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現德雷斯頓的傳統製錶工藝:Lang & Heyne

我相信絕大部份的錶迷都崇尚名牌,不過這次要介紹的不是甚麼大品牌,但如果您對鐘錶工藝有興趣,而且沒有嚴重的品牌迷思,繼續看下去應該有一些收穫。德國人做出了鐘錶史上的第一個懷錶,對鐘錶有諸多的貢獻,許多腕錶的功能都是從懷錶衍生而來。在鐘錶品牌中,鼎鼎大名的A. Lange & Sohne與Glashutte Original 在上個世紀的90年代復興,德國特有的製錶技術與機芯設計備受矚目,其獨特的創意與結構,以及上乘精緻的修飾,甚至超越瑞士一線品牌,深受鐘錶玩家的青睞。目前光是德國品牌就有百餘個,其中Lang & Heyne非常值得推薦給喜歡工藝技術的玩家。

 

製錶師Marco Lang
製錶師Marco Lang
Lang & Heyne位於Weissenberger的製錶工坊
Lang & Heyne位於Weissenberger的製錶工坊

先來談談Lang & Heyne是怎樣的一個品牌?它非常的年輕卻很有工藝內涵,由兩位製錶師Marco Lang與Mirko Heyne於2001年所創立,在2002年起由Marco Lang一人獨立經營。Marco的父親、祖父,世代均以製錶為業,因此四歲即跟隨家人到德雷斯頓,既然家族都從事鐘錶,自然也耳濡目染,長大後在格拉蘇蒂學鐘錶技藝,學成後又回到德雷斯頓開古董錶店,因為父親任職A. Lange & Sohne,週遭的朋友也都從事鐘錶相關行業,練就了一身好技術,於是自創品牌打天下,2002年在巴賽爾展出後一戰成名,目前他也是AHCI獨立製錶師協會的副會長。

 

Lang & Heyne是一家小而精美的德國製錶工坊,圖為員工合影。
Lang & Heyne是一家小而精美的德國製錶工坊,圖為員工合影。
Lange & Heyne非常的年輕卻很有工藝內涵,由兩位製錶師Marco Lange與Mirko Heyne於2001年所創立
Lang & Heyne非常的年輕卻很有工藝內涵,由兩位製錶師Marco Lang與Mirko Heyne於2001年所創立

 

德國品牌有一百多個,除了可朗朗上口的少數幾個,Lang & Heyne是很有特色的品牌,如果說一個品牌一年產量不到四十支,那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高暴利,另一種是老板為瘋子。前一種可能沒人理他,後一種不是家財萬貫來交朋友,就是有理想與抱負,我看了Marco Lang的作品,絕對是屬於最後一類。

 

康拉德錶款搭載了具有恆動力裝置與跳秒的V號機芯,白色琺瑯鐵軌分刻度及阿拉伯字時標,指針式日期顯示,三段式錶耳,非常低調經典。
康拉德錶款搭載了具有恆動力裝置與跳秒的V號機芯,白色琺瑯鐵軌分刻度及阿拉伯字時標,指針式日期顯示,三段式錶耳,非常低調經典。
Lange & Heyne的V號機芯具有恆動力與跳秒機制,在現代錶款中非常罕見。
Lang & Heyne的V號機芯具有恆動力與跳秒機制,在現代錶款中非常罕見。

 

德國與瑞士懷錶的最大差別在於擒縱結構,其差異在馬仔碰釘的位置不同,瑞士錶的碰釘位居馬仔芯與馬嘴之間的兩側,而德國懷錶的碰釘則位於馬仔芯與馬腳之間,而且結構有些不同,既然懷錶是德國人發明,自有其獨特之處,至少大家都瞭解的像四分之三夾板與K金套筒等基本結構。

 

Konrad_Impression-2

 

仔細端詳Marco Lang的作品,它同時蘊含有德國與瑞士懷錶的風格與元素,它的擒縱結構採用瑞士系統,而且是罕見有平橫裝置的結構(又稱鬍鬚形擒縱叉),這種設計大都出現在早期瑞士高級懷錶,像PP與AP懷錶的擒縱機制。因為以前的懷錶振動頻率都是18000次,以力學的原理而言,慢擺的振頻有了平衡的結構,馬仔的擺動較為穩定平均,理論上走時比較精準,這個結構目前全世界的手錶在Lang & Heyne是首見。

 

Lange & Heyne機芯夾板以特殊的方式處理,類似鎏金、又稱霜金處理。
Lang & Heyne機芯夾板以特殊的方式處理,類似鎏金、又稱霜金處理。

 

