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d Seiko的堅持與突破(上)

記得有一次,我拿了一只Grand Seiko給父親;不是要送他,是給他看;看它與他送我的30多年的Seiko SQ石英錶有甚麼不同。 「一樣啊!」父親回答。好險,真的沒有要送他(借來的錶也送不起啊!)……但是等等,差這麼多怎麼會不一樣?於是我快速地跟他解說了一下GS在時標、指針、錶殼及錶耳處的多道切面與修飾,都是SQ所沒有的細節。父親聽完摘下眼鏡,把錶拿到眼前認真盯了好一會,才終於說:「嗯,真的不……

旅行,戴Montblanc 1858(下):SIHH錶展篇

就在SIHH開展的第三天,我走進了萬寶龍展館內的小房間,而且是在品牌鐘錶類產品管理總監Davide Cerrato的帶領下,感覺就像個VIP。這是我第二次採訪Davide,很高興他還記得,這也讓現場的氣氛輕鬆許多。不過當天要聊的主題本來就不怎麼嚴肅,是關於一只戴在我手上的1858系列自動腕錶。這只錶在去年的SIHH中推出,以青銅材質的錶圈和錶冠搭配干邑棕色皮革錶帶,讓本就復古的設計更有味道。

旅行,戴Montblanc 1858(上):日內瓦市區篇

記得去年到日內瓦,第一件事就是去爬教堂。因為登高望遠,站上這座建於12世紀的建築的最高處,才剛走過的橋梁、街道還有那座寬廣到沒有邊際的湖,似乎都看得清了。我微微舉起手腕看了眼時間,心想,該出發了。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上)

準備前往德勒斯登之前,我上網搜尋了一下關於這座城市的景點。發現大多數遊客都會去一趟聖母教堂,在她旁邊那塊被炸下來的殘骸旁邊拍攝留念。殘骸的顏色很深,與米白色教堂用的石材好像是兩種不同年代的產物。原來教堂是重建的,但若沒人說,誰會知道她其實有43%都是原始建材,而且位置還一模一樣!瞬間,從照片中,我彷彿看到了朗格的製錶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