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酒神看了也心醉:江詩丹頓 Les Cabinotiers 閣樓工匠超卓複雜 Bacchus 腕錶

江詩丹頓推出獨一無二的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超卓複雜Bacchus腕錶,將品牌的超卓複雜製錶專長與精深藝術工藝巧妙結合。這枚雙面腕錶搭載2755 GC16機芯,融匯16項複雜功能,以天文和曆法功能配備三問報時和陀飛輪。 精妙的內「芯」外是18K5N粉紅金錶殼,中層飾有淺浮雕裝飾。腕錶不僅致敬葡萄樹和葡萄酒之神Bacchus,亦以天文學家Johannes Kepler為靈感,呈現神話傳說與天文科學的迷人邂逅。

江詩丹頓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超卓複雜Bacchus腕錶
18K 5N粉紅金錶殼,錶圈和錶背飾有手工雕刻的「葡萄藤葉」紋飾錶環飾有手工雕刻的「葡萄藤葉」紋飾,並鑲嵌113顆寓意葡萄果實的紅寶石,總重約1.84克拉,錶徑47毫米,厚度19.1毫米,正面顯示時、分、附小秒針的陀飛輪、三問報時、萬年曆(日期、星期、月份、閏年)、動力儲存顯示、時間等式、日出日落時間、報時裝置力矩顯示;背面顯示星空圖、月齡和月相、恆星時和恆星分、季節和星座,江詩丹頓自製2755 GC16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8小時,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錶底蓋鐫刻「閣樓工匠(LES CABINOTIERS)」、「獨一無二的錶款(PIÈCE UNIQUE)」和「AC」字樣,鱷魚皮錶帶,獨一無二款式,尊貴的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專屬錶盒。

 

江詩丹頓一直致力於探索藝術工藝與製錶專長的精妙融合,這一傳承也體現於這枚獨一無二的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超卓複雜Bacchus腕錶之中。江詩丹頓的手工雕刻大師和珠寶鑲嵌大師密切配合,打造出這一應用藝術傑作,其中搭載2755 GC16 機芯,具備16項複雜功能,盡顯精妙匠心。為致敬羅馬神話中的葡萄樹和葡萄酒之神Bacchus,這枚雙面腕錶飾以紅寶石打造而成的葡萄果實,隱藏於手工雕刻的金質葡萄藤葉中間。 腕錶不僅擁有引人入勝的神話內涵,其三問報時陀飛輪機芯更是彙集了目前能在時計作品中實現的幾乎所有天文和曆法複雜功能。浩瀚宇宙與神話世界交相輝映,Bacchus 與天文學家Johannes Kepler在此詩意邂逅,令人讚歎不已。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超卓複雜Bacchus腕錶以傳說中的葡萄樹和葡萄酒之神Bacchus為靈感,錶殼上的精美裝飾令人聯想到枝繁葉茂的葡萄園。江詩丹頓的手工雕刻大師和珠寶鑲嵌大師配合默契,在錶殼中層以淺浮雕工藝刻畫出蔥鬱的葡萄藤葉,並鑲嵌紅寶石,代表一簇簇飽滿欲滴的葡萄果實。

 





藝術工藝的絕妙二重奏

這枚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腕錶的18K 5N粉紅金錶殼上,繁茂的藤葉簇擁著一串串以紅寶石打造的葡萄果實。手工雕刻師與珠寶鑲嵌師巧妙配合,在錶殼外緣精心雕琢出栩栩如生的裝飾圖案,令腕錶盡顯精妙的工藝魅力。整個過程由兩位工藝大師接力完成。手工雕刻師先在錶殼上進行初步雕刻,然後交由珠寶鑲嵌師以紅寶石鑲嵌點綴,隨後再完成最終的裝飾打磨。兩位大師彷彿在靈巧的雙手之間上演了一闕配合默契的二重奏,整個過程共歷時300多個小時。

 

在正式開始前,需要在預先設定好的錶殼中層部位嘗試進行珠寶鑲嵌,以確認整個專案的可行性,並確定接下來的工序步驟。手工雕刻師先用劃線器細緻地勾勒出裝飾圖案的輪廓,然後以淺浮雕手法小心翼翼地用刻刀鑿出內凹的背景空間,以凸顯葡萄藤葉圖案。

 

在正式開始前,需要在預先設定好的錶殼中層部位嘗試進行珠寶鑲嵌,以確認整個專案的可行性,並確定接下來的工序步驟。手工雕刻師先用劃線器細緻地勾勒出裝飾圖案的輪廓,然後以淺浮雕手法小心翼翼地用刻刀鑿出內凹的背景空間,以凸顯葡萄藤葉圖案。在此過程中要鑿出113個凹槽,並在凹槽周邊留出一圈外框,用於鑲嵌和固定五種不同尺寸的紅寶石,構成碩果累累的葡萄圖案。接下來就交由珠寶鑲嵌師結合爪鑲和包鑲工藝,在錶殼上精心鑲嵌弧面切割紅寶石,每顆寶石至少有三個固定點。

 

在葡萄圖案成形後,手工雕刻師開始對錶殼進行裝飾打磨。這道工序的難度非比以往,因為既不能觸碰到紅寶石,又要將其周圍的金屬部件打磨出預想的效果。為此,雕刻師運用凹雕工藝,先將多餘的金屬雕空,再進行拋光,最終雕琢出一片片逼真的葡萄藤葉。每個細節都至關重要,這意味著手工雕刻師需要耐心地沿著每片葉子的輪廓鑿刻出淺淺的凹槽,營造立體的視覺層次。最終,葡萄藤葉脈絡分明地呈現於中層錶殼上,背景則經過手工雕刻師敲花處理,用鎚子一點點地敲擊金屬表面,呈現出噴砂效果,與拋光的凸起部分形成質感對比,令圖案更加清晰。

