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2024閏年來臨,以朗格Lange 1萬年曆腕錶紀錄四年一遇的珍稀瞬間

2024年是個特別年分。沒錯,今年是閏年,這代表說為了彌補格里曆與太陽年的誤差,今年的2月將會從28天變成29天。對於大眾來說,2月29日不過是每4年的日常生活會出現,稍稍顯得有些不同的日子,然而對於喜歡及有在研究曆法機械結構的錶迷們來說,這一天可就非常值得期待了。是時候拿起珍藏的萬年曆腕錶,用雙眼見證它自動計算閏年的瞬間,感受鐘錶工匠們的技術與心血。

 

當萬年曆腕錶上的閏年顯示指到數字4,代表閏年已至,當年2月將會有29天。

 

1月1號,新年開始的瞬間,閏年顯示從 3 跳到 4。從那一刻起倒數 59 天後,腕錶上的日期正確地從2月28日轉換為2月29日,然後在當天午夜直接切換到3月1日。傳統上要達成這種效果,必須由結構中一枚48的公式輪來控制月份顯示,以對應四年循環中三個平年和一個閏年內48個月份的不同長度。此公式輪每四年旋轉一圈,設有以指形桿為範本的凹槽及凸起處。凹槽越深,裝置就越快切換到下個月的1號。公式輪最深的凹槽對應四個二月,當中一個深度相對較淺,以對應閏年的二月來顯示閏日。

 

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
950鉑金錶殼,錶徑43毫米,時、分、陀飛輪、萬年曆(日期、星期、月份、閏年)、月相、追針計時、芝麻鍊傳動系統,L133.1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36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

 

此機制能夠辨識整個世紀中每個月份的不同長度,然而根據格里曆規定,西曆規定能以100整除的年份必須同時能被400整除才算閏年,所以例如2100、2200或2300等年分是沒有2月29日的。然而以公式輪為標準的萬年曆結構無法自行分辨此規則,因此目前市面上有需多萬年曆腕錶在推出時,都會明言其在2100年時必須進場或手動調校。上述的萬年曆結構起源於18世紀中葉,由英國鐘錶大師 Thomas Mudge發明,數百年來各大品牌將其視為工藝實力的展現,持續鑽研之際也漸漸地發展出屬於自己的路線及巧思。其中,朗格Lange 1萬年曆腕錶的做法,便是錶迷們津津樂道的獨特作品。

 



L133.1手動上鍊機芯,齊集五大複雜功能:芝麻鏈傳動系統、陀飛輪、追針、計時碼錶和萬年曆。

 

目前朗格推出過的9款萬年曆腕錶中有7款採用上述結構,然而剩下的2款,是朗格為了堅守設計思維而對傳統發起的挑戰。1994年10月24日,在二戰後續影響下沉寂的朗格浴火重生,憑藉4款新作品正式邁向現代化。其中最具開創性的,當屬Lange 1,招牌大日期、偏心時分盤與小秒針三足鼎立,和諧共處,呈現一個比例勻稱的三角形,一舉打破了錶盤設計的常理規範。

 

當朗格創辦人曾孫Walter Lange(中)於1990年著手重建朗格的時候,得到了時任積家與IWC總裁的Günter Blümlein(左)的大力幫助,並於1994年10月24日在德勒斯登皇宮發表包含Lange 1等四款腕錶(右為朗格前總經理Hartmut Knothe)

 

獨特的三角形布局,成為現代朗格不凡基因的最佳表徵,而品牌也將其視為系列腕錶設計時的首要規範,不論功能如何改變,只要是Lange 1,就必須遵循這黃金三角。這光聽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腕錶的功能關係到需要顯示的資訊,不只數量各不相同,還得考量到表達方式是否清楚合適。就以萬年曆舉例,它需要說明時、分、秒、日期、星期、月份、閏年,有的甚至加上了月相及日夜,若Lange 1必須維持三角形布局不變,這麼多的曆法資訊該何去何從?就在2012年,朗格藉由搭載全新L082.1機芯的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對「空間利用」這個難題交出了漂亮的解答。

 

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er
18K白金錶殼,錶徑41.9毫米,時、分、小秒針、萬年曆(大日期、逆跳星期、月份、瞬跳閏年)、月相、日夜顯示、陀飛輪,L082.1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0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皮革錶帶。

 

分析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的錶盤元素,你會看到最招牌的大日期因為它的代表性而獨立存在;時分盤作為腕錶最主要功能,也排除掉了其他元素的干擾;而組成三角形的第三個端點,擇一次容納了月相與小秒針2種功能。至此三角形已經完成,剩餘的功能,朗格選擇這樣「收納」──日夜顯示以小圓環顯示在偏心時時分盤內,逆跳星期取代在其他Lange 1 腕錶上動力儲存的位置,瞬跳閏年僅以一個小視窗顯示,而閏年視窗外邊的箭頭,則結外圈跳字環指出當下的月份。

 

L082.1自動上鍊機芯。

 

朗格無疑極大幅度地改變了傳統萬年曆的顯示方式,這不僅意味著視覺上的重新設計,也代表在內部運作的曆法判定結構必須大破大立。其中最具挑戰性,也最值得深入探討的,當屬月份跳字環。由於它處於外圍,每次月份更替時,圓環必須向前推進 30 度,若與傳統結構中的公式輪相比較,其推進幅度將增加整整四倍。因此朗格決定構思一種替代方案來驅動月份環,以及一種創新方法來為每個月份的長度取樣。

 

 

月份環的內部輪廓設有12個凹槽,並設有三種深淺,用以區分31日的大月、30日的小月以及2月。此凹槽搭配取樣槓桿,隨著時間運作,槓桿沿著內輪廓滑動並「讀取」凹槽的深度,凹槽越深、月份越短,跳至下個月的切換過程亦越早開始。那29日的閏年2月樣如何區分?取樣槓桿的另一個分支設有延長器,此延長器在時間系統走到2月時,會接觸閏年顯示下方的凸輪,如靠近凸輪的較長半徑,取樣槓桿的凹陷角度將會比普通年2月時來的淺,切換過程就因此從28日改為29日。

 

用以判斷月份的採樣槓桿,右邊分支用於測量月份環內側凹陷的深淺,左邊分支與閏年顯示齒輪互動,辨別2月日期數量。

 

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是一次全面性的整合思考。Lange 1沒有變形,萬年曆的曆法顯示也一個不漏,兩大創作元素沒有一點妥協或屈就,向世人展現朗格內外兼修的超強實力。在第一款Lange 1萬年曆作品推出9年後,朗格再度利用相同的思維推出新款Lange 1 Perpetual Calendar腕錶,搭載相同的外圈月份環系統、取消陀飛輪裝置的L021.3機芯,把月相、日夜顯示與小秒針集合在同一個端點上,使無形的三角形線條顯得更加具體清晰。

 

Lange 1 Perpetual Calender
950鉑金錶殼,錶徑41.9毫米,時、分、小秒針、萬年曆(大日期、逆跳星期、月份、瞬跳閏年)、月相、日夜顯示,L021.3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0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皮革錶帶。

 

的確,2月29日,這個日期、或者說這種日期顯示,需要經過4年的漫長等待,才能看到這麼一次。然而當你深入研究萬年曆腕錶的機械結構,了解它足以精準判讀曆法長達百年之久的原理,那智慧與技術的結晶之美,絲毫不受任何時間限制。或許鐘錶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這種化無形於有形的過程裡,再次超越、化為永恆的藝術精神。

 

小秒盤結合月相及日夜顯示的雙層結構。

 

更多A. Lange & Söhne相關報導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