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MOS手錶的故鄉,Glashütte格拉蘇蒂眾生相

彷彿天賜的美好事物在它們的家鄉最是備受寵幸,比如說,邁森(Meissen)家家戶戶的食器都用瓷器(porcelain),即便只是吃個零食;在米蘭,每個別人似乎穿著的都是高級時裝(haute couture);在法國的香檳地區,在週三飲酒祝賀在平常不過。在德國高檔手錶之鄉格拉蘇蒂(Glashütte),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無論是倫敦的城市還是紐約的華爾街,都更容易找到優質的手錶。無論是在麵包店、郵箱旁,甚或是隨意閒步,在這個小鎮上,到處都可以看到175年製錶業歷史留下的悠遠傳承。

 

比如說這篇文章的刊頭圖片裡的主角,前來遊覽格拉蘇蒂小鎮並慶祝此地成立175週年的Rosi Schönberger和她的孫子羅伯特(Robert),她們分別佩戴了Nomos的Club和Ludwig手錶。就在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星期二,Nomos錶廠的公關部門在格拉蘇蒂鎮上隨機採訪了一些居民和遊客,以及他們的手錶,描繪出Nomos錶友的眾生相:

 

Tetra Duo
毒蕈是毒藥的象徵。但是,它卻也能幫助治療扭傷和蛇咬。想了解更多相關的知識和訊息,你可以來格拉蘇蒂參訪這邊的蘑菇博物館,就這位Nomos Tetra Duo錶主在這裡所做的那樣。

Orion、Tangente與Ahoi

格拉蘇蒂是一個小鎮,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個小村莊,但卻吸引了大量遊客。此地擁有製錶學校、博物館、許多歷史建築以及十來個鐘錶品牌。擁有175年歷史的製錶傳統吸引著所有人。遊客和政客都看到了一個充滿反差的行業:擁有舉世聞名的聲譽,卻維持著小而樸實的規模。從左到右的手錶:Orion、Tangente,Tangente Update和Ahoi,均來自NOMOS Glashütte。

Ahoi Atlantik

微風輕拂,Schönberger先生在陽光明媚的秋日裡晾乾他最喜歡的牛仔褲。他所佩戴的Ahoi Atlantik手錶原為更激烈的活動而設計,但足可以應付生活帶來的一切,即使這只是家務。

Ludwig–175 Years Watchmaking Glashütte

「有志者事竟成」,格拉蘇蒂噴泉的銘文這麼寫著。上面的雕像被佩戴上一只NOMOS的Ludwig–175 Years Watchmaking Glashütte限量版腕錶。

Club Sport
冠軍! Club Sport是Ahrendt先生獲得獎杯時佩戴在其手腕上的手錶款式,這是一款具有悠久歷史的新型腕錶,搭載具有多種格拉蘇蒂特色的高精度機芯,以及堅固的錶殼。

Ludwig 38

這位格拉蘇蒂居民在一家製錶公司工作了多年,因此格拉蘇蒂製錶業175週年對她尤為重要。 Schönberger女士認為手錶應該是機械錶,就像她的Ludwig 38手錶一樣。但是使用電子設備打電話是可以的。

Orion Neomatik

被麵包店的糕點,麵包和各種蛋糕吸引,來自德累斯頓(Dresden)、佩戴Orion Neomatik的遊客Jens-Uwe決定停下來在此休息,喝杯咖啡。

Tetra

Treschke女士今年88歲,健康相當良好,在格拉蘇蒂居住了一輩子。當她需要準時時,她依靠她的NOMOS Tetra腕錶。現在,腕錶告訴她,下午在隔壁村莊比賽即將開始。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