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馬爾他十字的世界:Vacheron Constantin 錶廠探秘(下)

儘管身為是一個263歲的老品牌,江詩丹頓卻擁有一顆年輕的心。意思是他們的作品不單單只是強調陀飛輪、萬年曆、三問報時⋯⋯等等幾乎所有高級品牌都能做得出來的複雜功能(做得如何則是另一回事),更融入了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設計。同樣是金雕、琺瑯、機刻雕花,在別人手中可能只是精湛的傳統工藝,到了江詩丹頓手中就變成了藝術。這也是為什麼藝術大師系列這麼特別的原因之一。

走進馬爾他十字的世界:Vacheron Constantin 錶廠探秘(上)

沒有人這樣蓋錶廠的。或者應該說,沒有人這樣蓋一棟建築。從空中俯瞰,長得像「V」字形;從地面上看,又變成了馬爾他十字的一部分。有必要這般奇形怪狀嗎?有。非得如此。因為江詩丹頓總是超乎預期,縱使活到263歲仍充滿創意。不只是錶廠,走進去之後的世界更是如此。

【SIHH 2018錶展日誌】Day 2:故事,也可以這麼說

比起閱讀時間,其實高級腕錶更應該表達的是故事。不管是突破自我、重現歷史,還是把浩瀚的宇宙濃縮在嬌小的手腕上,都好。不像時間有一個標準讓人校對,如何用一只錶說一則故事,沒有絕對。這就是高級時計有趣的地方,不是嗎?

【2016 SIHH報導】江詩丹頓Patrimony系列 2016全新作品

Patrimony系列從1950年代的優雅中汲取靈感,在2016年SIHH上,這一低調內斂精緻的標誌性時計系列推出新款作品,包括Patrimony萬年曆限量鉑金珍藏系列、Patrimony 42毫米錶款、Patrimony 系列40毫米金質鏈帶款式與Patrimony小型號,均結合卓越的技術和設計,均鐫刻有尊貴的日內瓦印記。

灰色玫瑰的誘惑

錶盤的顏色與鐘錶行情有很直接的關係,早期不鏽鋼錶通常搭配銀色錶盤,黃K金錶殼搭配黃色錶盤,隨著鐘錶的發展與運動風潮的興起,錶盤及錶圈的顏色多變。不過若是經典復古的錶款搭上藍、灰、黑、咖啡或象牙白錶盤,則最能展現古典與優雅的風貌,其中我對灰色錶盤配上玫瑰金錶殼特別有感覺,以下兩只手錶與錶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