們選擇了以簡御繁:瞬跳小時以視窗顯示,逆跳分針則是大方地劃過粉紅金面盤的中央。

 

計時碼錶與追針計時碼錶

計時碼錶是最晚出現的鐘錶複雜功能之一。直到19世紀初製錶師們的精度水準才達到足以開發短時間測量系統的地步,這套系統能夠在不妨礙機芯運作的情況下讓指針停止並重新啟動。緊接著計時碼錶而來的是另一項同樣出色的發明,這套機制乃是設計成運用一種雙指針系統來同時測量多個事件。追針計時碼錶於1838年問世,時至今日它仍舊是最精密的機械結構之一,並且深受鐘錶玩家的推崇。

 

圓形計時懷錶 Ref. Inv. 11091 (1914年)
追針計時碼錶在設計以及組裝的複雜度上毫無疑問地是最精密的機械發展成果之一。1914年江詩丹頓將這項功能整合進黃金的”Lépine”式懷錶中,錶款光滑諧調的白色琺瑯面盤在12點鐘設有30分鐘積算計,6點鐘設有小秒針。

 

有賴於這套機構巧妙的技術,追針計時碼錶能夠針對數個同時開始但持續時間不同的的動作進行計測。當碼錶啟動時,計時指針和追秒指針兩兩重疊,一旦按下追針按把,追秒指針會暫時停止,計時指針則繼續前進。在記錄下頭一筆時間後,再按一次追針按把就能釋放追秒指針,緊接著它會瞬間追上仍在運行的計時指針。這套操作可以依需求重複多次,藉此來進行數個連續的計時動作。

 

20世紀之交全世界都著迷於賽馬和體育賽事,透過在優雅的懷錶中加入計時功能,江詩丹頓很早就投入了這個市場。多虧了機芯小型化的發展,錶廠在1917年以後也旋即開始在腕錶中使用複雜的導柱輪計時機構。多款憑藉著大膽的設計以及一貫的可靠性而為收藏家所熟知的歷史錶款都印證了此一趨勢,其中包括了1942年推出的計時碼錶Ref. 4083,同款的視認性以及雙橫槓式的錶耳都相當出色。另一個例子則是著名的Ref. 4072,江詩丹頓從1930年代一路生產這款計時碼錶直到1970年代初期,錶款長壽的理由正是來自於它歷久不衰的設計以及優秀出色的機芯品質。

 

計時腕錶 Ref. Inv. 12049 (1967年)
這款18K金腕錶是我們最受藏家和錶迷喜愛的計時碼錶之一。江詩丹頓從1930年代末開始生產此一款式直至1970年代初,錶款搭載使用了導柱輪系統的計時機芯,霧面拉絲的銀色面盤上和諧地配置著30分鐘積算計與小秒盤,除此之外還標示有測距以及測速刻度。

 

上個世紀勤懇耕耘的基礎如今已經內化成錶廠工匠們在計時碼錶領域上的專業素養,就像江詩丹頓在「Traditionnelle超薄雙秒追針計時 – 限量鉑金珍藏系列」當中所展現的巧妙詮釋,本款於2021年4月推出,搭載著名的3500自動上鍊機芯,堪稱是歷來最優秀的追針計時碼錶之一。

 

萬年曆

萬年曆是最難以研發的鐘錶複雜功能之一。作為鐘錶創意的一大傑作,此一機制能顧及格里曆的變化自動調校大小月,並且分辨二月的天數為28或29天,直到2100年以前都毋須任何修正。為了實現這樣的機能,機芯必須具備每48個月重複一次的機械記憶序列,製錶師們運用了一顆帶有深淺不同缺口的凸輪零件來解決這個問題,缺口愈深,月份就愈短,最終這些來自凸輪的資訊會透過一根探針傳遞至一枚用於操控各種顯示變化的巨大槓桿。這套機構象徵的是一個針對天文以及數學難題在技術上的解決方案,而江詩丹頓在1884年透過江詩丹頓推出的第一只萬年曆錶款提出了這個解方。

