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寫在落槌之前:Only Watch慈善拍賣除了看錶,還要看門道

為防治肌肉萎縮症而舉辦的Only Watch鐘錶慈善拍賣,即將在下個月5日於瑞士日內瓦展開第十屆競標。有了前幾屆輝煌亮眼的成績,這一次肯定會吸引更多來自世界各地的買家參與。看著成交價一次又一次地破紀錄固然很刺激,但除了心靈上的雀躍外,整個拍賣過程還可以帶給我們什麼啟發?對未來的收藏之路可以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ONLYWATCH2021 Live Scene
ONLY WATCH慈善拍賣會每一回破紀錄,都吸引大批媒體與消費者關注,讓更多人因此對鐘錶拍賣這個產業產生興趣。

 

前兩個月為了寫關於Only Watch的專欄,曾經和之前在Bonhams拍賣公司的前同事有過一番討論。她提到雖然Only Watch並不是由Bonhams主辦,但她對Only Watch的成功還是樂見其成。畢竟每一回破紀錄,都吸引大批媒體與消費者關注,讓更多人因此對鐘錶拍賣這個產業產生興趣。她還指出,每一屆Only Watch開始競標前、後的買氣都特別好,無論是資深藏家還是剛入門的新手,都會受到相關消息的刺激而關注鐘錶拍賣。

 

Tambour+Einstein+Automata
Louis Vuitton特製的Tambour Einstein Automata,將按把與右上角錶耳化為愛因斯坦頭髮飄揚的一部份。

 

例如這一次Louis Vuitton為Only Watch設計了Tambour Einstein Automata,將按把與右上角錶耳化為愛因斯坦頭髮飄揚的一部份,並透過動偶裝置讓愛因斯坦的舌頭能夠有伸縮的功能。這只腕錶已經引來這位前同事好幾位客人的詢問,甚至還因為這款錶讓客人對Louis Vuitton的其他腕錶作品出現興趣。老實說,Louis Vuitton的腕錶作品平時並不在多數鐘錶玩家的搜尋雷達內,此時卻能吸引到這麼多客人,Only Watch的影響力的確超乎我原本的預期。

 



Hublot與藝術家村上隆聯名的MP-15 Takashi Murakami用444枚彩色寶石拼出標誌性的村上隆太陽花。

 

另一方面,Only Watch是不是也隱隱意味著當前整個拍賣市場買家的喜好與品味呢?從今年參展的拍品可以看出,高複雜技術錶款雖然還是有,但已不是多數品牌著力的重點。更多品牌選擇主打特殊配色或融合具高識別度的象徵物,像是Hublot與知名藝術家村上隆聯名的水晶花瓣錶殼,就連風格向來比較內斂的獨立製錶師Grönefeld兄弟,也用拼貼手法做出超鮮豔的1941 Principia Mandala腕錶。這也許驗證了對新世代買家而言,工藝價值不再那麼重要,反而更看中錶款本身能吸引多少目光。

 

荷蘭獨立製錶師Grönefeld兄弟的1941 Principia Mandala用16片不同顏色的鉛板來印製出繽紛的面盤色彩。

 

而在競標過程與拍賣結果中,也能夠看出哪一個品牌在市場中相對強勢並擁有更高關注度。根據筆者觀察前幾屆拍賣過程的經驗來看,除了個體戶藏家外,還有許多背後有雄厚金援的買家也在同場競標,讓部分品牌在更激烈的喊價中把身價哄抬起來,無形中也讓Only Watch成為一個打造品牌知名度的平台。

 

以慈善為出發點的Only Watch會不會淪為炒作品牌價值的平台,也是值得關注的議題。

 

綜合以上觀點,Only Watch確實帶動了整個鐘錶產業的買氣,甚至還可從中判斷趨勢走向。不過,同時也需要注意炒作過頭的情況在Only Watch會不會越來越嚴重。我認為像我這樣的個體戶玩家,在市場上還是佔多數,無論是以投資還是收藏的角度切入,在入手下一只腕錶之前,Only Watch都不失為一個絕佳的觀察機會,讓我們更能抓準目標與下手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