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 Rougeard Saumur—Champigny Les Poyeux 2004:There are two suns. One shines outside for everybody. The second shines in the Foucaults’ cellar.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喜歡喝葡萄酒的人,能從許多事得到樂趣;比方說,逛葡萄酒專賣店尋寶比價,查看信箱裡各家酒商寄來的報價單或預購單,建立自己的葡萄酒收藏,參加餐酒會,結交同好交流分享。我有一些因為葡萄酒而相識的朋友,小部份成了知交摯友;財力的寬裕程度縱有不同,對於酒的價格卻都十分敏感,花得越多,反而更加精打細算。酒友的聚會往往選在餐館,或由一個人安排全部酒款,或者是各人攜帶一瓶,多半有個主題,卻不必然與酒相關。

 

餐館的藏酒多半偏貴,較市售價位多個幾千元、兩三倍只是司空見慣;餐館畢竟是做生意,而進貨與庫存,酒杯的準備,侍酒的人力,都是成本,價位會較高也是合情理;但對熟悉葡萄酒售價的嗜酒人來說,總易覺得標價過高。

 

有時,我們也會點用餐廳酒單上的品項,有時是對商家熱情服務的禮尚往來,有時是自個兒準備的酒不夠,有時,則是因為餐廳的藏酒太稀有且太美好,讓人願意花上較貴的價錢也無怨尤。

 

Foucault兄弟的Clos Rougeard就屬這類,太稀有,太美好。

“There are two suns. One shines outside for everybody. The second shines in the Foucaults’ cellar.”

 

提到法國葡萄酒,聯想到的往往是波爾多,勃根地,或者是隆河,香檳;阿爾薩斯、羅亞爾河、郎格多、普羅旺斯這些區塊對許多人顯得陌生,甚至認為這些產區只生產次等的葡萄酒。

 

Clos Rougeard位處羅亞爾河中游的Saumur-Champigny產區,在Foucault家族手底經歷了八代傳承;西元1969年,Jean-Louis (Charly) Foucault與Bernad (Nady) Foucault兩兄弟從雙親手底接棒,持續釀造羅亞爾河最好的葡萄酒;他們的酒不論拿去跟哪個產區、任何國家的頂級葡萄酒比較,都是難分軒輊,都是最好的等級。

 

Clos Rougeard釀造三款源自不同地塊、100% cabernet franc葡萄品種的紅酒,以及一款100% chenin blanc葡萄品種的白酒。他們的chenin blanc獨一無二,而他們的cabernet franc純粹完美,是cabernet franc的至高呈現。

 

Cabernet franc廣泛地被栽種於許多產酒國;在法國則以波爾多與羅亞爾河為大宗。波爾多的cabernet franc多與merlot、cabernet sauvignon等品種混釀;在羅亞爾河除了混釀,亦有酒農選擇釀造100% 的cabernet franc紅酒。

 

Cabernet f ranc是cabernet sauvignon的父系品種,相似而不相同;與Cabernet Sauvignon 相比,cabernet franc的果實較小,皮較薄,較早萌芽、結果,較快成熟。Cabernet franc釀出的紅酒常帶著草本植物的氣息,以及梅果類、黑醋栗與紅醋栗的風味。

 

Clos Rougeard的葡萄田僅十公頃,四款酒的年產量總合約三千箱,相較於波爾多列級酒莊往往數萬箱起跳,Clos Rougeard顯得渺小。想買瓶波爾多一級酒莊的紅酒不難,只需捧著鈔票;但是Clos Rougeard的酒,卻可能買也買不到。

 

這酒為什麼這麼好?這麼好的酒,為什麼知道的人卻這麼少?是什麼因素讓她這麼特別?Clos Rougeard從不隨波逐流。六零年代,除草劑與殺蟲劑的使用蔚為風潮,這些藥劑改變了酒農的生活,野草沒了,害蟲死了,葡萄園的照料變輕鬆了,大半的酒莊抗拒不了這種誘惑;Foucault家族未曾用過殺蟲劑與除草劑,一次都沒有;當年他們擔心這些外來物質會破壞土壤與自然,對葡萄酒的釀造只有危害。他們的土壤從未受過毒害,幾百年的細心照料下,這塊土地滿溢著盎然的生機與活力。

