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線上錶展】發自內芯的進化:朗格全新Lange 1 Time Zone

關於一只高級錶應有的樣貌,有的人說漂亮、華麗重要,有的人說實用、耐操才是王道,然而真正頂尖的計時作品,總是兩者兼具。像A. Lange & Söhne朗格全新Lange 1 TimeZone這樣的腕錶。

結合大日曆的浪漫月相:朗格Little Lange 1 Moon Phase

自古以來,月亮一直與母愛密不可分,而A. Lange & Söhne朗格的Little Lange 1 Moon Phase則完美映襯月亮迷人的光華。這個母親節,為你的妻子或母親送上一枚匠心獨運、氣質高雅的腕錶,讓她們享受女神級待遇……

【曾士昕專欄】朗格 Daymatic 腕錶賞玩心得

A. Lange & Söhne (朗格) 90年代重生在全球掀起了一股德國錶的熱潮,主要在於機芯有辨識度極高的四分之三夾板、金質套筒、螺絲平衡擺輪與鵝頸式微調裝置,完全展現了德式風格。而讓人動心的是它優質的拋磨處理,因為鐘錶的心臟……

不鏽鋼就是熱! 朗格LANGE 1不鏽鋼款拍出驚人高價

A. Lange & Söhne朗格在1994年10月24日首次發佈的LANGE 1系列,今年正值25周年慶。三款珍罕LANGE 1腕錶在Dr. Crott的周年拍賣中覓得新主。2019年11月15日至16日,Dr. Crott拍賣……

回顧經典,拆解朗格Lange 1首款機芯

只見製錶師庖丁解牛般,將A. Lange & Söhne朗格最具代表性的大日曆變成了365枚零件中的其中兩枚,再用令人來不及看清的速度把它們組裝回25年來的經典。就在Lange 1誕生25週年的今天。

掀起LANGE 1傳奇新頁:朗格復興25週年紀念

25年了,如果以人類對年齡的觀點來看,重生的朗格也已經是一個成熟的青年了。25年來,LANGE 1的獨特、迷人,一刻都沒少過;大日曆視窗中的「25」,也總是如影隨形。如今,「25」就好像是朗格在品牌標誌之外的符號、一個描述著傳奇故事的印記,……

【SIHH 2019錶展報導】朗格為最著名錶款推出週年紀念版——LANGE 1 “25th Anniversary”

Lange 1是A. Lange & Söhne朗格新時代的首個錶款,25年來一直是品牌的標誌之作。為慶祝此獲獎時計的週年紀念,錶廠特別製作250枚”25th Anniversary” 18K白金限量版腕錶。……

【實戴經驗談】專情於朗格:與Lange 1 Time Zone的九年時光

九年了,佩戴這只Lange 1 Time Zone,A. Lange & Söhne亞太區董事總經理Gaetan Guillosson飛越了大半個地球,經歷孩子出生、工作升遷以及與親友相處的日常歲月。它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也是他生活的……

朗格再度襄助Concorso d’Eleganza Villa d’Este古董車展

朗格將於2018年5月25日至27日第七度支持Concorso d’Eleganza Villa d’Este古董車展。今年,這項久負盛名的傳統活動以「Hollywood on the Lake」(湖泊上的好萊塢)為……

共證美好時光:情人節致贈朗格時計, 賦予美好時間獨一無二的意義

一年一度的情人節即將來臨,一年間就是這個時刻最應當把寶貴的時間與最親密的人分享。若是能精心挑選一款雋永的朗格時計贈送摯愛,不僅能賦予此一美好時間獨一無二的意義,更能成為一生難忘的紀念品。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下)

我一直覺得,旅行,可以不只是看看風景拍拍照,更重要的是感受。尤其是旅行德勒斯登,就算冬天天冷,也應該踩著古老的街道,慢慢地欣賞那些用工匠精神重建起來的建築。慶幸的是我還戴著朗格,一只傳承了德國精密製錶工藝的腕錶;而且是Lange 1 Tim……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上)

準備前往德勒斯登之前,我上網搜尋了一下關於這座城市的景點。發現大多數遊客都會去一趟聖母教堂,在她旁邊那塊被炸下來的殘骸旁邊拍攝留念。殘骸的顏色很深,與米白色教堂用的石材好像是兩種不同年代的產物。原來教堂是重建的,但若沒人說,誰會知道她其實有……

來自湛藍星空的奇蹟:朗格深藍工藝系列

在皎潔的月光下,你會想起什麼?當一百七十年前,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 Lange,1815-1875)決定在Müglitztal山谷、厄爾士山區東面的格拉蘇蒂小鎮(Glashütte) 開設一家製錶工坊,訓練當地……

向非凡工藝與藍色意象致意:朗格在佛羅倫斯呈獻全新腕錶系列

早在19世紀,德累斯頓已經擁有「易北河的佛羅倫斯」之美譽。這或許看來有些出入,畢竟德累斯頓與佛羅倫斯的發展歷程頗為不同,後者位於意大利托斯卡尼地區,前者則位於德國薩克森州。然而,如果細心觀察,不難發現兩座城市於文化藝術的共通之處。這亦正是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