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錘百鍊飛行夢:劉冠廷 X Santos de Cartier

演員的功力,就好比一款經典腕錶,沒有速成這回事,只有歷經時間醞釀、累積而成的故事。這一點創造百年經典的卡地亞再熟悉不過,從體育老師熬成金鐘、金馬得主的劉冠廷亦然。

 

劉冠廷,1988年11月11日生於屏東,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曾任三年體育教師。2015年於陳玉勳導演執導的租屋網廣告中備受肯定,進入Q Place表演教室受訓,正式走上演員之路。演出多部電視劇、電影作品,2017年以《植劇場─花甲男孩轉大人》獲得第53屆金鐘獎戲劇節目男配角獎,2019年以《陽光普照》獲得第56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

 

不管是《花甲大人轉男孩》重感情的台客鄭花明、《陽光普照》笑著都有殺氣的菜頭、《同學麥娜絲》天生口吃的閉結,還是《火神的眼淚》中勾出觀眾喜怒哀樂的消防員林義陽,劉冠廷演什麼就是什麼,不像是戲,倒像真實世界裡確切存在的一段段人生。當然,只要給他一只Santos de Cartier,讓他面對鏡頭,劉冠廷立刻就會搖身成專業鐘錶模特兒,用飛行員之姿詮釋這款為飛行而生的經典時計。

 

Santos-Dumont
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3.5 x 31.4毫米,時、分,石英機芯,電力持續約6年,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30米,鱷魚皮攜帶,另有不鏽鋼錶殼款,參考售價NTD 366,000(玫瑰金)/NTD 120,000(不鏽鋼)。

 

眾所皆知,在Santos誕生的1904年是沒有人佩戴腕錶的。那時候閱讀時間的習慣就跟現在一樣,從口袋裡掏出一件具有時間顯示功能的工具,看一眼確認幾點幾分,然後再把它放回去。簡單來說每看一次時間就會產生三個動作,儘管每個動作都沒什麼困難,認真計較起來還是存在著些許麻煩。腕錶是人類歷史上最先進、最方便的讀時方式,無庸置疑。或許在1904年以前曾經出現過非常非常少量的腕間計時裝置(例如在手鐲中加入錶盤,或者把懷錶綁在手上),但在大眾認知裡,「腕錶」其實並不存在,因為也沒有哪一件產品是以「戴在手腕上的錶」為初衷而設計。卡地亞的Santos,當屬第一。

 

「N19」Santos Dumont
不鏽鋼錶殼,18a玫瑰金錶圈,錶徑43.5 x 31.4毫米,時、分,430 MC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36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底蓋鐫刻Alberto Santos-Dumont第19號飛行器,防水30米,鱷魚皮攜帶,限量500只,參考售價NTD 258,000。

 

當年,來自巴西的「飛行先驅」Alberto Santos-Dumont正在法國進行一連串飛行實驗。他先是打造自己的熱氣球,接著把小小的熱氣球改成體積更為龐大的飛船,並於1901年成功往返巴黎聖克盧公園及艾菲爾鐵塔。不過,Santos-Dumont需要先進的飛行技術,也需要在飛行期間讀取時間,而在天空中忙著駕駛飛船的他根本沒辦法從口袋掏出懷錶。於是他把這個問題告訴他的好友Louis Cartier,1904年,Louis Cartier給了他一只專門佩戴在手上的腕錶。這只腕錶陪著Santos-Dumont在1906年駕駛自己研發的n°14 bis飛機在群眾的見證下在飛行了60公尺、以21秒飛行220公尺的速度打破國際航空聯合會認可的世界紀錄。卡地亞則在1911年正式推出Santos腕錶。有人說萊特兄弟是飛機的發明者,也有人說比起萊特兄弟靠著發射器起飛的Wright Flyer,Santos-Dumont發明的n°14 bis才是人類史上第一架有能力從地面升上天空的真正的飛機。無論如何,Santos-Dumont「飛行先驅」的稱號都實至名歸;開啟腕錶時代的Santos de Cartier也是。

 

Santos de Cartier(左/右)
不鏽鋼錶殼,18K黃金錶圈(左),錶徑39.8毫米,時、分、秒、日期,1847 MC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0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100米,橡膠錶帶/不鏽鋼鍊帶,具QuickSwitch錶帶快拆及SmartLink鍊節調校系統,附小牛皮錶帶及不鏽鋼鍊帶,參考售價NTD 331,000/NTD 220,000 。

 

戴起Santos的劉冠廷玩得可樂了,彷彿穿上風衣、護目鏡,就立即在降落傘前成為透過腕錶掌控時間的飛行員。事實上他早在幼稚園時期就品嚐過擁有手錶的樂趣(那時戴錶的小朋友根本沒幾個),今日的他更懂得欣賞高級腕錶的創意與精緻,哪怕只是細小的藍鋼指針,都能讓他體悟時間的滋味。新一代的「Santos-Dumont」與最初卡地亞推出的Santos腕錶一樣,採用帶有錶耳曲線的方型錶殼、鎖著八顆螺絲的錶圈、鑲嵌藍色寶石的錶冠,以及羅馬數字時標和軌道式分鐘刻度,用一股優雅的古典味延續百年前的故事。搭載幾乎無須調校時間的石英機芯,以可維持運作6年不換電池的性能超出尋常石英錶的水準;加上不鏽鋼款相對親民的價格,對於追求Santos經典外型與高度便利性的人來說,是個入手的好機會。

 

Santos採用卡地亞獨創的「QuickSwitch」錶帶快拆及「SmartLink」鍊節調校系統,讓錶主輕鬆替換錶帶、增減鍊節。

 

至於劉冠廷佩戴的Santos de Cartier自動機芯腕錶,除了在錶耳曲線、錶冠、錶冠護橋以及錶圈等處稍做修改,更採用卡地亞獨創的「QuickSwitch」錶帶快拆以及「SmartLink」鍊節調校系統。尤其是SmartLink,在錶壇內所有人對於「快拆」這個概念都還停留在整條錶帶的時候,率先研發出無須任工具即可自行改變鍊帶長度的設計,再次表現出Santos前衛的基因。而不管是皮革還是金屬鍊帶,隨錶附上的第二條錶帶都讓人輕鬆享受多元穿搭的樂趣。畢竟身為腕錶的先驅,使時間服貼於手腕的錶帶,就是它的特色。

 

劉冠廷佩戴Santos de Cartier大型款不鏽鋼腕錶。

 

更多卡地亞相關報導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