綜觀獨立製錶師的作品大致有兩種,一種是創新與科技,另一種為古典主義派別,Marco Lang屬於後者。受家族傳統製錶的薰陶,並繼承了鐘錶技術與遺產,做出最能夠彰顯德國工藝的錶款,Lang & Heyne的每一只手錶都是最傳統的18,000振頻與雙層游絲。雙層游絲的優點在於擺輪的擺動等時性較好,冬天與夏天游絲的收縮與膨脹較有空間,同時各方位受力點平均,方向差較低,當然走時的準確性佳,以工藝技術的觀點而言,製作難度更高。其中一款 搭載V型機芯的康拉德錶款我認為非常值得擁有,除了每一枚機芯夾板都以彷鎏金的方式處理,鎏金是電鍍尚未發明以前的一種金屬表層的處理,是以金箔混合汞再加溫,當汞蒸發以後,讓金箔留在金屬表面產生細紋的技法,早期很多懷錶的機芯製作都採用此法,Lang & Heyne機芯夾板以磨砂銀打磨的方式處理,有稱為霜金。

 

Lavish Attic位居香港中環畢打街,是Lange & Heyne在亞太區唯一的展示中心,座落於百年歷史的建築內,值得您一窺究竟。
Lavish Attic位居香港中環畢打街,是Lang & Heyne在亞太區唯一的展示中心,座落於百年歷史的建築內,值得您一窺究竟。

 

當然最特別之處在於V型機芯具有恆動力裝置與跳秒功能,一般品牌有這樣功能的訂價大都要二十萬美金起跳。恆動力機制多了一條游絲,可儲存一定的能量再釋放,讓扭力一致,走時就能保持精準。而跳秒功能則多了一組馬仔,讓大秒針有節奏的每秒跳一格,既然走時精確,也就能達到每一秒的計時。看似簡單的功能其實並不容易,以現代鐘錶大量生產來滿足市場需求的概念,恆動力與跳秒的功能其實很少有,可以看出Marco Lange的製錶熱情。康拉德錶款還有一個特色是指針式日期從31日到1日不是逆跳,而是以飛越品牌的方式掠過,讓我想起積家Master Tourbillon,日期指針從15日飛越陀飛輪裝置到16日,兩者有異曲同工之妙。

 

可以顯示地日角的月相錶具有年曆功能,是Lange & Heyne唯一錶盤不是琺瑯材質的錶款。
可以顯示地日角的月相錶具有年曆功能,是Lang & Heyne唯一錶盤不是琺瑯材質的錶款。

 

薩克森歷代君王熱愛鐘錶,讓德雷斯頓成為德國高級製錶的重鎮,很特別的是Lange & Heyne的系列錶款都以德雷斯頓主要觀光景點「王侯馬列圖」牆上的德國歷代君王命名,除了我喜歡的康拉德錶款,尚有單扭同軸的計時碼錶、首創可以顯示地日角的年曆月相錶,還有基本功能的小三針錶,其中限量25支的機芯以象牙製成,這是從埋在俄羅斯凍土下超過萬年所取得,非常珍稀,也很值得收藏。另外,Lange & Heyne的工坊為家庭式建築,極富人情味,歡迎愛錶人士預約參觀,與一般錶廠除特定媒體是不對外開放的做法截然不同。

 

Lange & Heyne的錶款系列以德雷斯頓主要觀光景點「王侯馬列圖」牆上的君王為名,相當特別。
Lange & Heyne的錶款系列以德雷斯頓主要觀光景點「王侯馬列圖」牆上的君王為名,相當特別。
Marco Lange的作品大都遵循德國古董懷錶的概念而設計,包括鑚石的端石,此為早期德國懷錶。
Marco Lang的作品大都遵循德國古董懷錶的概念而設計,包括鑚石的端石,此為早期德國懷錶。

 

早期德國懷錶擺輪軸心的端石大都裝有一顆鑚石,Lange & Heyne也不例外,以兩顆螺絲固定,彰顯其尊貴與原創性,在現今的品牌中少有。而且所有錶款除了發條、游絲與琺瑯錶盤外,約有近九成的零組件都在工坊內完成,機芯共有六枚,編號從羅馬數字一號至六號,其中擺輪橋板以人手精雕、路易十五K金指針等也都以人手精製,幾乎包括機芯所有零件與齒輪、螺絲等,當然還有精密的螺絲平衡擺輪與鵝頸式微調裝置,因此每年的產能不到四十只,這對沒有品牌迷思,喜愛傳統鐘錶技藝的玩家無疑是一個絕佳的選擇,可以說Lange & Heyne對捍衛德國薩克森傳統製錶工藝與技術的延續功不可沒,現在很少手錶是這樣做出來的,我極力推薦,值得按個讚。

 

手工精製的路易十五K金指針也完全依照古董懷錶的式樣打造,圖為早期德國懷錶指針。
手工精製的路易十五K金指針也完全依照古董懷錶的式樣打造,圖為早期德國懷錶指針。

model_moritz-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