 

萬年曆腕錶 Ref. Inv. 12122 (1994年)
1984年江詩丹頓首度在腕錶中裝載萬年曆機芯。本款1994年發行的鉑金錶款使用了同一型號,這顆名作機芯以其精準度和可靠性備受推崇,至今仍舊活躍在我們現行的產品線中。藉由手工施作的鏤空與金雕,機芯的所有零件都經過挖空以及精心裝飾以凸顯它帶有月相的機械美感。

 

近一個世紀以來這項技術都專屬於懷錶,有賴於機芯小型化以及錶徑大型化的趨勢,1983年江詩丹頓做出了第一款裝載在超薄腕錶中的萬年曆(Ref. 43031),凡此也讓1980年代成了這項技術的轉捩點。本款搭載的名作機芯1120 QP達成了一項技術挑戰,時至今日它仍舊貴為江詩丹頓頂級款式的專用型號——像是Overseas的超薄萬年曆。同款最新的白金鏤空版本於2021年推出,透過錶面以及藍寶石水晶的透明底蓋使用者得以一覽1120 QPSQ/1的機芯零件,一本錶廠的優秀傳統,所有的零件都經過精雕細琢的鏤空並加以拋光打磨,藉此強化整體結構的機能美。

 

 

Traditionnelle Twin Beat萬年曆
950鉑金錶殼,錶徑43毫米,時、分、瞬跳萬年曆(日期、月份、閏年)、動力儲存顯示、雙振頻切換按把,3610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日(高振頻模式)/65日(低振頻靜待模式),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專賣店限定,參考售價NTD 6,800,000。

 

秉持著對創新持續不斷的追求,江詩丹頓於2019年推出了Traditionnelle Twin Beat萬年曆,藉此進一步擴充江詩丹頓的技術實力。驅動本款的3610 QP機芯具備雙振頻,凡此讓使用者能夠在沒有配戴的時候降低腕錶的動力消耗。這個動作有助於將動力儲存延長至65日,而此一技術躍進就此賦予了「萬年」這個形容詞真實的內涵,並且為傳統製錶開拓了嶄新的視野。

 

三問懷錶 Ref. Inv. 10652 (1938年)
這款1938年生產的圓形懷錶在它的鉑金錶殼內裝載了三問報時機構,錶款在小型化以及音質表現上堪稱真正的製錶成就。銀色面盤在6點鐘位置點綴有小秒盤,底蓋則是簡單地刻上了”E.G.R.”的字樣。

 

三問報時與大自鳴錶款

生於人們仍舊依賴燭光的時代,源自在黑暗中獲知時間的需求,兩百多年來報時錶一直都是江詩丹頓的強項,並且存在著各式各樣不同的形式,錶廠裡的製錶師一次次突破自我,製作出了一款又一款功能各異的報時錶、三問錶(依操作報知時、刻、分)、小自鳴(整點報時,並且在每刻單獨報知不帶小時的刻鐘)以及大自鳴(整點報時,並且在每刻報知帶有小時的刻鐘)。其中大自鳴被玩家們公認為音樂錶款的巔峰之作,只有非常少數的製錶師有能力掌握這裡頭的設計與結構所涉及的要求,零件之間的諧調不但要完美地讓時刻能夠正確驅動報時音,還要避免不同功能間的絲毫干擾有可能對整體機構造成的損害,確保機芯的可靠運作。此外考量到機芯要編排音錘每24小時敲擊音簧912次,動力管理的問題也相當要緊,更遑論對泛音聲調以及聽覺力道的控制等等know-how,凡此都限制了唯有經驗最豐富的製錶師方有能力製作此類錶款。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超卓複雜天文報時Ode to Music腕錶
18K 5N粉紅金錶殼,錶徑40毫米,時、分、萬年曆、月相、日夜顯示、日出及日落時間、晝長及夜長、季節、二至點、二分點、黃道十二宮、三問報時、錶背帶銀河、黃道及天球赤道軌跡的北半球透明星空圖、恆星時間,1731 M820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60小時,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獨一無二款式。

