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金生儀 百年傳承傳奇見證(一):「掌握」時間的傳奇

直到百年後的今天,回首,才發現人類竟在這浩瀚宇宙短短一瞬之間,創造如此驚艷的成就。十年前,或許一只僅僅不到2毫米厚的腕錶,純屬天方夜譚。二十年前,人們可能也想不到,陶瓷會成為高級運動錶的常用材質。三十年前,百達翡麗發明的年曆功能在尋常日曆與萬年曆取得完美平衡;Seiko研發的Spring Drive亦為鐘錶機芯開創前所未有的可能。四十年前,陶瓷腕錶還沒出現。五十年前又有誰知道,不鏽鋼錶能夠賣得比金錶還貴?當然,六十年前瑞士鐘錶產業根本沒料到會有被日本石英錶重創的一天。七十年前誕生的勞力士潛水錶成為今日無與倫比的傳奇。八十年前,飛行錶幫助空戰部隊在穿越雲霧、閃躲砲擊之際掌握時間。九十年前,浪琴發明的飛返機制改變了人們對於計時碼錶的想像。就在整整一百年前,百年靈研發的雙按把設計,大幅提升人們用計時碼錶「掌握」時間的實用性。或許沒有人,能真正掌握時間。但若有誰,能在百年之間持續不斷見證錶壇革命,或許也足以成為傳奇。

 

知名影星兼賽車手保羅紐曼佩戴自己的Cosmograph Daytona,讓這款勞力士型錄中唯一的計時腕錶成為當之無愧的傳奇。2023年,Cosmograph Dayton問世60週年之際,勞力士推出搭配全新機芯的週年紀念鉑金款,更破天荒地採用透視底蓋設計,引起錶界轟動。

 

在鐘錶的發展史中,人們發明了許多複雜的機械結構來達成各種除了讀時以外的功能。這些發明者們所求無它,其實就是想要對自己的時間有更高的掌握度。在繁不勝數的功能之中,若要選擇一種代表「掌握」二字,非計時莫屬。計時碼錶的運作原理其實相當單純,只要按下按把,將能夠累計經過時間的計時模組與走時系統連動, 計時碼錶(chronograph) 即開始「書寫(graphein) 時間(chronos)」。然而在計時功能誕生之初,開始、暫停與歸零的運作都掌控在同一枚按把的手上,這意味著這三者之間的操作順序永遠都無法改變,倘若你計時到一半按下了暫停,下一次的計時就必須得重新開始。

 

百達翡麗Ref. 124.824,搭載由Victorin Piguet生產的追針計時機芯,是目前公認世界上第一只單按把追針計時腕錶。

 

直到1923 年,百年靈突破了這個限制。時任品牌負責人Gaston Breitling 將啟動與暫停的控制設定於2點鐘位置的按把,歸零獨立於錶冠上的按把,如此一來佩戴者便能在無需歸零的狀況下隨心啟停,使計算時間更加方便,對體育競賽、科學實驗、飛行等領域而言更加實用;而這種雙按把的結構也逐漸成為計時腕錶的主流設計。

 



1936年由浪琴製作的飛返計時腕錶。

 

就在同一年,百達翡麗售出了一款影響計時腕錶進階功能發展的重要作品── Ref. 124.824。這款腕錶搭載Victorin Piguet機芯,將能夠同時分段計時的複雜結構濃縮進直徑33 毫米的錶殼之中,是百達翡麗第一款追針計時腕錶,也是公認的世界第一只單按把追針計時腕錶;搭配由當時Stern 家族Stern Frères面盤工坊製作的琺瑯面盤,意義非凡。隨著科技不斷進步,人們對掌握時間的渴望愈發強烈,計時碼錶的發展也更加繁盛。1920 年代浪琴發明的「飛返」機制,為計時碼錶開創全新可能。

 

1960年誕生的Carrera由時任豪雅品牌負責人Jack Heuer打造,以墨西哥知名公路賽事卡萊拉泛美公路賽為名。

 

賽車運動極其興盛的1960 年代,勞力士Daytona、豪雅Carrera 與Monaco 陸續問世,在持續奔馳60 年的今日,仍是許多錶迷心中必須收藏的神作。當然,Zenith於1969 年發表的「El Primero」機芯,更以首次結合計時功能、自動上鍊機制及高振頻三種特色開創新局,奠定今日計時碼錶專家的地位,成為無可取代的經典。

 

A384是Zenith品牌史上第一款搭載El Primero機芯的作品,這枚機芯結合計時功能、自動上鍊機制及高振頻三種特色,奠定Zenith計時專家的地位。

 

跨越百年的堅持

1923 年,日治時期的台北城中區,繁華的象徵。有機會翻閱當年的地圖,除了台北郵局、台灣銀行、台灣總督府,在今日博愛路與漢口街口,還可以看見一行僅僅占地15坪的小小的字樣──金生儀。或許當時腕錶還是人們手腕上少見的讀時工具,又或者在那個「閱讀時間」正漸漸成為人們日常生活行為的年代,由陳光泮先生創辦的金生儀便已在日後台灣鐘錶圈埋下種子,提供一件件理想時計。直到百年後的今天。

 

在日治時期留下的台北城地圖中,可以看見金生儀已然屹立於博愛路現店址的位子。

 

回顧鐘錶發展史,百年就像是在這部詮釋時間的著作中輕輕翻了一頁,同時也乘載了眾多超越想像的重大改變。然而若問是否有什麼讓金生儀從1923 年創立至今堅持整整百年,誠信,永遠是不會改變的理念。在金生儀看來,所謂誠信絕非隨口說說的口號。以今日的市場為例,熱門錶款眾所渴望,配錶、超定價等銷售方式司空見慣,甚至某些錶商在已經答應為客人保留錶款的情況下,又賣給其他出價更高的買家。儘管如此純粹追求獲利的行為看似創造了更大的業績,卻從來不是金生儀的待客之道;畢竟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在答應顧客的那一剎那,就該說到做到。過去如此,創立百年之後的未來也是如此。

 

延伸閱讀:
金生儀 百年傳承傳奇見證(二):輕薄的份量 
金生儀 百年傳承傳奇見證(三):革命!從芯做起
金生儀 百年傳承傳奇見證(四):堅韌 鮮豔,兩全其美
金生儀 百年傳承傳奇見證(五):高級運動錶風潮
金生儀 百年傳承傳奇見證(六):從水面潛向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