 

在有機葡萄酒尚未成為一種分類時,Clos Rougeard就在從事有機農業;當有機葡萄酒成了旗幟、口號與行銷手段,Clos Rougeard也沒打算申請任何認證;他們朝朝暮暮、歲歲年年地循著家族傳統,釀造好酒,不願被任何分類限制與干涉他們對釀酒的信仰。

 

Foucault兄弟是世代相傳、技藝精湛的職人,憑藉著傲人的品味與傳承,循著傳統照料葡萄與土壤。他們的作品是極致工匠精神的果實,個環節都做到盡善盡美;充滿生命力的土壤,不添加人工肥料,自然形成的低產收;採收前後各撿選一次葡萄,去梗後進行長時間的酒精發酵,然後移到小型橡木桶做乳酸發酵與陳年,裝瓶前不過濾,然後再陳放酒窖一年;從葡萄採收完成到釋出市場,至少三年。

 

Clos Rougeard已經在一些嗜愛葡萄酒的族群博得美名,拍賣會上偶或出現的酒款也漲勢未息,但對多數人來說,她仍是陌生產區的陌生酒莊。

 

成名與否,Foucault兄弟未曾改變;沒有增添葡萄田增加產量,沒有購入他人收成的葡萄釀酒,鮮少曝光於媒體,酒莊依舊沒有門牌;Charly和Nady仍是單純的農夫,一如他們的父母、祖父母,在這充滿家族歷史與關愛的土地上,年復一年地釀出飲用的珍釀,而非投資的商品。

 

第一次遇到Clos Rougeard是在友人生日,我們在Angelo Restaurant的藏酒裡挑了Clos Rougeard Saumur-Champigny Les Poyeux 2004;Les Poyeux只有三公頃,年產不足千箱,近五旬老藤的葡萄園。在醒酒器裡三小時,酒體細緻紮實,香氣溫柔繁複,如絲綢的口感優雅,餘韻悠長。生日聚會的場合總是熱鬧而失控,難以仔細品味層次與變化。我購入一瓶攜回,擇日再試。

 

Clos Rougeard Saumur—Champigny Les Poyeux 2006 酒莊:Clos Rougeard 哪裡買:Le Sauvage 旭宣葡萄酒 地址:台北市南港區園區街3-2號6樓 電話:02-2655-8388#10323
Clos Rougeard Saumur—Champigny Les Poyeux 2006
酒莊:Clos Rougeard
哪裡買:Le Sauvage 旭宣葡萄酒
地址:台北市南港區園區街3-2號6樓
電話:02-2655-8388#10323

 

初開瓶,橡木桶風味明顯,單寧仍緊實,氣味閉鎖沈睡,需要時間醒酒。我沒倒進醒酒器,選擇讓她在瓶中緩緩綻放;這不是討好飲者的典型,沒有爆炸般漫溢的果香和花香;Les Poyeux是均衡的完美,帶著些孤高,我們得自個兒接近她,才能發現她的美麗。

 

Les Poyeux是100%的cabernet franc,呈現的是100%的優雅。前段氣味以草本植物與大地氣息主導,時蘿,鮮草,樹苔;口腔裡呈現較多水果風味,紅醋栗,黑醋栗,黑櫻桃,夾帶椴花、洋槐花與紫羅蘭;隱約有些胡椒;後段則有蘑菇與煙燻,蕃茄和青椒。酒體是紮實的溫雅,酸度與單寧明顯而不過量,恰如其份的愉悅與平衡。

 

水果風味與花香,大地的氣息,無隙呈現均衡典雅,給人溫暖和煦的感受,像春雨後的陽光;草本植物的香氣與怡人的酸度,則賦與酒體盎然生機與活力,拉近她與飲者的距離。她的美好不是只能遠觀、遙不可及的王宮貴族,不是牆上高懸的畫作;她就在這裡,在跟前,只要伸出手,就能觸碰到裙腳;只要伸出手,就能握住她的手,就能感受到她的溫度。

 

 

【腕錶生活雜誌】提醒您,開車不喝酒,安全有保障。

編按:本文原載於【腕錶生活雜誌】44期,2013年12月出版。



   

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