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強動力,制霸十年無人能比:A. Lange & Söhne Lange 31推出18K白金錶殼灰色面盤款式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發明因需要而誕生,對倚賴發條動力運行的手錶而言,上鍊一直是不得不的麻煩,於是自動上鍊手錶、石英錶被發明出來。然而,對固守機械錶領域的製錶師而言,無論是手動上鍊或是自動上鍊,長日鍊手錶始終是錶界持續創新的熱門話題。畢竟,追求動力的欲望始終存在人類的內心深處,就像引擎的怒吼聲總是讓人血脈噴張一樣。對製錶師而言,追求充沛動力的理想當然存在,只是他們不僅必須和空間有限的現實妥協,更得服膺腕錶講求穩定和均勻的準則。

 

自2007年發表以來,近十年間,朗格的Lange 31是第一款亦是唯一一款動力儲存長達31天的機械腕錶,至今沒有其他錶款能出其右。

 

2000年,Patek Philippe推出內載Cal.28-20/220機芯的十日鍊手錶Ref.5100,鐘錶界一場關於動力儲能和輸出的競賽於焉開始,幾乎每個廠家都推出有七日和八日鍊的手錶。動力儲能到底有沒有界限?當很多錶迷開始思索這樣的問題的時候,A. Lange & Söhne在2007年推出了動力儲能達到31日(744小時)的Lange 31手錶,它將會世上一次上鍊能運行最久的手錶,但它也會是錶界追求儲能的究極之作嗎?

 

Lange 31全新款式,配備18K白金錶殼與灰色面盤

 

近十年過去了,朗格的Lange 31至今仍是第一款、亦是唯一一款動力儲存長達31天的機械腕錶,至今沒有其他錶款能出其右。Lange 31內置的專利恆定動力擒縱系統,可持續提供均勻扭力。這個巧妙裝置設於主發條盒和走時輪系之間,精準無比。在2017年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SIHH)上,朗格率先呈獻全新18K白色黃金與灰色錶盤設計的Lange 31,並限量發行100枚。

 

Lange 31是第一款、亦是唯一一款動力儲存長達31天的機械腕錶,自藍寶石水晶玻璃底蓋可見到其搭載的 L034.1機芯,以及利用螺絲把來上鍊的特殊上鍊裝置。

 

Lange 31配備直徑45.9毫米的18K白色黃金錶殼和精緻的灰色錶盤,乍看之下難以察覺手動上鏈機芯的強大動力。只有大型動力儲存指示上端的白色數字「31」以及朗格大日曆顯示下方的細小字樣,才稍稍露出端倪,揭示機芯完全上鏈後,腕錶可運行一整個月。為機械腕錶注入744小時動力儲存,本身已是一大技術挑戰,而要確保運作由始至終保持精準,更是難上加難。

 

Lange 31搭載的L034.1手上鍊機芯

 

理論上來說,你可以打造出一只動力儲能達到365天的手錶,只要你的發條盒夠多夠大,發條夠長、夠強、夠有力。然而,動力強悍和動力輸出平穩持久是兩碼子事。就像Pirreli所說的:「光有動力就像暴虎馮河,如果你不能讓引擎上路,再強的引擎也不過是廢物」。製造出能容納三十一日運行動力的發條很困難,但要節制發條輸出的動力和扭力,達成精準計時的曲線更難。A. Lange & Söhne為Lange 31製作出重疊的兩個25毫米直徑的發條盒,其內各有一條長達1.85公尺的發條,是一般手錶發條的五到十倍長度。發條的動力足以推動齒輪運行一個月了,但是如何能駕馭這強悍的猛獸,讓31日的2,678,400秒鐘,每一秒的滑移都均勻平順呢?

 

Lange 31腕錶所搭載的L034.1機芯,其發條長度達1.85米。

 

A. Lange & Söhne的解決方案是被稱為Remontoire「恆動力裝置」的古老方法。一只手錶精準計時的關鍵有二,其一是發條提供行輪系和指針運行的動力,其二則是優良的擒縱系統可以一致而平順地傳輸並節制這樣的動力。為了確保無論發條是上滿或是即將儲能耗盡時,由發條鼓傳送到擒縱裝置的動能都能隨時保持恆定,早在15世紀的鐘樓時代,Jobst Bürgi就發明了名為remontoire的「恆動力裝置」,確保發條無論是上滿或是即將儲能耗盡時,由發條鼓傳送到擒縱裝置的動能都能隨時保持恆定,以增進計時的精準度。而Lange的始祖Ferdinand Aldoph Lange,也早在1866年左右就發明過自己的擒縱型恆動力裝置。到了近代,因為發條材質和製作技術的演進,這項設計也因為失去必要性而逐漸被捨棄遺忘了。一直到F.P Journe在1999年發表了Tourbillon Souverain陀飛輪手錶,利用remontoir裝置來進一步改善發條動力傳輸的一致性,才又引起世人的重視。

