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航向蔚藍之旅:路易威登Voyager Flying Tourbillon “Poinçon de Genève” Plique-à-jour腕錶

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集美學藝術和高級製錶工藝之大成,將彩繪玻璃琺瑯(Plique-à-jour)藝術帶入21世紀。Voyager腕錶的錶盤化身為現代風格的彩色玻璃窗,展示出La Fabrique du Temps Louis Vuitton製錶工坊開發的完美飛行陀飛輪機芯,且錶盤上刻有著名的「日內瓦印記」(Poinçon de Genève)標誌。航向蔚藍之旅。

 

Voyager Flying Tourbillon “Poinçon de Genève” Plique-à-jour
950鉑金及18K白金錶殼,錶徑41毫米,手工彩繪玻璃琺瑯錶盤,時、分、飛行陀飛輪,LV 104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80小時,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50米,小牛皮錶帶,參考售價NTD 10,750,000。

 

掌握和復興傳統技藝可以視為路易威登的代名詞。於創立之初,品牌就將工藝視為根本美德的核心。路易威登選擇彩繪玻璃琺瑯(法語為Plique-à-jour,一個最早收錄於14世紀之編年史中的詞彙)工藝,目的是復甦此種珍罕而複雜的技術,目前歐洲僅有極少數工匠保有此項技術的知識。儘管燒製琺瑯的過程非常漫長、辛苦,但是展現的剔透度、光澤度和細膩色彩絕對無可比擬。專家們歷經數個月的精心研究,終於創造出迷人的藍色漸層。為了實現此效果,品牌與La Fabrique des Arts工坊的多位琺瑯大師合作。Voyager Flying Tourbillon “Poinçon de Genève” Plique-à-jour錶盤完全由La Fabrique du Temps Louis Vuitton製錶廠製造。

 

琺瑯師使用畫筆在每一個部分上色,遵循最傳統的毛細管填充作用,為此件精巧的彩繪玻璃藝品注入生命。

 

技術結合美學的壯舉
極致細膩的彩繪玻璃琺瑯技術是由公元4世紀至5世紀的拜占庭工匠首創,製造工序包含在沒有任何支撐的情況下為琺瑯著色。路易威登從現存的各類型彩繪玻璃琺瑯工藝中,選擇了西方最古老,同時也最具挑戰性的「percé」技術。

琺瑯師使用畫筆在每一個部分上色,遵循最傳統的毛細管填充作用,為此件精巧的彩繪玻璃藝品注入生命。由於釉料非直接附著於錶盤背面,而是附著於鏤空的結構中,因此琺瑯師的動作必須快速而輕柔,確保釉料均勻分布,沒有氣泡產生。此種表面效果可以為 Voyager腕錶提供前所未有的剔透度和通透感,是一項真正的技術成就。引人注目的白K金錶盤上裝飾著重複交疊的V形(代表Vuitton)圖案,以生動、璀璨的時尚手法重新演繹彩繪玻璃琺瑯。此款腕錶細膩的配色和琺瑯表面的尺寸,使整體效果更吸睛,12點鐘位置的中央錶盤為最佳證明。由群青、天藍、藍灰三種華麗的藍色,構成閃耀蛋白光澤的飽滿漸層色彩。

 



La Fabrique du Temps Louis Vuitton製錶工坊將彩繪玻璃琺瑯的獨家專業知識與飛行陀飛輪機芯的精湛技術結合,完美掌握高級製錶工藝的精髓。

 

除在較大表面上完成彩繪玻璃琺瑯的難度外,指針安裝同樣體現出路易威登的精湛技術。為了確保指針可以完美運作,環圈必須精準對齊,並由人工調整至釐米等級。此組件彷彿平靜地漂浮在藍色錶盤的中央,恆久穩定地懸浮在色彩細膩的琺瑯上。此項成就為我們製錶廠琺瑯師具有獨創技巧與嫻熟經驗的最佳證明。總計需要五至六層的半透明琺瑯,以及相同次數的窯燒,才能獲得此令人驚艷的透明感,而每一個錶盤都需要投入大約100小時的製造工時。

此件令人著迷的藝術品,在Voyager的前衛錶殼中綻放出耀眼光芒,錶殼輪廓是呈現為方中之圓的造型,此結構使腕錶更引人注目。藉由讓光線穿過錶盤,使琺瑯表現出明暗對照的效果,可以充分欣賞腕錶無比精緻的機械裝置。此款搭配獨特鏤空機芯日內瓦印記手動上鍊LV104機芯的頂尖作品,所有零件均經過手工打磨,即使是最小的齒輪也不例外。La Fabrique du Temps Louis Vuitton製錶工坊將彩繪玻璃琺瑯的獨家專業知識與飛行陀飛輪機芯的精湛技術結合,完美掌握高級製錶工藝的精髓。

 

V形的動感加上機芯的垂直定位和錶盤的彩繪玻璃琺瑯圖案,賦予此款陀飛輪真正獨一無二的個性。

 

頂級飛行陀飛輪裝置
此款飛行陀飛輪由La Fabrique du Temps Louis Vuitton製錶工坊獨家開發和設計,是品牌在當代高級製錶領域之精湛技藝的標誌作品。路易威登選擇製錶領域中最具代表性的複雜功能,設計出具有漂浮陀飛輪特色的創新錶款。機芯全部168個零件的組裝時間超過120小時,動力儲存長達80小時。

標誌陀飛輪的框架呈大V形,每分鐘旋轉一圈。V形的動感加上機芯的垂直定位和錶盤的彩繪玻璃琺瑯圖案,賦予此款陀飛輪真正獨一無二的個性。更引人注目的是,Voyager Flying Tourbillon “Poinçon de Genève” Plique-à-jour刻有著名的日內瓦印記。日內瓦印記創立於1886年,是在製錶過程中,所有零件皆採取最精湛的製造技術和加工水準的證明。該印記位於9點鐘位置,在琺瑯錶盤下方清晰可見。

 

錶款搭配獨特鏤空機芯日內瓦印記手動上鍊LV104機芯的頂尖作品,所有零件均經過手工打磨,即使是最小的齒輪也不例外。

 

Voyager Flying Tourbillon “Poinçon de Genève” Plique-à-jour結合了登峰造極的精湛技藝、最精良的機械機芯與日內瓦印記,是製錶界真正的大師級傑作,並真正實現了路易威登自1854 年創立以來的遠大夢想。

 

更多Louis Vuitton相關報導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