 

江詩丹頓的手工雕刻大師和珠寶鑲嵌大師配合默契,在錶殼中層以淺浮雕工藝刻畫出蔥鬱的葡萄藤葉,並鑲嵌紅寶石,代表一簇簇飽滿欲滴的葡萄果實。

 

延續錶殼的精工裝飾,錶圈和錶底蓋亦以凹雕工藝,手工雕飾出葡萄藤葉圖案。這道工序的難點在於鑿刻時並沒有可參照的邊線或輪廓線,而是直接沿著錶圈邊緣,鑿空多餘的金屬材質,勾勒出靈動的藤葉圖案,打造出精美的花環紋飾。腕錶配備的摺疊式錶扣和扣針式錶扣亦採用這一裝飾,耗時一星期時間才得以完成。

 

2755 GC16機芯

這枚超卓複雜腕錶的機芯靈感源於江詩丹頓2005年為紀念品牌創建250周年所推出的Tour de l’Île腕錶。同樣是向品牌源自日內瓦的深厚傳承致敬,全新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超卓複雜Bacchus腕錶融匯了16項複雜功能,是江詩丹頓最複雜的時計之一。腕錶搭載2755 GC16手動上鏈機芯,配備陀飛輪裝置,可補償地心吸力對機械裝置的影響,確保走時精準。陀飛輪框架採用品牌標誌性的馬耳他十字造型,陀飛輪框架每分鐘旋轉一圈,帶有小秒針顯示。機芯還配備三問報時功能,可按需要報出時、刻、分。 為避免噪音及機械結構過度磨損,三問報時裝置中配備了設計精妙的向心性飛行報時調速器,運行時完全靜音,可通過調節報時音序的持續時長,確保報時音律清晰悅耳。

精妙的2755 GC16機芯,融匯16項複雜功能,是品牌最複雜的時計作品之一。腕錶配備陀飛輪和三問報時裝置,並在正反雙面錶盤上彙集了關鍵的曆法和天文功能。正面錶盤顯示萬年曆、時間等式,以及日出和日落時間,背面錶盤則顯示恆星時、可旋轉的星空圖、月齡、日期、季節和星座。

 

各項曆法和天文功能清晰地分佈於腕錶的正反兩面錶盤上。正面錶盤的6點鐘位置可一覽陀飛輪美妙的機械之舞。錶盤上半部分以三個小錶盤顯示萬年曆信息,分別指示出日期、星期和月份。這一複雜功能可精準反映曆法的豐富變化,在2100年之前皆無需調校。1點和2點鐘之間還設有小巧的閏年顯示視窗,旁邊為報時裝置力矩顯示,可顯示三問報時功能的動力儲存。機芯動力儲存顯示則由一根與星期指針同軸的蛇形指標指示。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超卓複雜Bacchus腕錶的正面備有時、分、三問報時、 陀飛輪、萬年曆(日期、星期、月份、閏年)、動力儲存顯示、時間等式、日出日落時間、報時裝置力矩顯示,小秒針位於6點位置的陀飛輪框架上。

 

腕錶還通過複雜的機械構造,從天文角度詮釋時間的奧妙,以致敬現代天文學奠基人之一Johannes Kepler (1571-1630年) ,他發現的行星運動定律印證了哥白尼的日心說。 乳光香檳色的正面錶盤上顯示了多項天文功能,首先是時間等式。由於地球公轉軌跡為橢圓形而非圓形,且地球自轉軸與黃道面之間有24度夾角,一年中太陽每天經過至高點的時間是不固定的。一年當中不同的時間段,太陽時(真太陽時)與24小時制標準時(平太陽時)之間的差距從-16分鐘到+14分鐘之間不等,兩者全年中只有四次完全相同。這一差值名為時間等式,在天文學領域則將其稱為「時間校正(time correction)」。腕錶正面10點與11點鐘之間以一根專門的指針指示時間等式,錶盤下半部分顯示日出和日落時間,可以根據參考城市進行設置。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超卓複雜Bacchus腕錶的背面顯示星空圖、月齡和月相、恆星時和恆星分、季節和星座。

 

對於江詩丹頓製錶大師而言,不具備恆星時顯示功能的時計,不能稱之為真正的天文腕錶。這枚腕錶背面以一枚徐徐旋轉的圓盤,精確顯示恆星時,上面繪有從北半球觀測到的天穹星座。以星空中的某一固定恆星為參照,地球自轉360度的時間,即一個恆星日的時間。由於地球同時自轉和公轉,以固定恆星為參照的情況下,恆星日要比一個日曆日少約4分鐘,為23小時56分鐘4秒。在這枚腕錶中,星空圖圓盤以恆星時為基準旋轉,外圈飾有恆星時刻度,與可移動圓盤外圈上的日期顯示刻度相對。錶盤的固定外環上另有以5天為間隔的日期顯示刻度,以一根中央大指針指示。這根指針同時還指示星座、季節、二分點和二至點。此外還有一根中央小指針,用於指示月齡,即自上一輪滿月過去後所經過的天數。

 

2755 GC16手上鍊機芯完全由江詩丹頓自行研發並製造,並以最高頂級的手工修飾完成,獲有日內瓦印記。

 

這款機芯由839個零件組成,直徑33.90毫米,厚度12.15毫米,動力儲存約58小時。 各項複雜功能清晰明瞭地顯示於雙面錶盤上,足見品牌製錶技藝的非比尋常。機芯振動頻率為2.5赫茲,擺輪每小時振動18,000 次。直徑47毫米的18K 5N粉紅金錶殼採用了特別設計以提升三問報時的音質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