蘊藏深處的極致美態:A. Lange & Söhne朗格腕錶的傳統裝飾技術

自上世紀以來,舉世談論到「高級製錶」眼中所見僅有瑞士一國而已,一直到1990 年代,德國格拉蘇蒂地區奮然崛起於高級鐘錶市場,以獨特的德式原創風格大放異彩,展現足以和瑞士鐘錶分庭抗禮的姿態,朗格(A. Lange & Söhne)正是引領格拉蘇蒂鐘錶業崛起和中興的最大功臣。能迅速擄獲挑剔錶迷的青睞,朗格錶的成功,除了高超的複雜功能、截然不同於瑞士鐘錶的德式風情等這些外顯的優點外,更重要的是品牌連ㄧ般人肉眼難以辨識之處,也執著於運用傳統手工技藝,將其修飾到盡善盡美的境地。接下來,就讓我們以高倍數微攝鏡頭帶領各位讀者領略朗格腕錶的傳統裝飾技術。

 

朗格創辦人Ferdinand Adolph Lange

 

話說, 位於德國東北部與捷克邊境Muglitz 山谷中的格拉蘇蒂(Glashütte),早年村民大都仰賴開採銀礦為生。但隨著銀礦蘊藏的枯竭,居民也陷入貧窮的無奈之中。出身當地的宮廷鐘錶師Ferdinand Adolph Lange得悉村民的窘境之後,決心協助當地因礦產萎縮而失業的礦工能順利轉業謀生。Ferdinand Adolph Lange曾遊歷歐洲各國學習製錶技藝,並曾在寶璣大師的門下習藝多年。靠著薩克森邦政府所撥給的一筆貸款,他在1845年12月7日在格拉蘇蒂創設了第一家生產鐘錶的工作坊 A. Lange & Cie,並開始訓練當地的銀礦工人及農民轉行製作鐘錶營生,從而在此締創了德國最具規模的鐘錶工業。1868年,Ferdinand Adolph Lange的兒子Richard和 Emil先後加入公司,並更名為 A. Lange & Söhne。

 

朗格的製錶師以巧手操作機器,在機芯上以細小重疊的圓形構成魚鱗紋(雲狀飾紋),主要應用在橋板與夾板。

 

在朗格,所有零件的邊緣均需以手工加以倒角打磨修飾,讓它成為完美的45度邊角。

 

一如眾所周知的,格拉蘇蒂的鐘錶業在二次世界大戰後期受到重創,1951年更因被東德收歸國營,讓格拉蘇蒂與西方世界幾乎完全隔絕。一直到1989 年柏林圍牆被推倒,1990年東西德統一,令人意想不到的歷史轉折也為格拉蘇蒂的製錶業帶來莫大的轉機。格拉蘇蒂製錶始祖Ferdinand Adolph Lange的後裔孫子 Walter Lange再度復興A. Lange& Söhne 品牌。他在 1990年成立了Lange Uhren GmbH,在Günter Blumlein的協助之下,浴火重生的朗格在1994年推出復出後的第一批手錶,包括當代最富傳奇性色彩手錶之一的 Lange l和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Walter Lange等人為公司訂下了遠大高尚的目標,著眼於一舉攻入頂級手錶的市場,立意要製造全世界最好的手錶。

 

朗格的腕錶從簡單的三針腕錶到高度複雜如右圖的這枚Lange Zeitwerk Striking Time的機芯,一律都經過最完美的細節裝飾,使其成為非凡的藝術品。

 

Walter Lange的決心和堅持來自於他的祖先Ferdinand Adolph Lange,一個追求完美、又有遠見的製錶大師。他曾形容他的經營哲學是:「高質素的工藝確保物有所值,我們的朗格的製錶師以巧手操作機器,在機芯上以細小重疊的圓形構成魚鱗紋(雲狀飾紋),主要應用在橋板與夾板。在朗格,所有零件的邊緣均需以手工加以倒角打磨修飾(Chamfering),朗格創辦人Ferdinand Adolph Lange 讓它成為完美的45度邊角。目標是為顧客提供頂級質素的腕錶,為客戶做到最好。」

 

Walter Lange先生仰望先祖、朗格品牌創辦人Ferdinand Adolph Lange的銅像。

 

朗格中興後便宣示將持續恪守這項承諾,以最嚴謹的製作態度和熱情,在瞬息萬變的世界中締造永恆。在這樣的目標下,A. Lange & Söhne 宣誓只製造機械錶,只生產貴金屬錶殼的手錶、只使用自製機芯,所有機件均以最精密機械製造,再以人工打磨,而且只鎖定極為限量的代理商和銷售額,確保其稀有性。「讓手錶自己為行銷說話」的策略讓 A. Lange & Söhne在短短數年內,成為全球眾多錶迷和頂級鐘錶代理商夢想擁抱的品牌,以及收藏家心裡最高品質的手錶之一。

 

朗格的製錶師以巧手操作機器,目標是為顧客提供頂級質素的腕錶,為客戶做到最好。

 

我們以朗格L903.0手上鍊機芯為例,利用十張近攝圖片來解析朗格高端的裝飾藝術工藝。

 

精雕細琢的朗格裝飾工藝

隨着時代的變遷,過去代表著高級製錶工藝必然標準的許多特色,今日則因為節省生產成本的關係,逐漸遭到遺忘或疏忽。只有朗格仍然堅守這些標準,其中最重要的一項,便是所有的機芯零件,即使藏匿在佩戴者看不見的隱密角落,其表面都必須經過手工精細地加以裝飾。因為,唯有精準無比的機芯再加上臻至完美的細節裝飾,兩全其美,才能讓腕錶成為非凡的藝術品。這樣對細節無謂的堅持,正好彰顯朗格對於完美的不懈追求。除了德國銀機板、3/4夾板設計、黃金寶石套筒和擺輪夾板雕花等眾人孰知的特色外, 朗格運用在機芯零件的裝飾打磨,種類更是繁多,以下我們用十張近攝圖片一一為您解說,帶您領略朗格不輕易揭露的美感範疇。

 

太陽紋主要應用於較大的齒輪及機芯框架的部件,紋路呈螺旋狀。
格拉蘇蒂菱紋營造出柔和的漣漪效果,裝飾3/4夾板及其他較大的機芯框架部件。
圓紋應用於齒輪等圓形部件,有別於其他大部份的裝飾,圓紋是將部件在工具上滾碾製成的。
直紋:將部件置於砂紙上,並往同一方向磨擦,形成平行的細緻紋路。
魚鱗紋(雲狀飾紋)由細小重疊的圓形構成,採用細小的旋轉動作點刻而成,主要應用在朗格腕錶的橋板與夾板。
平面拋光令部件表面光滑如鏡。在進行平面拋光時,需要在覆蓋細密鑽石粉末的特製薄膜上,以8字形的方式進行打磨。
削邊:朗格腕錶部件上,幾乎所有的斜角都經過人手以45度角進行打磨。為尖銳的內角進行這項工序時最為困難。
周圈打磨:所有機芯框架部件的外框均被整飾為啞光效果,與經過拋光處理的邊緣對比分明。
鏡面拋光是最講究技巧和難以掌握的整飾技術,只應用在陀飛輪腕錶的橋板與框架。單是處理一個部件便可能需時五天。
雕花裝飾令每枚朗格腕錶成為舉世無雙的個人珍藏。每片擺輪夾板均由六位雕刻大師的其中一位人手雕上精緻的花紋圖案。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