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兩世紀的錶壇旋風(二):用最少空間呈現最大效果

從時鐘到懷錶,懷錶到腕錶,再從腕錶到更薄的腕錶,我們似乎可以說鐘錶史是一個把計時工具越做越小的過程。或者用更廣泛的角度來看,人類在各個科技領域追求的都是如此。好像用越先進的技術打造越細小的東西,越能凸顯自己的偉大。

 

PIAGET Altiplano飛行陀飛輪限量款鑲鑽腕錶
18K白金鑲鑽錶殼,錶徑38毫米,厚度7.35毫米,砂金石玻璃錶盤,時、分、飛行陀飛輪,670P手動上鍊機芯,厚度4.36毫米,動力儲存48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18K白金鑲鑽錶扣,參考售價NTD 4,470,000。

 

PIAGET Altiplano飛行陀飛輪

關於微型化,Piaget了解得非常透徹,即便不談1957年以僅僅2毫米的厚度突破機芯極限這樣的陳年往事,直到現在他們依然保持著世界最薄腕錶紀錄。陀飛輪是Piaget在超薄領域中搭載過最複雜的功能,以他們近幾年主推的670P手上鍊機芯來說,4.6毫米的成果的確也比市面上多數陀飛輪機芯纖薄。670P是專為Altiplano超薄系列研發的機芯,而且在2017年Altiplano誕生60週年這樣的時間點推出,別具意義。就產品的實質意義上,Piaget在研發這枚機芯時其實已經想好該用什麼樣的面盤格局,或者說他們先畫好面盤,再做出相對應的670P;總之在錶盤2點鐘與8點鐘兩個偏心的位置設立飛行陀飛輪與指針,搭配空無一物又因為各種寶石或琺瑯工藝顯得豐富的背景。有趣的是如此偏心設計連起來不僅像數字「8」,同時也是代表「無限」的「∞」,不管在西方還是東方文化,都相當吉祥。

 

Piaget飛行陀飛輪以具備P字形的鈦金屬框架固定擒縱系統,提升品牌識別度。

 

延續Piaget過去的做法,670P的籠架以上下兩枚五角星形框固定擒縱系統,並以一個大大的「P」提升辨識度。厚2.88毫米,拜鈦金屬材質所賜,僅重0.2克,替必須精簡空間的結構降低動力耗損。提供動力的發條盒位於時、分盤下方,離陀飛輪很近,卻遠離了錶冠。因此,Piaget特別創造了一組柄軸裝置,透過一排長長的齒輪連結錶冠與發條盒,打破規則,獲得專利。

 

AP皇家橡樹超薄陀飛輪腕錶,採用放射狀的機刻雕花格紋,由6點鐘位置的擒縱系統向外擴散,別於傳統。

 

AUDEMARS PIGUET皇家橡樹超薄陀飛輪

擅於打破規則的還有AP,而且他們往往是先創造一套規則讓大家習慣,然後再用自己的方式把它打破。皇家橡樹Tourbillon Extra-Thin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任何熟悉AP的人第一眼看見它,應該都會感到一股陌生,不是因為用舷窗概念作成的八角形,而是理當垂直排列的Grande Tapisserie大型格紋突然變成了放射狀,若遮住標誌單看錶盤,還以為它在模仿AP。然而再看看6點鐘位置的陀飛輪就懂了,那些陌生的放射狀格紋(正確來說叫「Tapisserie Evolutive」變形格紋)原來是為了做出陣陣漣漪,讓偏心的陀飛輪成為中心,營造出強烈的視覺效果。加上目前唯一的不鏽鋼款用的竟是紫面而非藍面,難怪引起錶壇關注。

 

AUDEMARS PIGUET皇家橡樹超薄陀飛輪腕錶(左/右)
不鏽鋼/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1毫米,厚度9毫米,機刻雕花錶盤,時、分、陀飛輪,2924手動上鍊機芯,厚度4.46毫米,動力儲存70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50米,不鏽鋼/18K玫瑰金鍊帶,參考售價131,700瑞士法郎/158,450瑞士法郎。

 

事實上皇家橡樹Tourbillon Extra-Thin搭載的2924手上鍊機芯早在2012年便已誕生,由AP旗下的機芯廠APRP研發,儘管採用相較於飛行陀飛輪更費空間的傳統結構,依然可以達到4.46毫米的纖薄程度。纖薄的機芯使得AP將錶殼控制在9毫米的厚度,聽起來可能沒什麼,但換個角度想,如果不是薄型化的機械工藝,要在皇家橡樹天生突出的錶圈及殼型內搭載陀飛輪,戴起來肯定更容易卡在袖口、不便駕馭。

 

Breguet 5367超薄自動陀飛輪腕錶,僅僅7.45毫米的厚度超越許多基礎三針錶款。

 

BREGUET 5367超薄自動陀飛輪

超薄本就以追求實戴為目標,Breguet的Classique Tourbillon Extra-Plat Automatique 5367無疑做得漂亮。7.45毫米,基本上已經完全不像陀飛輪該有的數字,且錶殼側邊在如此纖薄的情況下,仍然保留招牌錢幣紋修飾帶來的層次。從數字來理解錶殼內部的581機芯更容易把它誤認成尋常的超薄自動上鍊,因為3毫米真的就是尋常超薄自動機芯的厚度(同理,7.45毫米的錶殼也是尋常三針自動腕錶的水準)。

 

BREGUET Classique Tourbillon Extra-Plat Automatique 5367(左/右)
18K玫瑰金/鉑金錶殼,錶徑41毫米,厚7.45毫米,大明火琺瑯錶盤,時、分、陀飛輪,581自動上鍊機芯,厚度3毫米,動力儲存80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參考售價NTD 4,756 000/NTD 5,218 000。

