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錶語時事】從華為被美國封殺看錶界自製機芯

美國總統川普上週四簽署行政命令,禁止近70家廠商在未經美國商務部許可的情形下與美國採購零組件,其中也包含了最近頻上新聞版面的中國手機大廠華為(Huawei)。由於華為與中國官方互動密切,讓美國很怕相關產品被植入惡意程式,讓駭客入侵,使機密資料外流,許多晶片大廠(英特爾、高通、博通、賽靈思)都傳出將停止提供晶片給華為。另外Google也在這幾天宣布將暫停華為手機的Android系統更新,屆時包含G-mail、YouTube或是Google Map都將無法使用。即使華為有自己的半導體生產廠海思,也有開發自己的鴻蒙系統,然而供貨量的問題,以及系統普及性都是必需考量的問題。這也讓我想到了有關鐘錶界自製機芯的例子。

 

ETA 2824-2通用機芯。Photo credits: professionalwatches.

 

自從通用機芯大廠ETA於2010年宣布停止向第三方銷售未裝配的手錶機芯,並自當年到2019逐年減少對Swatch Group以外公司銷售機芯成品;已經有自製機芯廠的品牌對於此消息顯得老神在在,然而卻帶給許多仰賴通用機芯,又非Swatch集團的品牌衝擊。有些品牌開始替未來鋪路,朝自製機芯邁進;有些則併購機芯廠,或採用策略聯盟的方式。不論如何,對於整體鐘錶界的發展絕對帶來正面影響。

 

Rolex 3235自動上鍊機芯。
Patek Philippe 240自動上鍊機芯。

 

強大實力的自製機芯
充滿深厚製錶實力的品牌很多,包含鐘錶界兩大巨擘的百達翡麗與勞力士。Rolex每年約莫有百萬只腕錶的產量,負責製造機芯的錶廠來自瑞士貝恩(Bienne),也生產專利的藍色Parachrom游絲、Paraflex避震系統,並通過專屬於Rolex的頂級天文台精密時計認證。Patek Philippe製造專利的Gyromax®擺輪與Spiromax®游絲,每枚機芯也必須通過百達翡麗認證的嚴格標準,就連零件的修飾也不得馬虎。

 

積家Caliber 101手動上鍊機芯。
江詩丹頓Ref. 57260懷錶搭載caliber 3750手動上鍊機芯。
朗格Datograph Perpetual Tourbillon搭載calibre L952.2手動上鍊機芯。

 

另外像是製造出1,200多枚,包含世界最小機芯Caliber 101的積家,還能自行生產筒狀、球狀游絲;世上最古老且未中斷製錶的江詩丹頓,也擁有堅強的自製機芯實力,還在品牌260週年之際推出當時最複雜的Ref. 57260懷錶,結合57項功能,總共使用了2,800枚零件,相當驚人。更不能忘記1994年重返錶壇的朗格,自製機芯充滿濃厚德式風格,像是3/4夾板、黃金套筒、藍鋼螺絲,甚至是黑色拋光,讓機芯本身變成欣賞的對象。即使ETA斷貨,這些品牌心裡應該會OS:「與我無關!」

 

萬寶龍的MB 13.21手動上鍊機芯。

 

製錶更上一層樓
許多精品品牌本身不是製錶起家,像是以鋼筆、皮件聞名的萬寶龍、精品大牌寶格麗、香奈兒或愛馬仕都透過與錶廠合作,甚至併購的方式提升製錶實力。萬寶龍在2007年買下至今超過160年歷史的Minerva錶廠,從顯而易見的外置陀飛輪裝置,Star legacy蛻變系列的複雜結構,到藏於錶背才能欣賞的精緻倒角與拋光,呈現滿滿的製錶動能。當看到靈感來自1920年代的13.20機芯中的V形橋板、蛇型箭頭計時槓桿時,更令我驚嘆。去年適逢錶廠誕生160年之際,Montblanc便推出了1858系列,向這間傳奇製錶廠致敬。

 

寶格麗Octo Finissimo 超薄計時GMT自動上鍊腕錶搭載BVL 318 caliber自動上鍊機芯。
香奈兒J12新款搭載Caliber 12.1自動上鍊機芯。
愛馬仕Arceau L’heure de la lune月光讀時腕錶搭載H1837機芯,外加雙圓盤模組。

 

寶格麗在2000年買下Daniel Roth與Gerald Genta,汲取這兩間善於製作複雜腕錶的品牌,誕生了許多膾炙人口的經典系列錶款,像是以四錘三問進行報時的海上雄鷹,或是活靈活現的動偶錶都是代表。近年則是在超薄領域屢屢創下紀錄。香奈兒在2016年推出首枚自製機芯Calibre 1,並相繼於17、18年推出Calibre 2、Calibre 3,還併入KENISSI錶廠部份股權,合作推出搭載於J12新款中的Caliber 12.1。Hermes在2006年收購了Vaucher機芯廠1/4股權,同樣累積製錶實力,包含我認為至今最有特色的月相錶Arceau L’heure de la lune就由H1837機芯加上模組製造。

 

康斯登FC-975自動上鍊機芯。

 

自製、通用並存
有些東西不是不會做,而是要不要做,或是有無必要。康斯登在2004年推出了首枚自製機芯FC-910,或許也是想實踐:「可觸及的奢華」這句話,並證明也能自行製造機芯。之後陸續從單純的時間顯示,到計時、陀飛輪、萬年曆,甚至是結合了萬年曆與陀飛輪的FC-975機芯,越做越好。不過有些錶款的機芯仍由通用機芯(Sellita)修改而來,在展現自製能力同時,也顧及整體策略的發展。

 

Oris Calibre 110手動上鍊機芯。
Titoni T10自動上鍊機芯。

 

另外像Oris也推出搭載自製機芯的Calibre 110系列,置入改良過發條的大型發條盒,擁有高達10日動力,以富有特色的非線性動力儲存顯示。當然也有搭載由Sellita或ETA所改裝的機芯,像是品牌在今年Baselworld主推的Aquis系列的三針日期款就由Sellita的SW 200-1改製。另外Titoni上禮拜亮相的全新Line 1919系列,搭載品牌首枚自製機芯T10,也是百年誌慶的驚喜。至於其他系列則延續與Sellita合作。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148
  •  
  •  
  •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