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面向衝擊:新型冠狀病毒對錶壇的影響

自從2019年底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從中國武漢市爆發,截至2020年5月初,全球已有超過350萬人確診,接近25萬人死亡。世界許多城市紛紛進行封城管制,另外像是容易造成人口聚集的大型展覽、體育賽事紛紛暫緩舉行。同樣地,錶壇也因為疫情而產生前所未有的變動。

 

由Swatch Group 舉辦的《Time To Move》錶展的參展品牌包含Breguet、Blancpain、 Glashutte Original、Harry Winston、Jaquet Droz 與Omega。

 

錶展取消
當2月初新冠肺炎疫情尚未明朗時,原訂於瑞士蘇黎世、由Swatch Group所舉辦的《Time To Move》錶展(3月4日至6日)率先取消,緊接著Seiko集團取消了於日本東京慶祝Grand Seiko誕生60週年的大型活動。至於原訂4月底與5月初無縫接軌登場的Watches & Wonders Geneva( 前身為SIHH) 以及Baselworld也於2月底相繼宣布取消或延期,令廣大的鐘錶經銷商、媒體以及錶迷們錯愕與嘩然。

 

前身為日內瓦高級鐘錶展(SIHH) 的Watches & Wonders Geneva 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而取消。

 

不久後Bulgari執行長Jean-Christophe Babin登高一呼,計畫在Watches & Wonders Geneva原展期舉辦Geneva Watch Days 2020,被認為是非常時期的替代性錶展。當時邀集了Bulgari、2000年被Bulgari買下的Gerald Genta、Breitling、Girard-Perregaux、H.Moser & Cie、MB&F、Ulysse Nardin、DeBethune與Urwerk等品牌。

Babin表示會讓各品牌分散在日內瓦的幾間飯店內,作為呈列新品的展間,因此不會有Baselworld龐大人潮聚集的狀況,能避免違反瑞士聯邦委員會(Federal Council)因應疫情所頒布禁止1,000人以上集會的禁令。然而計畫趕不上變化,由於疫情過於嚴重,Geneva Watch Days 2020同樣面臨被取消的命運。

 

Patek Philippe位於瑞士Plan-les-Quates的錶廠於3月中因應新冠肺炎影響而關閉。

 

錶廠關廠
當疫情一發不可收拾,許多錶廠為了保護員工健康,破天荒做出關廠的決定。由Rolex開出第一槍,宣布於3月17日起將瑞士日內瓦(Genva)、貝爾(Bienne)以及克里西耶(Crissier)等城市的錶廠暫時停工,錶壇另一巨頭Patek Philippe也於3月18日關閉普朗萊烏特(Plan-les-Quates)的錶廠(4月初PP、勞力士、帝舵又宣布延後原訂於4月底的新品發表日期)。之後像Hublot、Audemars Piguet、Chopard以及Franck Muller等鐘錶品牌皆宣布暫時關廠,並由高層發出公開聲明,大致是要大家共體時艱、戰勝疫情等內容。

 

IWC發起「時間共享」(Time Well Shares) 活動。

 

IWC甚至發起「時間共享」(Time Well Shares) 活動,由品牌大使與跨領域的合作夥伴透過線上課程、演講與研討會等方式分享相關知識與資訊,並用捐款按鈕鼓勵參與者贊助善款捐給兒童救助會,幫助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重災區的兒童和家庭度過難關。

 

H. Moser & Cie. 推出線上腕錶購買平台,錶迷能在平台上購買Vantablack® 新款在內的諸多時計。

 

轉型求生
疫情影響下,許多人減少外出,因此有些鐘錶品牌採用電子商務形式,像是H. Moser & Cie.推出線上腕錶購買平台,將Vantablack®新款在內的諸多時計上架,搭配物流業者,讓錶迷們在疫情期間也能入手美錶。此外, Swatch Group的Omega、Longines 、Rado、Hamilton、Mido與Tissot皆推出保養送修免費到府取件的服務,Tissot更是提供專賣店腕錶鑑賞服務,只要上官網選擇錶款,並登記想要前往的專賣店,24小時內就會有專人聯絡,安排獨立鑑賞的時間,相當貼心。

【相關閱讀】
抗「疫」先鋒:紐約州長Cuomo與衛福部長陳時中的腕上亮點
撕破臉不玩了:Rolex、Patek Philippe與多家品牌宣布退出Baselworld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