 

不,581機芯一點都不尋常。身為陀飛輪發明者寶璣大師創立的品牌,Breguet為它裝置傳統寶璣式陀飛輪是天經地義的事,理論上如此用錶橋固定整枚陀飛輪軸心的結構,也確實更加穩定、精準。為了在有限的空間中讓機芯自動上鍊,Breguet又將自動盤置於機板外圍,並另外建立一組連接環形自動盤與發條盒的輪系;不增加一絲厚度,卻完整顯露工匠在機芯夾板、發條盒蓋板上細膩雕刻的一筆一畫。另一方面,既然物體越輕、越容易轉動,鏤空矽擒縱輪及僅重0.29克的籠架自然能夠降低陀飛輪運轉時必須消耗的能量,使得581機芯憑藉單一發條盒提供長達80小時的動力。

 

Breguet 5367腕錶,搭載厚度僅僅3毫米的自動陀飛輪機芯,於大明火琺瑯錶盤上做出若隱若現的寶璣簽名。

 

如同Piaget的670P,581是錶壇中少數沒有把陀飛輪放在6點鐘位置的機芯。甚至看似位於中心點的指針軸心,實際上都刻意偏離了中心。呼應機芯的結果是,壓印於腕錶面盤上一整圈數字時標、刻度,與陀飛輪巧妙地構成了一個不對稱的格局,獨樹一幟。歷經攝氏800度反覆燒製的琺瑯質感溫潤,像是紙本與電子螢幕的差異,讓人看了更加舒適;藏匿於陀飛輪上方的Breguet簽名則在光線中若隱若現。

 

BVLGARI Octo Finissimo Tourbillon Automatic
鈦金屬錶殼,錶徑42毫米,厚度3.95毫米,時、分、飛行陀飛輪、錶冠模式切換按把,BVL 288自動上鍊機芯,厚度1.95毫米,動力儲存5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30米,鈦金屬鍊帶,參考售價NTD 3,930,000。

 

BVLGARI Octo Finissimo超薄自動陀飛輪

所以,3毫米真的是超薄陀飛輪的極限了嗎?寶格麗可不這麼認為。

如果還不知道答案,猜猜看,寶格麗做一枚自動陀飛輪機芯需要多少空間?做一只自動陀飛輪腕錶又用了多少毫米?沒有概念很正常,因為他們給的答案遠遠超出了正常範圍。提示一下,寶格麗自製的小三針自動上鍊機芯厚度是2.23毫米,錶殼厚5.15毫米,陀飛輪是完全不同的狀況,呈現出來的數字絕不可能一樣。

 

寶格麗自製BVL 288機芯,搭載飛行陀飛輪及環形自動盤,厚度僅僅1.95毫米,是目前世界上最鮮薄的陀飛輪機芯。

 

3.95毫米,這是Octo Finissimo Tourbillon Automatic的錶殼厚度。它所搭載的BVL 288機芯實際上才不過1.95毫米厚,比超薄基礎機芯更薄!還是沒有概念的話,一張信用卡的厚度是0.76毫米,意思是寶格麗做一枚以上百枚零件打造、將擒縱系統框起來每分鐘旋轉一圈的陀飛輪機芯,不超過三張信用卡的厚度(卻可能刷爆好幾張信用卡)!

 

BVL 288機芯將零件放置於機板凹槽之中,既可以降低傳統上夾板、橋板所增加的厚度,又能穩定運作。

 

當然,要做到這種程度需要強大的專業技能。首先寶格麗僅用了一片設有凹槽的機板,將發條、輪系、橋板⋯⋯等等所有零件,置入一個個凹槽之中,進而取消一般機芯架設於機板之上的夾板,用最根本的方式減少整枚機芯的垂直空間;6點鐘位置則採取鏤空的方式,讓整座陀飛輪存在於機板之中。為了讓陀飛輪在沒有底板及橋板支撐的情況下順利運轉,寶格麗特別裝置了一圈滾珠軸承,從外圍支撐每秒鐘都在旋轉的陀飛輪,滿足超薄與穩固兩大條件。環形自動盤也是同樣的道理,刻意採用半鋁半鉑金的不平均比重,又能以完整的圓形提升轉動效率。

 

為達到極致纖薄,寶格麗取消了鼓車、吉車等傳統機芯中的垂直齒輪結構,改用錶冠旁的按把切換錶冠調校/上鍊模式。搭載BVL 288機芯的錶殼厚度僅3.95毫米,同時保有Octo層次分明的110道切面。

 

由於纖薄的機板容不下像鼓車這種使龍芯連結上鍊、調校結構的垂直齒輪,從錶冠到指針及發條盒之間勢必得採用緊貼著機板的水平零件,因此,BVL 288不以拉出錶冠的方式調校指針,而是在錶冠下方加裝一個按把以及一組連動的橫桿與導柱輪,透過按壓按把切換「上鍊」與「調校」模式。種種為超薄而生的機制,錶殼僅厚3.95毫米似乎也沒什麼好意外了。倒是錶殼做得如此纖薄,Octo既有的110道切面竟然一道也沒少,彷彿對他們來說,魚與熊掌從來不是必須取捨的選擇題。

 

延伸閱讀:
跨越兩世紀的錶壇旋風(一):從實用發明到炫技工具
跨越兩世紀的錶壇旋風(三):炫技沒有極限
跨越兩世紀的錶壇旋風(四):動靜皆宜真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