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珠寶上鑲嵌時間:Piaget珠寶錶后時光風華展

鐘錶向來被當作男人的玩物,所以人們在創作、欣賞一只腕錶的時候,常常也是帶著男性的眼光。但如果站在女性的角度呢?複雜功能真的重要嗎?或許應該用鑽石取代複雜的切工與拋光?那就是珠寶錶了。關於珠寶錶,伯爵創作得很有意思,在以美為主要考量的設計下,珠寶相當耀眼,時間反倒成了配角。古董錶如此,衍伸到現代亦然。

 

伯爵「珠寶錶后時光風華展」於9月1日至10月30日於台北、台中各專賣店中展出多款古董珠寶時計。

 

古董錶很容易讓人以為就是散發一股古典味、於表面顯露歲月痕跡的老錶,論樣式、精細度可能都與現代的高級腕錶稍有落差。但在伯爵今年舉辦的「珠寶錶后時光風華展」中見過他們舊時代的作品後,完全不會有與時代脫節的感受,甚至,把古董與現代錶款放在一起比較,還難以分辨。這究竟是前衛,還是復古?或許也可以說是一種關於美的一致性吧。

 

從珠寶的角度製錶
關於鐘錶,不管是掛在牆上、放進懷裡還是戴在手上,最重要的功能,理當是顯示時間。所以簡單、易讀不只是一種風格,也是身為一個計時器最基本的考量。但換個角度想,如果我想要一只珠寶錶,只為好看、順便讀時,不行嗎?伯爵的本行雖然是製造機芯,但是他們在1970年代卻以珠寶為主角,創作出大量的鑲嵌時間的華麗配件。對,不是在錶上鑲嵌珠寶,而是在珠寶上鑲嵌時間。這樣的作品可以掛在頸部、隨服裝的設計垂落胸前,當然也可以戴在手上。不過最重要的不是讀取時間,是美。

 

繽紛時代,永遠都在
近年很多品牌喜歡出一款錶,搭配紅黃藍綠各種顏色的錶盤、錶帶,讓腕錶看起來更有活力,也繽紛了整個鐘錶產業。不過這真的不是現代才有的事,至少伯爵在1960年代就曾做過不少採用寶石面盤、顏色鮮豔的珠寶錶。歸功於1957年誕生的9P機芯,也就是當時全世界最纖薄、僅僅2毫米的手上鍊機芯,那些搭配了薄薄一片綠松石、青金石、孔雀石或薔薇輝石面盤的手錶,得以適中的尺寸呈現,在本來就不流行大錶的年代,小巧玲瓏。正是這樣精緻、閃亮又顯現獨特紋路的珠寶錶,打動了美國第一夫人賈桂琳‧甘迺迪。

 

延伸優雅的曲線
在錶盤上對稱是一種美學,但有的時候,不對稱反而更具美感。譬如Limelight Gala,刻意用上下不依的錶耳塑造出一個S形曲線,讓圓潤的錶盤多了些變化。這樣的設計來自1973年,或許當時伯爵也不知道40幾年後它會備受喜愛,他們就這麼在錶耳上鑲嵌了50顆總重約3.6克拉的圓形切割鑽石,搭配柔軟的金屬鍊帶。儘管今日的Limelight Gala稍有不同,不過S形鑲鑽錶耳、彎曲度高的米蘭鍊帶依然是精髓,依然是一種具強烈識別度的優雅風格。

 

Piaget伯爵 珠寶錶后時光風華展
9月1日至14日:台北101伯爵專賣店(台北市市府路45號3樓)
9月15日至30日:台北微風廣場伯爵專賣店(台北市復興南路一段39號1樓)
10月1日至14日:台中大遠百伯爵專賣店(台中市西屯區台灣大道三段 251 號1樓)
10月15日至30日:台北SOGO復興館伯爵專賣店(台北市忠孝東路三段300號2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