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金生儀 百年傳承傳奇見證(五):高級運動錶風潮

錶迷的喜好總是千變萬化,市場上的流行趨勢也都來來去去,不過說到近幾年公認最熱門的腕錶種類,肯定是既奢華又充滿強悍感的高級運動錶。這種風靡世界的風格,其實起源於一個動盪不安的時代,因此它不只代表一種美學喜好的演變,更蘊含著鐘錶創作者們扭轉逆境的能力。

 

Nautilus Ref. 5811/1G-001
18K白金錶殼,錶徑41毫米,時、分、秒、日期,26-330 S C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35-45小時,PP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120米,18K白金鍊帶,參考售價NTD 2,260,000。

 

1970 年代,石英革命所帶來的風暴正值最劇烈的時刻,就算是位居瑞士鐘錶業領導地位的百達翡麗,也感受到了迎面而來的危機,起心動念想開發一只能夠防水的不鏽鋼腕錶。正好此時,傳奇設計師Gérald Genta 找上百達翡麗,交給他們一張設計圖──一只有著整體式鍊帶、舷窗絞鍊般殼型的運動腕錶。兩年後的1976 年,Nautilus 就此問世,成為當時「世上最昂貴的不鏽鋼腕錶」。之後的故事錶迷們應該都十分熟悉,原本親民的不鏽鋼與奢華氣質之間的隔閡逐漸消散,有稜有角、體態結實的運動錶也被證明能夠詮釋精緻細膩
的處理,一種跳脫典雅的風格就此誕生。直到今日,市場對Nautilus 的追捧近乎狂熱,如此奢華運動錶風潮始終居高不下。

 

Gérald Genta設計師向製錶產業以外的領域尋找靈感的理念,對現代製錶影響至深。

 

不鏽鋼之後,錶壇對於奢華的下一個嘗試是橡膠。儘管這種來自塑料的材質在過去與高級質感完全碰不上邊,更沒人想過要把橡膠與貴金屬放在一起。然而在1980 年,年輕大膽的Hublot決定實踐心中對於「融合的藝術」的想法,把橡膠錶帶連接到黃金錶殼上。當這兩種宛如平行線的材質相遇,竟然擦出一種前所未有的火花,讓Hublot開始受到推崇、走向今日的蓬勃。而原先完全排除在高級鐘錶之外的橡膠,則成了詮釋奢華的新穎手法。

 



Hublot秉持融合藝術精神打造Classic Fusion系列,首次使用結合橡膠及貴金屬兩種材質,開創奢華腕錶的全新設計可能。

 

2000 年世紀交替之際,時尚巨擘CHANEL發表帶著動感輪廓的J12,利用普遍想法中以抗刮耐用為賣點的陶瓷加上別於傳統腕錶的設計,塑造俐落直率的新時代女人味,並使陶瓷登上腕錶品牌們的設計桌。從誕生、崛起到鼎盛,品牌們始終在追尋高級運動錶的新可能。或許錶迷們看上的,正是這種與時俱進的精神。

 

CHANEL前藝術總監Jacques Helleu繪製的J12手稿(左)與在2019年由腕錶設計工作室總監 Arnaud Chastaingt大幅翻新過的新形象。

 

有一種風格,叫人情

或許有時候做生意講求的是利益,但若要形容金生儀做生意的風格,大概沒有比「人情」更加貼切的詞彙。「小的時候我就有印象,我爸邀朋友來家裡打牌,後來才知道,那個朋友就是劉總( 百達翡麗台灣總代理武祥貿易總經理劉志塽)。」金生儀第四代經營者陳鼎
毅表示。一句話,說明了家族與百達翡麗台灣總代理的關係。事實上金生儀早在1970 年代便與百達翡麗結緣,陳家與劉家也可說是看著彼此下一代長大的世交。

 

金生儀百達翡麗專賣店的迎賓大廳。

 

於是不管是2015年金生儀在忠孝東路設立百達翡麗專賣店,還是2021 年向百達翡麗提出專賣店擴建計畫( 打通三間店面空間,於2021 年正式完工開幕),都受到對方大力支持。「其實任何品牌業務,我爸總是對他們很客氣。」陳鼎毅表示,無論面對規模多大多小的品牌,父親教導的待人之道都是一樣的。合作夥伴如此,顧客亦然。點開系統中詳細的銷售清單,不只充滿各種千萬級顧客,許多熟客更打從上一代就開始光顧。如同陳家與劉家之間的關係,金生儀與這些老顧客早已形成一種世代相傳的情誼;在感受具有溫度的情
誼下,老顧客們又自然而然地號召身邊同樣愛錶的朋友,前來挑選自己心中理想的錶款。

 

金生儀百達翡麗專賣店的品牌故事展覽廳,展有許多與品牌相關照片、書籍等。

 

甚至當勞力士希望金生儀在信義區松智路設點時,還運用了熟客的人脈聯繫地主,成功租下此刻金生儀勞力士專賣店占地90 餘坪的寬廣空間,進軍今日台灣最為耀眼的富饒之地。對於百年前在象徵繁華的台北城中區起家的金生儀來說,似乎更有一種「哪怕時代如何改變都要成為頂尖」的精神。或許正是那份代代相傳的人情,讓金生儀成為台灣錶壇中的頂尖。

 

延伸閱讀:
金生儀 百年傳承傳奇見證(一):「掌握」時間的傳奇 
金生儀 百年傳承傳奇見證(二):輕薄的份量 
金生儀 百年傳承傳奇見證(三):革命!從芯做起
金生儀 百年傳承傳奇見證(四):堅韌 鮮豔,兩全其美
金生儀 百年傳承傳奇見證(六):從水面潛向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