 

錶廠的歷史檔案證實了品牌的第一款報時錶是由創辦人的孫子Jacques Barthélemi Vacheron於1806年所製作的,而第一款具備大自鳴功能的江詩丹頓錶款則可以追溯至1827年。從此以後江詩丹頓持續培養並豐富此一傳統,最終成為眾多頂級玩家的收藏指標,其中包括了伯蒂亞拉大君於1909年訂製了一款帶有計時碼錶、鬧鈴以及日期和月相顯示的懷錶,除此之外美國的汽車製造商James Ward Packard也在1918年請江詩丹頓為他打造了一只具備計時碼錶、二問兼半刻問以及大自鳴功能的懷錶。結合了精妙的機械結構以及無可挑剔的音響共鳴,在二十世紀的一百年間,委託江詩丹頓製作問錶和大小自鳴功能的訂單從世界各地湧入。如今江詩丹頓持續傳承這門專業,其中又以少數僅製作唯一一只的訂製款式最具代表性,像是「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三問報時陀飛輪星空圖獅子座珠寶腕錶」的2755 TMRCC機芯便結合了三問與陀飛輪,除此之外同款還配備了旋轉星圖。

 

帶有天文萬年曆與測速刻度的計時三問懷錶,Ref. Inv. 10536 (1901年)
早在1900年江詩丹頓就設立了專門組裝大複雜功能錶款的工坊,像是這只結合了三問報時、帶有測速刻度的單按把計時功能以及天文萬年曆的18K紅金獵錶式懷錶就是出自該工坊之手。從美學的角度來看,透過將各種顯示和諧地配置在白色琺瑯面盤上所實現的完美視認性同樣也是這只名作錶款的出色之處。

 

大複雜功能組合

早在1900年江詩丹頓就設立了專門製作複雜功能腕錶的工坊,在這裡經驗最豐富的製錶師們濟濟一堂,各種充滿野心的錶款由此而生。大複雜功能的黃金年代在1920-30年代達到巔峰,在這些造型雅致的錶殼中結合了數種極其複雜的機械結構。這裡有兩個例子反映了江詩丹頓的工匠們對相關技術的掌握:1901年的三重複雜功能結合了三問報時、帶有測速計的計時碼錶以及天文萬年曆,1910年的獵錶式錶款則具備了萬年曆、二問以及月相顯示。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超卓複雜追針計時Tempo腕錶
18K 5N粉紅金錶殼,錶徑50毫米,厚度21毫米,時、分、真太陽時、陀飛輪、晝長及夜長、日出及日落時間、逆跳月相、三問報時;背面24小時第二時區、萬年曆(日期、星期、月份、閏年)、追針計時,2756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能65小時,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鱷魚皮錶帶,獨一無二款式。

 

結合了傳統製錶原理與最先進的機械發展,錶廠在近一個世紀以後延續了江詩丹頓史詩級的技術傳奇。經歷了八年研究,2015年江詩丹頓推出了史上最複雜的時計Ref. 57260,這款雙面盤懷錶具備57項複雜功能,其中包括了多種曆象以及雙逆跳顯示的追針計時碼錶。此一大複雜功能領域的獨特專業同樣透過21世紀風格的腕錶加以展現。2020年推出、僅僅打造一只的「閣樓工匠超卓複雜追針計時 – TEMPO腕錶」是江詩丹頓有史以來製作過最複雜的腕錶,錶款的正反兩面顯示有追針計時碼錶、萬年曆、多種天文功能、陀飛輪以及三問報時,而整合這款機械傑作的卓越機芯一共擁有24項複雜功能以及1,163枚零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