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之美:江詩丹頓閣樓工匠「Mécaniques Sauvages」主題腕錶(下)

在「Imperial Tiger」和「Majestic Tiger」兩款作品上,江詩丹頓的工匠們使用18世紀末與19世紀初時便開始應用於懷錶上的雕刻工法,用金屬材質的錘子、鈍頭雕刻錘以及鑿子一刀刀刻畫出老虎身型,透過打磨修飾與啞光、拋光、緞面拉絲產生層次,最後以氧化處理呈現老虎的斑紋,栩栩如生。

 

Majestic Tiger錶盤的老虎圖案由細木鑲嵌工藝製作,栩栩如生。

 

至於背景則是使用細木鑲嵌製作。這項工藝最早流行於法國巴洛克時期,後來發展到俄羅斯。日本過去也有使用過類似的工藝,主要應用於版畫或是木製器具的表面上,常見的圖案包含幾何、花卉與植物的圖形。工匠先在木片上畫出想要的圖案,再透過切割機切出一片片圖案。

 

閣樓工匠Majestic Tiger腕錶
18K白金/18K 5N粉紅金錶殼,錶徑41毫米,手工雕刻金質老虎及細木鑲嵌錶盤,時、分、日期、星期,2460 G4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0小時,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限量各一只。

 

「Imperial Tiger」與「Majestic Tiger」腕錶錶盤上分別使用了200多片以及130片木片,用黃、紅或是藍色的鮮豔色調,搭配枯葉、岩石或松樹,彰顯老虎的龍驤虎步,虎虎生風。

 

閣樓工匠Wild Panda腕錶錶盤的熊貓以及背景用不同顏色的木材製作,色彩鮮豔且活靈活現。

 

另外一款Wild Panda使用鐵灰色、白色、咖啡色、墨綠色以及棕色等各種木材,用多樣色澤展現出圖案的層次。將木頭切片的過程中,只要稍有不慎,切出的木片形狀不符合草稿的規劃,或是厚度沒有統一,就得重新切割;加上組成錶盤上的竹林及熊貓需要使用多達300片木片,讓整個製作過程既費工又耗時。

 

江詩丹頓自製2460 G4自動上鍊機芯,時、分、日期與星期各自獨立呈現。

 

Wild Panda、Imperial Tiger以及Majestic Tiger皆搭載江詩丹頓自製2460 G4自動上鍊機芯,並將時、分、日期與星期各自獨立呈現。

透過座落錶盤四個角落的扇形視窗,分別顯示小時(11點半位置)、分鐘(1點半位置)、日期(4點半位置),以及星期(7點半位置);其中時間顯示盤採用轉動,而日期與星期則是用跳動方式,相當俐落;翻到錶背則能透過透明底蓋欣賞這枚日內瓦印記認證機芯的美麗修飾。

 

閣樓工匠Wild Panda腕錶
18K白金錶殼,錶徑41毫米,細木鑲嵌錶盤,時、分、日期、星期,2460 G4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0小時,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限量一只。

 

Wild Panda以18K白金打造,而另外兩款則具有18K白金以及18K 5N粉紅金兩種材質。「Mécaniques Sauvages」主題錶款每款皆限量1只,展現這些動物獨一無二的倩影。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