 

Lange 31搭載的L034.1機芯,可見到其恆動力結構與擒縱。

 

經過幾個世紀的發展,有兩種remontoir裝置被發展出來,一種是所謂的「行輪系」恆動力裝置(Train Remontoires),另一種是「擒縱系」恆動力裝置(Escapement Remontoires)。兩者基本上都是將一個恆動發條(spring)或彈簧片(blade),裝置在行輪系或是擒縱裝置之內,藉以調節發條鼓的動力。F.P Journe的Tourbillon Souverain恆動力陀飛輪屬於Train Remontoir,其調節器採用彈簧片設計,它能每一秒蓄積來自發條盒的能量,再平均將能量輸送至陀飛輪擒縱裝置上。DeWitt所發表的另一只Academia Tourbillon Constant Force也是,不過它的調節器則由一個位於陀飛輪籠架和第三番車之間的恆動器發條和四個慣性擺重金屬組成。

 

FPJ的陀飛輪橫動力裝置屬於Train Remontoire,其恆簧片裝在行輪系間

 

你可以說Lange 31所搭載的L034.1三十一日鍊機芯並非無中生有的原創發明,而是存在已久的智慧再昇華,但這的確是天才才能構思出來的完美方案。A. Lange & Söhne發現Remontoire裝置的設計概念正好可以作為一種完美的緩衝器,將L034.1充沛無比的雙發條盒動力調節為綿延不絕的平穩輸出。Lange的Remontoire在設計上屬於Escapement Remontoire,獨特設計的槓桿、齒輪、一個近似三角形的凸輪和一個裝置在第四輪上的發條,構成了恆動裝置的主要部份。這個恆動力調節器每十秒蓄積一次來自主發條盒的動力,再平均將能量經由架在軸承桿上的恆動星輪輸送至擒縱裝置上。於是,可連續運行達三十一日的強大動力被馴服為具有一致扭力和振幅的力量,準確地計數著每一秒。

 

Lange 31的恆動力裝置屬於Escapement Remontoire,上圖可見到其三角凸輪、恒動裝置彈簧,以及獨特造型的槓桿和齒輪。

 

Lange 31具有時、分、小秒針、大日期視窗和動力儲能顯示,內載L034.1手上鍊機芯,由406個零件組成,其製作保有朗格德國銀基板、黃金套筒、藍鋼螺絲和鵝頸式微調等特色。為容納L034.1直徑達25毫米的發條,Lange 31的錶殼直徑達到46毫米,厚度也達15.9毫米,是Lange目前最大的手錶(大小約相當於IWC的Big Pilot手錶)。錶徑雖大,但是朗格的工程師仔細依人體工學設計弧度,佩戴起來相當舒適。

 

 

關於朗格

德累斯頓製錶師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於1845年創立自己的製錶廠時,同時亦為薩克森的製錶業奠下基石。他所製作的精準懷錶依然備受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所追捧。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朗格的百年基業遭遇東德政權的充公沒收。創辦人的曾孫瓦爾特?朗格(Walter Lange)把握機遇,於1990年開始朗格復興之路。時至今日,朗格每年僅出品數千枚代表最高品質的金質或鉑金950腕錶。全部搭載由手工精心修飾並組裝的獨家機芯。自1994年起,朗格研發出59款錶廠自製機芯,並雄踞世界高級腕錶品牌的領導地位。品牌的標誌錶款,如在一般腕錶中配備首款大日曆顯示的LANGE 1、具有精準跳字裝置的ZEITWERK,均為朗格的代表作。具有精密複雜設計的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ZEITWERK MINUTE REPEATER、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展現出朗格於製錶技藝上力求完美的決心。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Julia

Julia

執編華時文化
狐狸告訴小王子說:「喏,這就是我的秘密。很簡單,衹有用心才能看得清。實質性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正因為你為你的玫瑰花費了時間,這才使你的玫瑰變得如此重要。」 我以為腕錶,以及一切可能讓人生更美好的事物,都當作如是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