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遊龍戲珠敘光陰:PARMIGIANI FLEURIER Tempus Fugit自動座鐘

為了紀念中國龍年,帕瑪強尼創作了Tempus Fugit自動座鐘,以特別的哲學意義煥新演繹「禦龍追慧珠」這一流傳已久的中國神話傳說。

 

對於全球華人來說,2024年是具有重要意義的木龍年,即將於2024年2月10日農曆正月初一正式開啟。龍是極具象徵色彩的神獸,代表著權威和尊榮。為了慶祝這一重要時刻,帕瑪強尼針對「Métiers d’Art collection」的自動座鐘傑作進行精心修復,並將其命名為Tempus Fugit。這件精美佳作的創作靈感來源於中國的神話傳說「禦龍追慧珠」。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禦龍和慧珠都具有強烈的象徵意義。

 

這條龍以150片綠翡翠裝點,搭配名貴的白色、黃色、橙色及紅色翡翠。龍爪和龍鬚採用實心白金打造,眼睛為紅寶石,舌頭為紅玉髓。

 

融合高級製錶技藝和獨有的機械美學設計
Tempus Fugit自動座鐘不僅獨具匠心,而且精密複雜,是帕瑪強尼傾心修復的典範傑作。它融合高級製錶技藝與承載藝術之韻的機械設計,既是寓意深遠的時間測量工具,亦是精美非凡的自動機械裝置,彰顯了帕瑪強尼在古董鐘錶修復經歷中積累的廣博知識。這類作品完美結合了計時裝置和自動機械裝置的功能特點,這一點在過往以動物形態呈現的鐘錶作品和展現特定場景的生動人物鐘錶中悉數盡顯。值得一提的是,諸多融合之作至今仍被定期送往帕瑪強尼鐘錶修復工作室(Restoration Workshop)進行修復,該工作室也是世界為數不多的精通並掌握這些複雜鐘錶特點的工坊之一。

 

「禦龍追慧珠」的形式正是這一製作傳統的完美延續。在「游龍戲珠」、「鯉魚跳龍門」及「禦龍追慧珠」等東方神話的啟發下,帕瑪強尼巧妙融合了Tempus Fugit(光陰似箭)理念的特殊寓意與中華傳統文化,呈獻真正的高級製錶傑作。

 

鱗片以天然翡翠製作,經過設計、切割和拋光等工序後,最後一片片用鉚釘固定在整條龍身上,呈獻複雜的藝術臻品。

 

東方神話傳說:「禦龍追慧珠」
中國人對龍的崇拜淵源久遠,「游龍戲珠」的傳說更是深深植根於傳統中華文化中。偉大的哲學家莊子曾這樣描述珍珠:「珍珠之珍貴,源於深海的孕育。唯有勇敢者,方能從黑龍口中覓得。在中國浩瀚的歷史長河中,龍珠被視為稀世珍寶,價值連城。據說,龍珠常常藏在龍口中,只有在適當的時機,龍才會將其吐露出來。」

 

瑞士漢學專家Estelle Niklès van Osselt對「禦龍追慧珠」的起源與含義有著獨到的見解。相傳,只有百折不撓、逆流而上並成功躍過龍門的鯉魚才能榮升為龍。這個寓言故事中的鯉魚比喻當時希望為皇上效力的考生;鯉魚化龍象徵著堅持到底的毅力;寶珠則代表治國之道。龍與珠成雙成對,密不可分。「他們所暗示的是一種在皇權統治下的社會結構中,人們努力向上攀升、爭取更高地位的過程,展現了對抗消極影響的力量、智慧和庇護。」 van Osselt解釋道。

 

在傳統中華文化中,「九」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數字,帕瑪強尼所設計的禦龍包含九種動物的不同特徵:駝頭、牛耳、鹿角、蛇頸、虎掌、鷹爪、蚌腹、魚麟和獅鬃。其中,鼻子的形狀十分獨特,仿佛一隻蘑菇,代表吉祥與好運。

 



慧珠為實心白金球體,慧珠周身環繞有金色火焰,內嵌貴重浮雕寶石,包括白鑽、紅寶石以及橙色和黃色藍寶石。

 

時光飛逝
帕瑪強尼以「Tempus Fugit」(光陰似箭)的思想闡述「時光一去不復返」這一主題。這件作品採用帕瑪強尼獨立開發的機械結構,龍每小時繞行一圈,不斷追逐著耀眼的寶珠,寶珠則每小時六次掙脫覬覦它的龍爪。每次龍靠近並即將抓住眼前寶珠的一刹那,寶珠就會機靈地躲開,它們就這樣連續不斷地上演一幕幕「游龍戲珠」的遊戲,周而復始,妙趣橫生。每當寶珠移動位置,就會「咚」地響起一聲鐘聲,通知主人。

 

帕瑪強尼呈現Dragon and the Pearl of Knowledge(禦龍追慧珠),向世人證明品牌在高級製錶、高級珠寶及自動機械領域的廣博學識與精深造詣,先以蠟塑模,隨後將龍身分三段鑄模,接著再熟練地對實心銀模進行雕刻。

 

鍍金的銀環標識出中國特有的12個時辰,每24小時轉一次。固定時標刻度則以翡翠製作。

 

傳奇寶石
覆滿麟片的龍身處理最為複雜。根據中國的傳統習俗,龍身通常覆蓋117片鱗片,其中81片(9×9)代表男性,36片(9×4)代表女性。此次,帕瑪強尼設計的禦龍卻擁有585片鱗片——這是一個能被9整除的數位,是根據龍的整體設計精選而來的。鱗片以天然翡翠製作,經過設計、切割和拋光等工序後,最後一片片用鉚釘固定在整條龍身上,呈獻複雜的藝術臻品。

 

這條龍以150片綠翡翠裝點,搭配名貴的白色、黃色、橙色及紅色翡翠。龍爪和龍鬚採用實心白金打造,眼睛為紅寶石,舌頭為紅玉髓。慧珠為實心白金球體,慧珠周身環繞有金色火焰,內嵌貴重浮雕寶石,包括白鑽、紅寶石以及橙色和黃色藍寶石。底座內含機械結構,代表鯉魚遊動的河流。底座以無色水晶切割而成,透過透明底座可見機芯。鍍金的銀環標識出中國特有的12個時辰(1個時辰等於2小時),每24小時轉一次。固定時標刻度則以翡翠製作。

 

底座以無色水晶切割而成,透過透明底座可見機芯。

 

高超技藝:內含1,000枚組件,耗時5,800小時
這件獨特的鐘錶藝術品內含近1,000枚組件,所費工時在5,800小時以上,由最富名望的工藝大師在米歇爾.帕瑪強尼(Michel Parmigiani)先生的創意指導下親手製作。

 

Tempus Fugit自動座鐘
直徑165毫米,高280毫米,重6.12公斤,水晶及鍍銠925銀基座,翡翠、白金、紅寶石及紅玉髓製龍雕,白金、白鑽、紅寶石以及橙色和黃色藍寶石製龍珠,翡翠製固定時標,時、分、「禦龍追慧珠」動態裝置,PF 670機芯,使用鑰匙手動上鍊,動力儲存8日。

 

更多Parmigiani Fleurier相關報導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