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百年前的方法 重製百年前的錶:江詩丹頓American 1921 Pièce Unique

《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裡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所有的光鮮亮麗都敵不過時間,並且一去不復返。我不知道今日有多少人會回頭翻閱這部文學經典,我只知道費茲傑羅說得沒錯;如果用在人身上的話。不過,用於計算時間的錶是另一回事。尤其像American 1921 Pièce Unique這樣的腕錶。

 

American 1921 Pièce Unique
(左)18K 3N黃金錶殼,錶徑31.5毫米,大明火琺瑯錶盤,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30小時,小牛皮錶帶,僅限1只。錶冠、指針及機芯零件(機板與橋板除外)皆採用庫存古董零件;錶殼、錶耳棒、錶扣、琺瑯錶盤依照古法製作,機板、橋板則以CNC車床生產。(右)1921年製的古董腕錶。

 

American 1921誕生的時間比《大亨小傳》(1925年出版)早一些,1921年;或者嚴格來說,江詩丹頓其實在1919年就已經做出如此傾斜面盤設計的原型錶款。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它們同屬「咆哮的二十年代」(Roaring Twenties)──西方世界憑藉著藝術文化繁榮十年的「瘋狂年月」。其中未受第一次世界大戰轟炸國土的美國更是興盛至極,如同「了不起的Gatsby」,天天在豪宅夜夜笙歌的景象再怎麼誇張,都反映著當年的現實。當年,江詩丹頓為了美國市場創造一款傾斜面盤、方便駕駛閱讀時間的American 1921,自然也是不可抹滅的事實。

 

江詩丹頓不僅收藏了800件古老的製錶器具,也擁有許多古董錶零件。

 

沒見過百年前的American 1921,現在見到了。雖然它長得跟現代復刻款很像,卻又完全不一樣。不只是因為令人忍不住歪著頭看的面盤換了個傾斜方向,更因為American 1921 Pièce Unique本身就是一只用百年前的方法重新製作的古董腕錶。

 

American 1921 Pièce Unique將1921年生產的古董錶拆解、丈量,或沿用古董零件或以古法重新打造而成。

 

江詩丹頓在這只全新的老錶身上實踐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計畫。首先他們從館藏的古董中選了一只1921年的American 1921,並在歷史傳承部門及修復工坊的800件古董器具與文獻裡,找出了關於這只錶包含與供應商往來書信、銷售紀錄、製作方法等資料,以及發條、游絲、紅寶石軸承、錶冠、指針……等等庫存古董零件。接著,整個團隊就像研究如何讓恐龍復活一樣開始拆解老舊的11法分機芯、檢查並丈量其115枚零件。

 

依照百年前的做法將庫存的紅寶石軸承組裝於橋板。

 

遺憾的是,老機芯的機板與橋板已不堪使用且因技術性問題必須以CNC車床再造;困難的是,那些可以用古法重製的錶殼、錶耳棒,連同橋板上紋路打磨的方法,至今早已無人知曉。若要如實做出當年的樣貌,絕不是單憑靈巧的手藝就能辦到。700小時僅是搞懂紅寶石軸承該怎麼安裝的時間,至於實際組裝16枚寶石又花了師傅9個小時;畢竟在不用黃金套筒的情況下,每一個安裝寶石的孔洞多寬、多深,都必須拿捏得恰到好處(誤差不超過0.01毫米)。

 

塗上釉料並經攝氏800度高溫燒製的琺瑯錶盤。

 

大明火琺瑯錶盤與藍鋼指針技術倒是沒有失傳。為了讓時、分指針在水平面上高於小秒針以順利運行,江詩丹頓特別做出獨立的小秒盤;主錶盤12點鐘位置的品牌字樣則比照從前印上VACHERON & CONSTANTIN(而非VACHERON CONSTANTIN)。有意思的是,儘管藍鋼針是近期才燒製而成,燒製前的指針其實是從庫存取得的古老零件。至於手工打造的錶殼,江詩丹頓也調配出有別於新錶的18K 3N黃金,呈現如同1921年的色澤。當然,底蓋以及機芯中的馬爾他十字標誌同樣參照古法,由人手雕刻。

 

取錶廠保存的古董指針經攝氏300度燒成藍鋼。

 

說到底,重製,真的有那麼難嗎?以江詩丹頓今日的技術來說,或許不然。難的是明明就有更先進的技術,卻要按照百年前的做法,扭轉一去不復返的時間。是不是光鮮亮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江詩丹頓做得到。

 

以古董器具及方法重新打造錶殼。

 

American 1921 Pièce Unique
拆解、丈量1921年製American 1921腕錶後重新打造。其中錶冠、指針以及機板與橋板外的機芯零件皆採用庫存古董零件,除機板、橋板以CNC車床生產外,錶殼、錶耳棒、錶扣、琺瑯錶盤則依照古法製作。僅限1只,預計6月中於江詩丹頓紐約旗艦店開始,全球巡迴展出。

 

 

更多江詩丹頓相關報導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

 

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