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中的生存之道:專訪Montblanc資深執行董事Olivier Laurian

2013年,時任Jaeger‑LeCoultre積家執行長的Jérôme Lambert離開了工作崗位,成為萬寶龍全球執行長,為當時鐘錶產業的大消息。而現任萬寶龍資深執行董事兼商業開發經理的Olivier Laurian,也就是在Lambert上任一個月後跟著從積家轉移到萬寶龍的管理團隊,見證旗下Villeret及Le Locle錶廠整合、全新錶款系列推出,以及擴展產品價格帶等重大改革。

寶璣的七十二道工藝
機刻雕花(guilloché)與複雜機械結構

每次在看寶璣腕錶的時候,陀飛輪當然是一項重點,但即便是功能上最基本的三針錶款,也都會覺得非常厲害。原因很簡單──面盤。要在腕錶的面盤上做裝飾,絕對少了機刻雕花工藝(guilloché);這並不稀奇,大多數高級品牌也都這麼做。不過要在一個面盤上同時雕刻多種紋路,還要維持比例和應有的美感,就不容易了。

自然與人為的美學之最:Cartier美洲豹與複雜工藝時計(下)
當機械透視於眼前

卡地亞呈現時間的方式很多,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當然少不了神秘鐘。之所以用「神秘」形容,是因為其時針與分針看似與錶盤毫無接觸,彷彿懸浮於空氣之中。這項發明自1912年延續至今,超過一整個世紀;儘管它背後的運作原理早已公諸於世,依舊耐人尋味,值得讚嘆。至於卡地亞1930年代開始創作的鏤空錶,則在毫無錶盤的情況下顯示時間資訊與內部的機械結構。兩大設計一直是卡地亞不敗的經典,為人津津樂道,卻從來不見任何一款時……

自然與人為的美學之最:Cartier美洲豹與複雜工藝時計(中)
當工藝呈現於面盤

為了展現機芯工藝,許多錶款常常採用透明底蓋讓人能夠直接欣賞其中細節;這個時候我們也常看到用於固定夾板的藍鋼螺絲,也就是一種透過火燒使金屬表層氧化的處理方式。在不同溫度的火烤下,金屬會呈現出不同的顏色,從約攝氏170度至380多度漸漸呈現米、黃、棕、藍及藍灰等顏色;藍鋼則是大約在攝氏300度左右完成。如此作法在沒有不鏽鋼的年代可用於防止螺絲生鏽,而現代的藍鋼螺絲則是為了美觀。

自然與人為的美學之最:Cartier美洲豹與複雜工藝時計(上)
當豹紋藏匿於時間

在卡地亞的世界裡,美洲豹是最美的動物,多年來總是為其創作帶來源源不絕的靈感;包含考驗時間掌握的Ronde Louis Cartier火金工藝腕錶,以及生動活潑的Panthère Joueuse美洲豹腕錶。而Panthère de Cartier系列腕錶,則是承襲1983年以來的經典設計,小巧、獨特;在光影變化下,讓美洲豹駐進腕錶之中。透過這些時計作品,卡地亞鉅細靡遺地描繪出自然界的美妙;同時,也匯……