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Arnold & Son:獨創星月真功夫(上)

星辰與月亮,自人類有識以來,便在每個夜晚裡堅定地閃爍著。1764年,服務對象遍佈各國皇室的製錶大師John Arnold功成名就之時,他抬頭仰望的熠熠穹頂,想必與我們今日所見同樣美麗。隨著時代推進,以他之名傳世的品牌Arnold & Son,在品牌CEO Bertrand Savary的領航之下,即以獨樹一幟的工藝,讚詠這片永恆光輝。

 

Bertrand Savary,Arnold & Son CEO。

 

指引前程的光輝
「John Arnold在鐘錶計時儀器的發展史上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這至今還是延續在我們的品牌基因裡。」Arnold & Son品牌CEO Bertrand Savary看著周遭一眾作品說道:「我們的設計藏了一些有關航海的意象,例如陀飛輪的船錨形框,以及致敬航海鐘精準計時需求的跳秒功能。還有一個,就是月亮與星辰。在沒有電力的大航海時代,若是日間航行,船員們還能靠羅盤和航海圖來辨認方向,但一旦到了晚上,這些工具就全都失效了。在充滿未知的漆黑時刻裡,唯一為他們指引前程的,就是永不熄滅的星月光輝。」

 

使用藍色砂金石與大理石製成的3D立體月相。

 

綜覽今日Arnold & Son的作品,各種不同材質與表現手法的月相腕錶佔比十分可觀,可見品牌對於這種被錶迷稱為「最浪漫特殊功能」的機械結構,有著一份天生的鍾愛。

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在6點鐘位置呈現碩大3D立體月相的Luna Magna系列,搭配品牌愛用的蛋白石偏心時分盤,傳遞震撼視覺效果同時維持了源於英倫血統的優雅。

 



品牌工匠以手工研磨用於Luna Magna腕錶3D立體月相中的大理石。

 

能夠開發出如此大膽的作品,La Joux-Perret是最重要的幕後功臣,這間知名機芯廠曾為無數品牌生產機芯,實力有目共睹。在取得Arnold & Son的經營權後,它便將這個充滿傳承的品牌,化為展現技術極限的最佳舞台,以每年約1,000只的生產數量,打造複雜且獨特的作品。近年來Arnold & Son聲量逐漸上升,需求自然也水漲船高,然而當被問及是否會藉此設法提高產量時,Bertrand的想法極其明確:「如果能夠做的更多當然很好,但是這不會是我們的主要目標。與其為了賣更多的錶去做更多的錶,我們更希望可以為了提供給真正想要我們作品的客人,把能力內可及的部分做到好。『賣力推銷』這種事,絕對不是Arnold & Son 的作風。」

 

Luna Magna系列使用的A&S1021手動上鍊機芯,特別於錶背加入第二個月相作為調整輔助,協助操作者進行精準校對。

 

將推銷的心力轉於培養內涵,才是Arnold & Son真正的心之所向。事實也證明,經過千錘百鍊的內涵,自然而然會吸引到志同道合之士。來自新加坡、專營獨立製錶品牌的頂規鐘錶通路SHH(Sincere Haute Horlogerie),秉持著對時間藝術的嚮往,於台北101購物中心打造新型態鐘錶概念店,不僅引進的品牌陣容日益壯大,包含Louis Moinet、Parmigiani Fleurier、H. Moser & Cie.、Faberge、Genus、Lederer等,也正式與Arnold & Son牽起合作的橋樑,隨著SHH台北101頂級鐘錶概念店的開始運營,已引起台灣許多藏家錶友的熱切關注。

 

頂規鐘錶通路SHH,秉持著對時間藝術的嚮往,於台北101購物中心打造新型態鐘錶概念店,不僅引進的品牌陣容日益壯大,也正式與Arnold & Son牽起合作的橋樑。

 

「我們是一群獨立的製錶人,團結起來抗衡那些宰制市場的大集團。」Bertrand的話語充滿鬥志。網羅眾賢的SHH概念店,又何嘗不是一艘在夜裡航行的探險船艦。就算沒有來自外力的引領和導航,每個品牌在同舟共濟之間,仍然可以憑藉不同創意、工藝與熱情的特有光芒,突破每一個看似難以撼動的濤天巨浪,在無邊無際的鐘錶汪洋上,堅定無畏地航往心之所向。

 

更多Arnold & Son相關報導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